永遠在冬眠(不太常更新意味)

初代YGO(海闇)、FA(焰鋼)、DGM(神亞)、NO.6(鼠苑)、K(金銀黑白)。
恩...其實還可以吃很多東西啦(喂)
 

赌(海暗/塞法)

感動又甜的蛀牙,謝謝輕大!!!!!

轻风静雨:


  •  @眠兔  生日快乐~能遇见你,真是最幸运的事。


  • 原著向,剧场版相关。


  • 甜甜的冰淇淋





灼热的午后,对于身处冥界的亚图姆和海马来说,并不觉得是个难熬的天气。王宫周围的棕榈树挡住了大部分的炎热,莲花池里的河水散发着清凉的气息。冥界的夏天并非让人觉得酷热难忍,只仅仅是“夏天”而已。


    亚图姆舀了一勺粉红色的有着浓郁草莓味的圣代放入口中,甜美冰凉的口感让他舒服得微微眯起了蓝紫色的眼睛,像一只午后晒着太阳的猫儿般惬意慵懒。


“这样的天气,配着凉凉的冰淇淋,算是一种不错的享受。”亚图姆满足地说道,加快了手上的速度。


本来坐在亚图姆对面的海马突然直起身子,修长白皙的手指轻巧的捏住了法老的下颌,俯下身。两人的脸顿时离得很近,近得连一根手指都容不下。


面对突如其来的靠近,亚图姆微微一怔,下一秒嘴角边上便传来了温软湿滑的感觉。


“这里,粘了冰淇淋。”海马坐了回去,神态自若,仿佛刚才趁机占了法老便宜的人不是他一样。


身经百战的法老很快回过神,点点头,露出一个意味深长的笑容:“那还真是谢谢你了,海马。”


“不客气。”海马继续处理着电脑里的文件。


亚图姆单手托着脸颊,放慢了吃冰淇淋地速度,看着海马埋首工作的样子,慢条斯理地一点点消化着碗里的冰淇淋。


海马感受到了亚图姆的目光,视线移开电脑屏幕,“在看什么?”


“我在想……”亚图姆吞下一口冰淇淋,微笑,“秀色可餐。”


海马嘴角一扬,保存好文件,把电脑推到一旁。亚图姆正好舀了一勺冰淇淋,还没放进嘴里,海马伸手过来握住亚图姆的手腕,将这勺冰淇淋送进了自己口中。


“好甜。”意料之外的甜度,海马松开法老,“你还真是喜欢吃这种甜腻腻的食物。”


“伙伴说,这是夏天标配。”亚图姆不软不硬的回了一句。


海马没再说话,静静地看着亚图姆吃完了他带来的超大草莓圣代。


亚图姆意犹未尽的放下勺子,提议道:“下回换个口味,我想尝尝别的味道。”


“你让我半个月来见一次你,就是为了给你带圣代?”海马略有不满。


“唔……”亚图姆歪着头思考了一下,笑道,“那就一个月来见一次?”


海马刚要说话,忽然又想起了什么,双手环胸,好整以暇地看着法老,“不如用国际象棋来决定我究竟是半个月来一次还是一个月来一次。”


“原来如此,用这个来当赌注吗?”亚图姆赞同地点头,“老是用塞涅特确实没什么新意了,换个新的玩法也不错。”


“我赢了,就半个月来一次,并且没有冰淇淋。”海马强调了一下冰淇淋这个词。


“行,我赢了,你就一个月来一次,而且要给我带新口味的冰淇淋。”亚图姆同样强调了一下冰淇淋这个词.


赌注已定,两人坐着的桌上顿时出现了一副做工精致的国际象棋。


“赌约是我提出来的,为了公平,你执白先走。”海马把白棋的部分转到亚图姆面前。


亚图姆拿起一枚士兵棋子,“一决胜负吧,海马。”


 


黑白间隔的小小棋盘,在进行着一场生死博弈。双方互不相让,针锋相对,只为了争取唯一的胜利。


棋盘上风起云涌,稍有偏差就有可能命悬一线,甚至丧失生机。双方你来我往互不相让,不到最后一刻决不罢休。


经过一场激烈的角逐之后,两人的手上都只剩下了王。


亚图姆看着只剩下一黑一白两枚棋子的棋盘轻笑出声:“看来只能和棋了啊。”


“和棋……”海马略有不甘,但很快他说道,“既然是和棋,就维持原样吧。”反正也达到他要的目的了。


“怎么感觉和棋的结果对我很不公平啊。”亚图姆把玩着手中的棋子,似笑非笑,蓝紫色的眼睛流光溢彩,叫人移不开眼。


海马脚步一顿,说道:“时间快到了。”


“好吧。”亚图姆把棋子随手一抛,空中的棋子瞬间化为金色的粉尘消失不见,棋盘也以同样的方式消失,“那就15天后见了,海马。”


海马迟疑了一下,说道:“抛开输赢,你是否真的想一个月见我一次?”


亚图姆眨眨眼,脸上的笑意加深,“这个问题的答案,就留着下次你来的时候再告诉你。”


“还是一样爱吊人胃口。”海马冷哼一声,把桌上的手提电脑收起放好,“……下次见面的时候,会给你带新的口味。”


亚图姆愣了愣,随即微笑道:“那我会好好期待下次的再会的。”


海马对亚图姆扬扬嘴角,便消失了。


亚图姆凝视着海马消失的方向,眼神微黯。


15天的等待,犹如一个轮回。我只能在冥界,等着你来寻我啊……


一声几不可闻的叹息。


亚图姆迈步打算离开这个房间,不想一个温暖的怀抱忽然拥住了他,熟悉的气息从身后传来,然而最令亚图姆惊喜的,还是出现在眼前的芒果圣代。


“海马……?”


“刚才回去的时候发现仪器升级成功了,怕你等不到下一次,就直接过来了。巧的是,我可以再呆上几天。”


亚图姆拿着还冒着冷气的芒果圣代,蓝紫色的眼睛闪动着喜悦的光,“是吗,那真是太好了。”


看着亚图姆不加掩饰的高兴,海马不由得低下头,轻轻吻住怀里的人。


我们的日子还很长,以后不会再让你等待。


忐忑不安的等待之后,是重逢的甜蜜。


15天,不是一个轮回,只是一个开始。



评论
热度(65)
  1. 眠兔轻风静雨 转载了此文字
    感動又甜的蛀牙,謝謝輕大!!!!!
© 眠兔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