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遠在冬眠(不太常更新意味)

初代YGO(海闇)、FA(焰鋼)、DGM(神亞)、NO.6(鼠苑)、K(金銀黑白)。
恩...其實還可以吃很多東西啦(喂)
 

【YGO│草遊】To heal my wounds to lead me to the sun(上)

CP:草薙翔一X藤木遊作


✔這是在YGO裡第一次嘗試非初代的同人,不知是否會超級OOC

✔感覺標題有些怪...真是取名無能


✖✖✖✖✖✖✖✖✖✖✖✖



草薙翔一坐在公園的椅子上,手背交疊撐住下巴,不時抬眼關注了一下前方電子鐘的時間...還有...5分鐘。


他在一年前將一串加密的密語投放在一個內行人才知道的黑客論壇上,特別撰寫成只有知道少量內幕和有一定優秀技術的人才能解析的方式。


但就這樣一年過去,黑客論壇的資訊流動很快,大概才過了幾個小時他發的訊息已經沉到底了。草薙基本上也不再抱持希望,畢竟他一直以來都是單打獨鬥的,情報什麼的還是自己找尋吧,那個當下他一定是對多年幾乎一無所獲的現狀感到絕望,才會想發那種訊息。

直到幾天前...

沉寂了一年的訊息有人回覆了,在幾次的線上溝通後(全程加密的信息),對方表示願意與他交換更多的情報。


所以他現在才會在這邊吹著冷風等待,公園裡的人越來越少,就在他此刻越發覺得自己像個中年失業喪志無家可歸的人,或是被女友放鴿子的失意男時──

一雙尺寸略小的球鞋步近了他的視線──


✖✖✖


看著眼前一邊吸著可樂一邊敲打鍵盤的初中生,草薙不止一次在想自己當下為何要把這個孩子拉上同一條船。


當他發現來的人是個孩子時,驚訝其實只有一瞬,因為他也猜想到那個破解他信息的人不會輕易現身的可能。

「我不喜歡拐彎抹角,你有帶什麼口訊就快說吧,然後回去告訴那個人,我尊重他的隱私,我只對情報有興趣。」


沒想到那個有著一雙翠綠色眼睛的孩子眉頭皺了起來,然後也不作聲,而是傾身湊近,這個年紀的孩子特有的稚嫩搭配上面無表情的臉龐極具衝突性,不過他的聲音倒比外表要沉穩多了,用著只有兩人聽得見的音量低語:「草薙翔一先生,我也不喜歡拐彎抹角。」


✖✖✖


「新開發的熱狗...味道怎麼樣?」

「好吃。」

但你的表情怎麼味同嚼蠟啊!?

就算已經過了兩週草薙還是不太確定要怎麼和這個冷漠的孩子打交道,雖然他比自己那個拒絕與外界一切溝通的弟弟好懂多了,但是要完全解析藤木遊作在想什麼還是有一定的難度。


照理說初中的男孩子理應是精力旺盛活潑好動的時期,但是遊作的臉上卻有著揮之不去的一種倦怠,明顯的黑眼圈就像數日沒有安穩的入眠一樣,微微泛著青色的蒼白皮膚一看就是飲食不正常導致有點營養不良。


藤木遊作給他的第一個印象簡直像極了小時候和弟弟在路邊的紙箱發現的雛貓,瘦瘦小小的同時對他人警戒心非常高。

飼養貓咪也是這種感覺嗎?不會與你特別親近也不會表現自己的開心,不過卻會與你共處一個空間達成雙方有共識的平衡,唉,自己果然一個人生活太久了才會想這些有的沒有的。

人類...可能總是下意識的追求某些羈絆和關係吧。


他替自己倒一杯黑咖啡,也給遊作一杯熱牛奶,孩子低聲道了謝接過,眼光卻不自覺飄下他手中的黑咖啡。


「小孩子別喝這個,你會睡不著。」

草薙顧不得燙直接把黑咖啡喝了大半杯:「小孩子不早睡會長不高,矮個子的男人未來可不受女孩子歡迎──」


「草薙先生。」


一雙碧綠炯炯有神的瞪著他:「我不是小孩子了。」


青少年特有的反抗心和青春叛逆期,草薙無奈的想,可惜自己的弟弟連叛逆的機會也被奪去,最後一次看到他時除了縮在角落什麼也無法反應。


「我們第一次見面時,我就說了,我們是平等的合作關係,請不要把我當孩子,理由有三:1.只有合作關係是平等的才能成為彼此的助力 2.我自認為我的技術可以完勝那些年紀比我大的黑客 3.綜合上述兩點希望草稚先生也能把我當作大人。」


