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遠在冬眠(不太常更新意味)

初代YGO(海闇)、FA(焰鋼)、DGM(神亞)、NO.6(鼠苑)、K(金銀黑白)。
恩...其實還可以吃很多東西啦(喂)
 

【YGO│草遊】To heal my wounds to lead me to the sun(下)


前篇


✖✖✖✖✖✖✖✖✖✖✖✖




在這種理應多愁善感的年齡,應該會對各種感情患得患失,不過藤木遊作肯定是屬於情感迴路比較容易出現BUG的那一型,這不僅草薙翔一惋惜過,連未來那個成為人質的AI都吐槽過。


畢竟在他那被刻意中斷的人生中,他兩成的時間在惡夢中逃亡,七成的時間為了復仇而行動,僅剩不到一成的時間才能勉強分給四周不太入他心的人事物。


所以每次面對草薙翔一的關心和各種包容,都會令他不安。草薙初期是被劃進遊作作為復仇行動所形成的關係裡,遊作甚至在當時想過他們的合作會不會在數月內告吹,或者該說...會不會是自己先無法「處理」這段有生以來建立的「關係」而一個人脫離這個合作?


因為這樣越來越緊密的關係讓他有段時間越發抗拒,自從那個事件後只要自己的「空間」被剝奪他就會焦慮萬分,就算逃回到自己幾乎空無一物的家裡,又會被足以吞噬自身的安靜與惡夢折磨。


這時候他就會像著魔一樣又晃到熱狗車前,就算他依然無法評價食物有多美味,但是填飽肚子後的滿足感和Cafe Nagi溫暖的燈光及草薙桑關切的聲音,總會讓他安定下來。


在這兩年的合作中,草薙越來越能先一步知道自己的想法,每當他皺著眉頭思索著難道自己太過喜形於色,就會被對方揉揉腦袋:「不要小看大人啊,遊作也要多依賴我一點才行。」


到現在為止他和草薙桑已經無法完全被界定成只為了復仇而結交的夥伴,如果...他甚至有天真的想過...就算有一天真的了結了這一切復仇的因緣,自己在私情上還是願意繼續與草薙結下長久的交情,這種認知在自己現在這種無法思考長遠未來的規劃裡,著實是少有的──


──當然,也有可能是因為「特殊情況」才會有這些不著邊際的想法,體內泛起的高溫並不能保證聰明的腦子有和平時一樣的高效能。


「遊作,熱度再退不下去就直接去醫院,你這樣很危險!」


草薙替他擰乾了布,又繼續替他擦身,看著意識不太清晰的孩子,雖然對遊作把自己弄成這樣很生氣,但現在首要思考的是怎麼把人打包去醫院,可是在LINK VRAINS空間登出後造成的Flashback現象並不是實際存在的,是一種殘留在意識內的逼真幻覺,真的送去醫院有辦法解決嗎?


「唔...水...」

腦袋很暈,Flashback現象彷彿正在拆散他每根骨頭,身體泛起了難解的高溫和劇烈的疼痛,簡直像是又回到了那個不停被折磨的房間。自己這種比一般人還要能感受到LINK VRAINS的存在,在承受Flashback影響時也是數倍的。


「你等等...」草薙企圖給他餵水,不過水喝不太進去,大半都浸濕了他的胸口。草薙想了下,乾脆喝了一小口,俯身接近遊作因為發熱而滾燙的嘴唇。


溫度適中的水流淌過喉嚨,稍稍滋潤了他乾澀的喉嚨,最重要的是對方比自己體溫略低的皮膚非常舒服,他忍不住抬起發軟的雙手,環住身前令人安心的溫度,甚至在對方想要掙脫時,近乎拗直的貼在那令人眷戀的柔軟上。


藤木遊作永遠知道自己在做什麼,身體的不適只能阻礙他思考的速度,無法擾亂他的判斷和決定。他想要的東西不多,人生中能掌握的事物幾乎沒有,對他人的善意表現更是笨拙,所以當一個一直渴望的事物送到眼前,也只會用最直接的方式。


