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遠在冬眠(不太常更新意味)

初代YGO(海闇)、FA(焰鋼)、DGM(神亞)、NO.6(鼠苑)、K(金銀黑白)。
恩...其實還可以吃很多東西啦(喂)
 

【關於遊戲王2016劇場版】有什麼是如此割捨不下的執念與感情

自言自語的前言:


整篇文有些詞不達意,跳來跳去,東拉西扯,或許就和我此刻的心情一樣。我還沒看到劇場版,國內再不上映我真的要發瘋了(就算是畫質極模糊的資源也好我真的好想看啊啊啊)。雖然看了網站上不少劇透我還是好想看完整的劇場版嗚嗚嗚嗚嗚...


其實本沒有什麼興趣想看2016劇場,因為作為一個長達17年的王樣廚,我也早就花了12年的時間接受了王樣永遠不會再回來的事實了。王樣離去這件事某種意義上來說是我一個很嚴重的心靈創傷(泣)。




+++++++++++++




【何謂錯過?】


2004年時,遠從美國趕來埃及的海馬瀨人並沒有見到畢生的對手最後一面,他就這樣帶著幼弟,靜靜的站在滾燙的黃沙之中,看著表遊戲他們逃出那崩毀的地下神殿。他那時知道嗎?知道王樣走了。知道從此時此刻開始,自己畢生的夢想永遠缺失,追尋了千年的夢在畫下休止符前被撕碎。


他究竟知不知道呢?


我至今一直不是完全明白社長在原作中沒參與決鬥之儀的原因。


可能他依然不相信那些靈異的千年神器之說,也可能是相信王樣不可能敗於自己之外的人。總之,確切的是他過了三千年又再次與王樣錯身而過,這次王樣會像個王一樣到達永生的蘆葦彼岸,回到他作為死去的法老最後的歸屬之地。現世的人事物將不再與他產生交集。




我在這之後甚少思考社長會如何...繼續當他的工作狂?繼續他的世界海馬樂園夢?或者失去對手後不再公開決鬥?後來知道他辦了決鬥學院。看到明日香時,還一度以為這個人終於也有了孩子了(其實根本不可能是)?看來他終將會孤獨終老的死在辦公桌上了嗎?


當然這一切都是假設,我不知道他未來怎麼了,其實對當時的我而言,遊戲王早在王樣離去時就已沒了未來,縱然表遊戲會繼續成長,杏子也許會去紐約圓她的舞蹈夢,城之內大概會堅持他的決鬥者之路,十代、遊星、遊馬這些後起之秀會出現,但都已經沒有了太多意義。




遊戲王現世的世界會繼續運轉,但與王樣所在的冥界已成平行線,再也無關。




+++++++++++++




【可怕的執念】


但過了12年(距離王樣離開是8個月),社長開始了他的計畫。我不知道他是事隔了多久才有如此想法,難道當他站在埃及那片黃沙之中,從表遊戲或是伊西斯口中得知那噩耗後,就有這樣的決定了?


海馬瀨人,這個一心只看見未來,近乎目中無人的絕對自我本位主義者。他不相信怪力亂神之說,對那些遠古的記憶根本不屑一顧。


但是他在劇場版中,卻開始追尋了等同於過去的亞圖姆。或許在他心中,只有與亞圖姆一起存在的未來才是未來吧。




他用了跨世代的新決鬥盤連接人腦創造超級虛擬實境,打造出華麗的教堂,和AI人工智慧做出的闇遊戲決鬥,至於地點為何是教堂,或許海馬一直把他和闇遊戲的決鬥視為比結婚還神聖的事吧(笑)!聽說看過的人都讚嘆著那個場景美麗到不可思議。




但是幻境畢竟是幻境,輸了不會悲憤,贏了也不會喜悅,彷彿只是一直重覆翻著一本破舊的日記,過去的幻影再怎麼擬真都永遠不會是本人。


海馬不甘於沉浸這樣的幻影,所以挖開那座地下神殿。他用科技拼起了千年積木(雙六爺爺曾說這積木超越了人類的智慧,也許真只有超級電腦才做的到)。還耗費財力建造了空間站與穿越次元的飛行器。就只為見一個逝去的亡魂。


然而當他從表遊戲口中得知,就算組好了積木,亞圖姆也回不來時,想必內心有多不甘與錯愕,大概比被澆了一桶冰水還難過,但在要被敵人打敗吞噬前,他依然將積木塞給了表遊戲說:「喚他回來。」這是一種怎麼樣到死都惦記著的思念啊?


