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遠在冬眠(不太常更新意味)

初代YGO(海闇)、FA(焰鋼)、DGM(神亞)、NO.6(鼠苑)、K(金銀黑白)。
恩...其實還可以吃很多東西啦(喂)
 

【YGO│海暗】This is our fate, I'm yours

(這是命中註定 我將屬於你)


☸給留念的生賀,婚禮情節指定。

話說今天好像是情人節?!

☸除了海闇外,還有表杏的情節描寫。

有一點不可言說的情節描寫。

☸OOC描寫...這大概是我寫過最OOC的劇情了QAQ

☸此文是什麼調性我已經不確定了(作者這樣說可以嗎)

☸我的海闇果然永遠粉紅不起來(十幾年下來都是如此。)


給最可愛的留念小天使,祝妳生日快樂XD




✖✖✖✖✖✖✖✖✖✖✖✖





生日蛋糕領取券



「拿去,遊戲給你的。」

海馬從床下的大衣裡抽出一個信封,遞給目前已經捲在棉被裡處於靈魂快要出竅狀態的亞圖姆。


「夥伴的...?」

儘管已經累到連一根指頭都抬不太起來了,但聽到是夥伴的信件,亞圖姆還是迅速接過並小心翼翼的拆開,信封紙質很光滑,上面還有一枚封蠟,可見寄件人對這封信的慎重。

裡面有一張卡片和一張照片:黑色西服的武藤遊戲和穿著白紗的真崎杏子靠在一起笑的好不甜蜜──

──年輕的神明花了三秒才理解了這封信竟然是一份喜帖。

「海馬?!你怎麼現在才告訴我夥伴要結婚了?!」

明明是如此重要的事情!

糟糕,現在現世是什麼時候了?

該不會已經結束了?!

你這傢伙怎麼可以是在做完後才把夥伴的喜帖拿出來?!


「你現在不是知道了嗎?」

看這人說的如此氣定神閒。


「你──」


「婚禮是三個月後。」


「...你過去點,我要下床。」

年輕的法老用腳頂了頂床邊的人。


「...你現在能下床?」


「你想再拼一次心靈積木嗎?」


面對額上隱隱浮出眼睛的神明,海馬知道差不多是該順毛收斂點的時候了,畢竟不管是在商業的戰場還是決鬥的牌局中,踩對方底線踩的越用力雖然可以提早得到自己想要的,但也容易玩火自焚,事實的進退也是很基本的戰術。