✖✖✖


「這次是因為我的獨斷獨行造成的危機。作為搭檔這是我嚴重的失職。」藍色的腦袋非常慎重的垂下。


草薙故意不看擺出反省姿態的遊作,而是有一搭沒一搭的擺弄著面前的烹調器材,畢竟他這次是真的氣壞了,以往草薙對遊作這種事前很衝動,事後也會老實(?)的反差行為頂多頭疼,但這次遊作實在太過分──竟然要採取自毀的行為?!要不是他趕緊制止,後果肯定不堪設想。

加上昨晚的遊作被Flashback引發的症狀折磨的一塌糊塗,甚至做出了自己都無法理解的舉動,殘留在唇上的觸感鮮明的過分,要不是昨晚顧忌操心著他的健康狀況,他早就把這渾小子教訓一頓了。


「還有、我的確也有更該和草薙桑道歉的事...昨晚的事,我其實是有意識的。」


慢著,怎麼突然承認了?!

草薙不得不把視線重新移回遊作身上,對方的眼神太認真了,完全不像是玩笑,不對,這孩子根本不懂怎麼開玩笑吧?!難道這是遊作的計策?!況且現在這種情況自己應該繼續生氣還是怎樣,這個發展太跳痛了!


「遊作你...算了,現在你的狀態不適合解析,你先回家吧,我需要處理一些──」


「草薙桑!」

遊作直接欺身而上,按住對方想要轉身離開的肩膀。

「我的確常常不聽你的勸告,擅自就行動,但也是經過謹慎思考得出的結論。」


每次他自顧自的行動就常讓自己深陷危機,草薙之後都是板著一張臉,卻甚少責備他。


昨晚他因自己的誤判在LINK VRAINS裡幾乎命懸一夕,窮追不捨的漢諾騎士逮住了他,他當下差點想用粗暴的手段把自己的LINK VRAINS形象數據銷毀──就算影響到現實的身體也無所謂了──


「1.昨晚如果我不毀掉我自身的數據,漢諾就會得到我們目前所知的所有數據情報! 」


他不能讓兩人目前所有的努力付諸流水,結果就在他要採取自毀手段時,草薙終於製作出了臨時的突破口把他扯出了LINK VRAINS──


「2.這些情報肯定也會為草薙桑引來殺身之禍! 」


如果漢諾解析了他的一切,肯定也會尋線抓到草薙,經過十年前的事情遊作知曉失去有多可怕,如果他就此失去對方──


「 3.綜合以上兩點加上當時登出系統被漢諾騎士封住的情況下我一定要這麼做!」


「遊作你──」


「安靜點草薙桑!」遊作直接把手摀在他的嘴上,語氣是不容質疑的命令口吻:「接下來是我昨晚登出後為什麼要對你作出這種事的理由!1.經過了這次的事情,我更加確定我需要草薙桑!」


他相信自己的技術可能已足夠,但他需要一個可以放心把後背交與對方的人,一個可以與他共享那段不堪的秘密,能一起攜手的戰友──


「2.還有我無法容忍失去草薙桑!最後第3點──」

遊作深吸了一口氣,一字一句努力的就像是從齒縫間擠出:「──我...喜歡草薙桑。」

看著年長者目瞪口呆的神情,遊作鬆開了他按住對方嘴巴的手,並將腦袋抵在對方的肩膀上。


「我鄭重的向你道歉,我本來以為自己的覺悟足夠了,卻還是做出這些讓你困擾的事情──」

「接下來我會深刻反省,我從你那裡得到了太多,所以我也想成為可以負擔草薙桑的人...所以...」


可以也正視我嗎?

──請注視著「我」...




THE END


✖✖✖✖✖✖✖✖✖✖✖✖


話說在寫的時候越發覺得草遊真的非常暖啊!明明對這個世間的一切無法投以信任的遊作,卻可以全副信任草薙,想必在最早的時候,草薙桑釋出了足夠的溫情與善意和包容,才能感化這個比AI還要冰冷的遊作,唉其實要寫的內容應該還有很多,不過目前正文+番外已經八千多個字還是完全停不下來,但是感覺再寫應該就收不了尾了(汗)以後有機會再補強吧!

评论(10)
热度(39)
© 眠兔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