而且就在這短短的瞬間,社長又與亞圖姆錯過了。




+++++++++++++




【如果沒有目標寧願死的海馬瀨人】


不過,果真沒有什麼事能阻止海馬想見亞圖姆的想法。他竟然從最後的戰鬥中發現,靈魂與冥界是確實存在的(像他這樣的無神論者真是不簡單),他彷彿知道了王樣的靈魂所在的冥界在何處,以及該如何前往。


所以他拋下唯一的弟弟和自己一手經營的海馬集團,拿著藍神的小方塊穿越次元追隨亞圖姆而去。有正常腦袋的人都知道,這種亂來的行為是找死的,而且成功的機率微乎其微。


看到這裡我一度以為這些情報是假的,因為我一直以來都認為海馬心中前三位是1弟弟、2青眼白龍、3打敗闇遊戲。


想說這樣難道不會太OOC?但當想到高橋老師曾說過:「社長是個失去信念目標就活不下去的人。」在這裡還真的獲得了證實。海馬的想法大概就是寧願死,也不要當失敗者\弱者,也決不要活在沒有人生目標的空虛世界中。


高橋老師在劇場版和千年之書說:「劇場版描寫的是海馬對亞圖姆的執念與心底的瘋狂。他本來(在戰鬥城市後)內心的黑暗漸漸淡薄,但因宿命對手的離去,內心開始變回剛登場時那種有點狂人的表情,眼裡再次為瘋狂寄宿。」


海馬應該是那種證明了自己是強大之人,才能確認自我價值的人。他把亞圖姆當作他繼續前進的信念,把打敗亞圖姆當做自己畢生的目標。




不過我之後在想啊,海馬真的只要贏了就好嗎?


遙想當年,海馬和闇遊戲在貝卡斯王國的城堡上那一戰。社長知道自己一定要贏,不然救不了弟弟,他拿生命威脅闇遊戲,輸了就要跳下去。


(學生時代的的我看到這段實在蠻不齒這樣的行為,或許比朝日時代他偷走爺爺的青眼白龍卡那時還不齒,倒不是輸了要鬧自殺,而是我和不少人都認為他才不會真跳下去啦MD!但是事隔多年後我才發現,媽呀他當時真會跳下去。因為如果要他失敗他寧願死,這也是海馬岡三郎教他的。)


所以贏完他真的開心了嗎?


海馬到底是只要贏了闇遊戲就好,還是只是需要闇遊戲不停的打醒他?點醒他就算輸了也不意味著失敗或是世界毀滅(或者該說只有被闇遊戲擊敗他的自尊還不至於毀滅,被其他人打敗就真的完了)。可以看的出來他雖然每次輸給闇遊戲都極度不爽,被闇遊戲說教了一頓(或直接懲罰GAME)後雖然依舊不甘心,但至少能冷靜下來(?)吧。


闇遊戲一直尊敬著這個對手著並想感化海馬那顆一直陷在憤怒憎恨中的心,但可見社長只要沒了王樣就依舊病的很嚴重(然而這麼病的社長其實很萌XD)。


彷彿亞圖姆對社長而言,是只要還存在就足以讓他立足於世不再迷惘的對象,不會讓他變成一頭瘋狂憎恨的野獸。




+++++++++++++




《這裡要先澄清一下》


我很愛王樣,也是個海暗黨,不過我對社長的感覺一直是處於一種有點複雜與有點嚴苛的態度,但絕不是討厭社長,反而這幾年對社長的好感度還越來越高。可能年齡越來越長時,思考又更深入了。覺得比起闇遊戲,社長實在更加的有血有肉的像個人類,而暗遊戲其實也沒有當年所看的那麼完美無缺(不過對王樣的愛意不減XD)。




