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遠在冬眠(不太常更新意味)

初代YGO(海闇)、FA(焰鋼)、DGM(神亞)、NO.6(鼠苑)、K(金銀黑白)。
恩...其實還可以吃很多東西啦(喂)
 

【20161001】四刷遊戲王劇場版~論足以顛/覆世界的恐懼和改變一切的思念

週六還是去四刷了,劇場版真的已經完全破我看電影的紀錄了。不過這次也應該是最後一刷了,接下來就是等收DVD了。

雖然說過很多次了但劇場版真的非常有毒性,我看了四遍還是會很想激動的尖叫,表遊戲堅毅的對抗困境令人激賞,王樣的盛世美顏依然會另我心醉,社長的千年執著還是會令我動容。

劇場版前的碎唸

劇場版一刷心得

劇場版二刷心得


✖✖✖


這次來談談人的「思念(羈絆)」、「恐懼」這些感情吧,我覺得這兩種感情可以概括這部兩個多小時卻信息量爆炸的劇場版。


【足以打破次元壁的思念與羈絆】


原作還在連載的期間,高橋老師就不停的強調友情的羈絆可以戰勝一切。不管是死亡遊戲時抽出黑暗大法師,還是在王國時阻擋了千年眼的力量。

友情/羈絆/思念的力量是可以干涉甚至改變現狀的。所以在雙六爺爺年輕時去找積木,在他命危之際,那個出現的王樣影像與其說是靈魂,不如說是殘留在積木和王墓中的思念,也可能是當年西蒙在設計建設王墓時,對亞圖姆投入的忠誠心和思念所凝聚的。


✖✖✖


雖然已經講過很多次了,還是要說說社長打破地板抽出巨神兵的畫面。社長他抽出巨神兵前到底得到了什麼靈感我們不得而知,他看著自己召喚出來的神,嘴裡呢喃了一聲「遊戲」。


藍神驚恐於海馬讀取了這個葬祭殿裡亞圖姆的殘留記憶。我想如果沒有強烈的羈絆和思念在,就算知道這裡有巨神兵,社長也無法召喚,或許透過什麼方式,王樣也看著這場次元決鬥,和社長達成了某種單方面的聯繫,讓巨神兵出現在這裡。


✖✖✖


城之內被丟到另一個次元時跑過了很多原作中曾出現的地方,其中一個就是王樣和馬力克人偶決鬥的斜坡。另一個就是戰鬥城市剛開幕時廣場的時鐘。

這些都是王樣在原作中曾經停留過的地方,可能也是記憶殘留最強的幾個場所之一。所以這裡殘存的思念/力量得以幫助城之內逃出來。


不過這裡的王樣是AI王的形象啊,我這次有注意到城之內看見的闇遊戲是有戴臂環的,但是除了海馬和研究員沒人看過AI王的,這讓人覺得挺有意思的,或許,思念和羈絆於這個空間是交互影響的,整個童實野都存在著王樣與自己夥伴生活在這邊的記憶。所以只要達成某些條件,王樣他還是可以在這裡出現(當然,大家一般情況是看不見他的)


✖✖✖


【關於無處不在的恐懼】


接下來說到恐懼這樣的情緒。

藍神幼年時問過夏迪,如果是站在世界頂點,手握一切的人還會有恐懼嗎?

當一個人手握一切時,為了想維持或繼續掌握住這一切,就會產生出恐懼。

藍神幼年的恐懼是和夏迪與夥伴們分開,而他現在的恐懼是被束縛在這個他厭惡又鄙視的低次元中。所以為了達成目的才會引發這一連串的事件。


還有,我想普拉那整體都有一個恐懼,就是害怕「未知」。當然平常人都對未知事物不解和恐懼。但是這些被夏迪挑選的孩子,似乎有一種高等選民思想的優越感。他們認為世界上的一切自己都能掌握甚至干涉,所以一遇到比自己強或是掌控不了的現狀就會驚恐然後秒撤退。


所以藍神看見海馬召喚了巨神兵和城之內能逃出來才會這麼震驚。以及當表遊戲堅定的拒絕他時才會這麼生氣。


✖✖✖


那這部片的另兩個重角色,社長和表遊戲呢?

表遊戲初期也非常傷心甚至害怕王樣離開自己而去,怕失去王樣和夥伴是他當初的恐懼。但是他最後依然為了讓另一個自己走向未來而封印了死者甦醒。

表遊戲不是沒有恐懼,而是他已經堅定的跨越了那些障礙,決定代替守護王樣守護夥伴,並好好的走向自己的未來。


✖✖✖


接著說說社長的恐懼。

其實我在原作還在連載期間,一直覺得這男人天不怕地不怕,應該是少數最沒有恐懼的人。他可能會因為危機而激動到顫慄,但卻絕少害怕或恐懼。

在王樣離去後,他彷彿將一切都擱下了,全力投入尋回王樣的行動裡(當然他還是有好好開發腦連線遊戲系統啦,儘管也是為了逼近王樣存在的次元)。或許失去王樣(失去對手)的恐懼和憤怒才是他無法忍受的,高橋老師也說社長是個失去目標就會活不下去的人。