「...你要做什麼?」


「......把房間角落的那個金盒子給我。」



✖✖✖



「亞圖姆送來的賀禮?」

紫色眼瞳的青年好不容易從被眾人簇擁著的處境中脫身,驚喜的看著自己商業上的合夥人遞來的物品。


「亞圖姆送了什麼來啊?」披著婚紗的杏子也好奇的靠過來。


「不知道呢...」這盒子顯然是純金的,一整個沈甸甸。遊戲想著真不愧是另一個我,外盒都那麼珍貴了,裡面的物品想必也──

──出乎意料的,裡面不是什麼金銀珠寶之類的物品,而是滿滿的風信子,盒子一掀開馬上散發出了濃郁的芬芳。


其他朋友無不被香味吸引過來,作為伴郎的城之內率先湊進吸了好幾口:「好好聞的氣味,因為是那個世界的品種味道才那麼特別嗎?」


「想不到...他也懂這些呢...」杏子拾起一小株嗅了一下,有點感慨。


遊戲看著手中的藍色花卉,頓時覺得對方要傳達給自己的話語已完全明白了。


「海馬君。」作為今天的主角之一可不能輕易就哭泣,但是武藤遊戲現在覺得眼淚彷彿在失控的邊緣:「...非常...謝謝你替他帶來了這麼貴重的祝福。」


謝謝你...另外一個我。

你的心意,我確實的收到了。



✖✖✖



每次來到這裡海馬還是會為這個世界的現象感到疑惑,不僅有氣溫還有日夜,感覺很像現世但這裡也的確不是現世,他總有一天一定要完全解析這裡的秘密。


距離上次離開大概已過了三個月,而且抵達的時候竟然碰巧是深夜,他直接穿過已經昏昏欲睡的守衛,越過中庭,熟門熟路的踏進亞圖姆的寢室。


果然掀開紗帳,就見小巧的王裹著被子在床上睡的香甜。


海馬正想著是該推醒他還是讓他繼續睡,就見亞圖姆咕噥了一下翻了個身,滑落的棉被露出了像是球一般挺起來的腹部──


──海馬頓時覺得自己的大腦發生了嚴重的CPU損壞──一整個燃燒然後爆炸了──就像腦中三隻青眼白龍一起上演毀滅的噴射白光!


──你是什麼體質?!

──真的...懷上了?!

──不行!這一定有詐!作為一個決鬥者怎麼可以被區區陷阱卡迷惑?!


海馬馬上撫上那個凸起來的腹部,手感...蠻紮實的,但是有一定的柔軟度...不太像是虛假的填充物...難道...真的是......


他抽回了手,緩緩握緊,數萬個念頭在腦中萬馬奔騰的閃過後腦子算是比較冷靜了。

算了,既然懷上了也是要面對,不就是比自己預期的提早了點,也不是什麼大問題,沒錯,這世界上都有千年神器這種怪力亂神的道具了,男性懷孕也不是什麼──


「唔...海馬...?你來了嗎?」

本來就淺眠的法老還是被這個闖入者吵醒了。


「亞圖姆,嫁給──」


【咕哩咕哩!】

就在這時,一隻栗子球就這樣從亞圖姆的亞麻裙裡躦了出來。


「唉,我說了不要在我睡著時鑽進我的衣服裡啦。」亞圖姆有點無奈的搔搔這隻褐色的精靈,那隻圓滾滾的小怪獸因為主人按摩的手勁而發出了像貓一樣舒服的咕嚕聲。


「真是的...海馬你怎麼會挑這種時間過來?」

將栗子球擱在旁邊後,亞圖姆往裡面移了一點空出位置:「還有,你剛剛有說什麼嗎?」


「..........」



✖✖✖



【尾聲】



「這是夥伴給的?」

看著手裡那一束海馬捎來的精緻小捧花,亞圖姆將它們靠近鼻間嗅了嗅。


「正確來說,是真崎杏子給的。」


「...但我曾聽夥伴說新娘捧花是新娘子要給下一個即將結婚的人啊...?」


海馬瀨人此時此刻覺得捏在手心上的那枚戒指染上了和他耳朵一樣的溫度,燙的灼人。





the end



2018/1/27

Happy birthday to 留念!



藍色風信子的花語:高貴、恆心,以及,彷佛見到你一樣高興。

結婚戒指起源於古埃及,當時訂婚和結婚同屬契約的一部分。



✖✖✖✖✖✖✖✖✖✖✖✖



那個...應該沒人真的想看我寫王樣真有了的劇情吧?(被打爆)

留念:真有了是生出個什麼?

眠兔:...圓盤之類的吧...從頭頂長出來...(默


呃...話說好像晚了快半個月的樣子,在這裡祝留念小天使生日快樂,對不起之前和現在都太忙碌了,好像還把妳要求的婚禮元素寫的一塌糊塗(摀面)還因為手癢又開了一點葷,希望妳不要介意(逃)


認識留念的這段時間超級開心,不管是常常從留念那裡拿到好吃的糧,還常常深夜陪我大開各種腦洞,感覺我們這些腦洞要找個時間好好整理整理XD


當然也非常感謝留念在出本時的幫助,每看一次那麼精美的插畫都好感動QAQ(猛磳)


新的一年請留念繼續指教,祝妳考試順利,加油加油!

评论(18)
热度(60)
© 眠兔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