「...喝完牛奶我們再弄一小時你就回家去吧,你得早點上床睡。」


「......」


✖✖✖


對於這個合作夥伴,藤木遊作一開始的疑慮並不比草薙少,不過遊作足夠冷靜,他明白自己現階段可以做到的事情有多少,自己最缺少的並不是技術,而是...


「遊作,醒了嗎?晚飯好了,先吃了吧?」


蓋在背上的大衣有種令人安穩的氣息──洗衣粉的味道和熱狗的油炸味,他下課後在熱狗車外面的小桌假寐了一下。


這兩年來他幾乎都是伴隨著這種氣味入眠,這個大衣是草薙桑在他睡著時蓋的吧...?


一份熱騰騰的熱狗旁邊還擺著一疊脆薯,外加可樂輕放在他面前,麵包裡夾的配料和上週的不太一樣,一咬下就會爆出濃郁起司的內心、切片的新鮮番茄和爽口的西生菜,真不知草薙桑為什麼每天除了在網路上東奔西跑還有時間研發新菜色?而且每次都一臉期待的希望自己發表意見。

常常一對上草薙那等著自己意見的表情,藤木遊作就很不忍告訴草薙:他其實對食物的要求非常之低甚至對味道也非常的...遲鈍。

不知是否因為在那半年的折磨中,算是人體的防衛機制吧,一切的感受越變越不清晰,才能抵擋一切的睏盹、飢餓、疼痛、恐懼...等情緒,他在療養院的那段日子裡甚至一度舌頭嚐不出任何味道。


「...遊作你馬上就要畢業了吧?終於要上高中了。」


「嗯,下個月好像是畢業典禮。」


「『好像』?遊作你也太不關心校園生活了,下課時做什麼都行,在學校就該專心些。還有──」

草薙用一把夾子指了指他:「你最近曠課太嚴重了,上了高中的話這樣可不行。」


草薙桑,這兩年下來你越來越婆婆媽媽了。

遊作選擇繼續和桌上那碟食物奮戰。


「到時我會去參加的。」


「草薙桑不用這麼麻煩,我領完證書就回來了。」

其實他本來沒打算繼續升學,不過草薙桑義正嚴詞的下了通牒:「不乖乖上學就不和你合作了。」當時配合著握在手上的菜刀要說多有說服力就多有說服力。


「這可不行,人的一生中可沒幾次畢業典禮。」草薙語調輕快的有點刻意,吹著口哨將煎的香氣四溢的熱狗翻個面。


每當草薙桑開始叨念著自己學生生活的時候十之八九是在想仁的事情。遊作並不反感這樣偶爾叨念一下自己弟弟的草薙,畢竟那是他唯一的親人。

不過每當看到草薙哥這樣的言行,心中那股無法忽視的低落就會浮現──草薙桑正透過他在看著仁。


「說起來,遊作想要什麼畢業禮物?」


「熱狗。」


「熱狗之外的。」草薙把翻動熱狗的烤夾揮動的喀嚓喀嚓響:「想到再跟我說吧,噢,不會是SOL最新出的電玩吧?」


「我又不是小孩子。」


「是是,遊作不是小孩子。」

番茄...超級酸的。


tbc...


✖✖✖✖✖✖✖✖✖✖✖✖

剛好在一個小活動中抽到了一個不寫草遊有點可惜的題目,所以就試著動筆了,剛好也一直很想寫遊作和草薙初遇的時候。(然後乖巧的坐等動畫打臉)

因為越寫越長乾脆剩下的之後再發吧,因為目前後面那些不可言說還在卡

全部寫完應該會有種我到底在寫啥小的茫然感...

评论(18)
热度(50)
© 眠兔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