+++++++++++++




【一場穿越了千年時光,與跨越了時空次元的追尋之旅】


海馬果真是那種如果想見一個很難見到的人,就開拓一條可以去見那個人的路,神擋在他面前他就殺了神誰也阻止不了。




在這齣劇場版的尾聲,海馬走在漫漫黃沙中,穿過了古埃及的市集街道,走進了位於盡頭的皇宮,在那座皇宮大廳,時隔數月,他再度看見了那個時時刻刻糾纏著自己內心的存在。


黑暗遊戲的看守人最初從司掌黑暗的千年積木中,誕生於武藤遊戲那顆渴望友誼的心。


接著在夥伴的陪伴與勁敵的互動中,逐漸掙脫了黑暗,開始有了人類的心。


最後跨越考驗,取回了自己的過去與王之名,在眾朋友們的淚水中,消失於那扇古老的冥界門扉之後。


曾於光之中消失,現在於光茫之中浮現出的冥界之主,緩緩從尊貴的王座上站了起來,時光恍如定格,看著許久不見的神官,宿敵,朋友......露出了淡淡的溫柔微笑。




一切一切的時間都靜止了...兩人凝視著對方久久不語。




+++++++++++++




【結語】


或許有人會說,是因為決鬥者的執念和不服輸的傲性,社長一定要把王樣翻出來鬥個你死我活,但執著到如此,這已經超越了一般的恨意甚至與最熾熱的愛情無異了吧...




2004-2005年時有不少同人作品描述王樣如何復活,在那個還沒有Pixiv的年代,日本網站有篇同人漫畫描寫社長跑到石板前做法(很像邪教)要把王樣召喚回來,結果王樣變成小惡魔的姿態回來了XD


可能以現在的眼光往回看,這些作品全都顯得有些青澀與不太成熟,加上高橋老師這一出手,通通打趴了所有人。




但當年只有一篇文,洛琳的【意若思鏡】,以現在的角度來看,彷彿預言了一切般的讓我害怕。


內容是社長開發出了一面可以顯現出人們心中狂想的鏡子遊戲,那時闇遊戲早就回到冥界了,但海馬不論怎麼玩怎麼測試,遊戲結局闇遊戲都會留下來。海馬抱怨著闇遊戲在自己腦中的陰魂不散,但其實最希望闇遊戲留下的就是他心底最真實的願望,在洛琳的設定裡海馬已經恢復了瑟特的記憶,並指出他要的其實根本不是擊敗亞圖姆什麼的,因為鏡子裡最常顯現的幾個情節就是他還是個見習神官與沒當上王之前的亞圖姆之間的點點滴滴。


事隔那麼多年我還是要向洛琳致敬,果然是當時名副其實的社長廚,幾乎還原了高橋老師的海馬瀨人。




+++++++++++++




即便劇場版裡王樣只是短暫的降臨,但社長仍然跨越重重困難找到他了,其實在那一瞬間,我感到這12年來第一次的如拭負重,與稍稍緩解的哀傷。




原來隔了三千年,神官和法老沒有再次天人永隔。


千年前王權與黑暗力量的鬥爭拆散了他們,


千年後不可逾越生死的鴻溝又分離了兩人。




但事隔數個月(12年),因為社長的不放棄與堅持,兩人得以重逢。如果有什麼是如此割捨不下的執念與感情,那我想這就是最完美的詮釋了。




雖然這樣說很不好意思,看到社長找到了王樣,彷彿連我都在這本沒止盡的黑暗裡,重新見到了在光之中出現的亞圖姆,不是過去的錄像,也不是腦中的殘影,是真的,是貨真價實的存在。




我覺得很滿足,真的,當我知道這個劇情時流下了眼淚,而且淚水就像當年王樣離開那回時一般怎樣都止不住。我在朦朧的淚水中看到了很多過去的事......




17年前遇上王樣時根本沒想到之後會一直如此的思念他,更沒想過竟然會花超過十年的時光來萌海暗。


2004年時3月,當我看到那扇冥界之門關上時,我第一次聽到了心靈碎裂的聲音。然後是瘋狂湧現的感情。意識變的模糊,自身彷彿墜落,陷入深層的悲痛中。


而總算在今年,一切,終於,都圓滿了。


高橋和希老師,雖然你因為各種因素把埃及篇畫的匆忙草率,儘管你沒有堅持讓王樣繼續作為一個遊戲王而是卡片王,縱使你讓王樣就這樣離去了。


但你在12年後的今天,講完了遊戲王最後的故事,屬於武藤遊戲、亞圖姆、海馬瀨人以及眾人的未來故事。謝謝您。




The End




2016/06/22

评论(24)
热度(107)
© 眠兔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