另外還有一個探討點,當表遊戲將「死者甦醒」交給社長時,他為什麼愣住然後還是要使用?那是因為社長的人生,不論前世還是今生,都不停的在面對失去和生離死別。


塞特神官時,他目睹了無辜的奇莎拉被殺死,父親扭曲著滿是憎恨的臉孔死去,接著是以身殉國的亞圖姆(極有可能第一個發現亞圖姆死去的就是塞特)。


轉世成海馬瀨人時,先是父母雙亡、家庭破碎,然後靠著賭局成為岡三郎的養子也是被一路虐待,好不容易把養父搞掉。(社長可能本來沒想到養父會當場自\殺,甚至沒發現養父用這樣激烈的方式讓他永遠脫離不了輸即是死的概念)


所以社長或許是整個作品中,最老是與死亡掛鉤,也最無法走出死亡的陰影與恐懼的人。


他和亞圖姆一樣是人生不停的在戰鬥,但是亞圖姆已經完成了自己的使命,透過表遊戲替他指引的方向走向未來,而社長還是走不出內心的死循環,當然,如果說抓住身為「過去」的亞圖姆,對社長而言或許也可以被稱為一種「未來」。


✖✖✖


就算身為海闇黨,我也極少用「精神支柱」這樣煽情的字眼來形容兩人的關係。社長透過與王樣的戰鬥中一直在被改變,也越來越強大,到了現在還能說出「保護」這樣的宣言。


社長的恐懼是失去對手,而隱性的恐懼是無法超越自我的枷鎖(他在演講中有提到,我覺得與其說是肉體的囚籠不如說是自我的設限),因為只有透過與王樣的決鬥他才能一次次的戰勝自我並昇華自己。


✖✖✖


【關於夏迪】


接下來,來談談本作最大謎團之一的夏迪。


夏迪遇見貝卡斯是在七年前,那時貝卡斯得到了千年眼,而夏迪也還是少年的姿態。

夏迪和馬力克遇上大約是五年前(十歲的刻印儀式後一年),那時夏迪的外型是成年人了。(不過夏迪大人你才過兩年就衰老很多啊,守墓者工作業務量很大嗎?)

而闇貘良曾經說夏迪五年前就已經...


藍神和其他孩子在石盤前聽夏迪說話時石板上已經沒有千年眼了,所以可以確定的是,原作中大概真的與活著的夏迪打過照面的應該只有貝卡斯。然後在見到貝卡斯的兩年後,伴隨著貘良老爸的闖入以及表貘良喚醒了闇貘良,夏迪當場被殺死。


之後大約在這一年,馬利克破壞族規跑出去遇見夏迪(這時應該是靈魂狀態)。


接著大約經過了4年,夏迪來到日本制裁挖開王墓的金倉館長和吉森教授,也是在這個時候遇上了記憶全失的法老王靈魂(還被黑暗遊戲中的迷宮捉弄了一番)。


現世的夏迪、記憶篇中的夏達、哈珊、波巴沙的關係也很奇怪,我個人最後的理解是,他們可能其實都沒直接的關係(喂)。夏達應該最初就是個普通的神官,保護王樣戰死了。


哈珊和波巴沙原本都是先王阿克那姆卡諾的精靈,先王為了救王國和保護兒子獻出生命將這個一體兩面的精靈封印在石板上,至於為什麼會有夏迪的長相,我還真不知道,我的腦洞是精靈封印儀式時夏達可能出了一份力吧,所以長相像夏達(但既然是先王的精靈應該長的像先王啊)


那個在現世收養了一堆普拉那的夏迪,應該最初是活人,可能是夏達的轉世,或是石板精靈一部分的力量轉世為人的型態,當然最後被闇貘良殺死了,就一直以靈魂的狀態推動劇情的發展。


高橋老師,我雖然已經不奢望你能再出續集了,但是你留下來的坑真是越補越大啊orz


✖✖✖


我真的很佩服看了十幾次的強人們,我看了四遍還是有很多地方沒釐清,不過也可能是原作當年花了太多篇幅在戰鬥,所以劇情和人心的部分被壓縮了,這是蠻可惜的部分。


另外我直到最近才意識到,遊戲王還真的沒有出過番外篇之類的漫畫(遊戲王R應該不算),劇場版前傳應該勉強算是番外吧,當年和他一樣紅的棋魂和海賊王多少都有外傳,但是遊戲王卻沒有外傳,其實遊戲王很適合外傳補完的說高橋老師。


劇場版雖然吐嘈點和疑惑有不少,還是很感謝高橋老師願意再出手讓我們這些老粉絲看見了奇蹟。真的,除了奇蹟我無法用其他字眼去形容。

2016/10/01


评论(12)
热度(44)
© 眠兔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