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遠在冬眠(不太常更新意味)

初代YGO(海闇)、FA(焰鋼)、DGM(神亞)、NO.6(鼠苑)、K(金銀黑白)。
恩...其實還可以吃很多東西啦(喂)
 

【塞法】拂晓抵达(一)

轻风静雨:

关于古代篇的内容我开过无数个脑洞,可总是不敢下笔。如今借着剧场版给出的最终的结局,终于决定还原自己想象中的古代篇。为此还特地找了 @眠兔 跟我一起合写。文里所有的内容都是我们两人商讨之后得出的结论,如果有什么不对的地方,还请指正。


                                                      引言

我犯了罪。

犯了不可饶恕的罪。

如果千年神器能实现我的愿望的话……就让我的儿子,成为王吧。

 

“我的弟弟,你真的决定了吗?”Aknamkanon看着跪在王座下的Aknadin,不舍的问道。

“是的,我已下定决心。”Aknadin恭敬的低着头,一如既往。

“既然你执意如此……”Aknamkanon叹息一声,“那就按照你的意思吧。”

“多谢兄长。”Aknadin再次行礼后,才离开大殿。

出了王宫,Aknadin看到妻子正候在一旁。

“你怎么来了?”Aknadin上前握住妻子的手。

“我是来辞行的。”王妃淡淡说道。

“辞行?”Aknadin楞了一下,“你是要回下埃及?”

“我本来就出身下埃及,等你战死沙场的消息传来后,上埃及怕是容不下我们母子。”王妃自嘲的一笑,“我虽然是公主出身,却自幼在下埃及长大。他们看不惯我,我又何必留在这里受他们的气。”

Aknadin面露苦涩,“是我拖累了你。”

“千万别这么说。”握住丈夫的手紧了紧,王妃安慰道,“离开上埃及也好,SETO跟我在下埃及也活得自在些。”

Aknadin 凝视着妻子,眼中尽是不舍,千言万语,到了嘴边,汇成了一句话,“保重。”

“你也是。”王妃慢慢松开丈夫的手,恋恋不舍的最后看了Aknadin一眼,头也不回的离开。

Aknadin目送妻子离开,满眼苍凉。

SETO我儿……但愿以后还能再见……

 

这场借助了神魔力量的战争最终得以划下句点。史书上用最华丽的辞藻记载了法老与神官的壮举,各国民间更是流传着埃及有神明庇佑这样的流言。只是无论时局如何变化,时间总是一往无前,人们也只能跌跌撞撞的前行。

而这一切,都与这位名义上失去丈夫的女性无关。SETO与母亲前往下埃及时,并不清楚缘由;也不知道,从他离开上埃及的那一刻起,未来就注定了。

 

                                                   第一章

SETO看着仆人收拾着行囊,转头对母亲说道:“母亲,神庙的文书下来了,明日我就启程去上埃及。”

王妃的样貌与当年离开上埃及时没多大差别,只是眉间多了几分愁绪。

“SETO,你真的下定决心,要去神庙参加神官的选拔吗?”

“母亲,我心意已决。”SETO不愿多说。

王妃幽幽叹息,“我知道,你在这里过得不开心。只是,去了神庙,就能过得开心吗?”

“至少,在那里不会受到这样的对待。”SETO漠然道。

听到这话,王妃再也说不出希望SETO留下的挽留之言,只得嘱咐了几句,黯然离开。SETO沉默的注视着母亲离去的背影,眼里闪过一抹失落,随即很快消失。

“SETO大人,行囊都已经收拾完毕了。”下人恭敬的退到一旁。

“行了,你们下去吧。”

“是。”下人们放轻步伐,很快消失在了SETO的视野中。

SETO环顾一圈周围,这或许是他最后一次睡在这个房间了。他踱步到床前,慢慢的坐了下来。

自从随着母亲来到下埃及,他在这里遭受了前所未有的冷遇和轻视。

上下埃及一向不合,而他这个从上埃及来的贵族,还失去了依靠,就算他是皇室子弟,也同样被人看不起。要不是他母亲原本就是下埃及出身的贵族,他们在这里的日子恐怕还要难熬。

想到这些年的遭遇,SETO不由得握紧双拳。

他好不容易才得到了回到上埃及的机会,谁都不能阻拦他,就算是他的母亲也不行!

身份,地位,这一切都是虚的,只有力量,才是绝对的!

SETO眼中露出坚定的神色,他一定要成为掌控力量的绝对控制者!

 

上埃及·王宫。

“Mahad大人,Mahad大人。”

Mahad刚进宫,几个跟在王子身边的侍女行色匆匆以最快的速度走过来,看样子不是因为身份所限,估计她们可能就用跑的了。

“何事?”Mahad停住脚步。

“殿下……殿下又不见了……”领头的女官一副急得快要哭出来的模样,“法老正在找殿下呢,我们已经把能去的地方都找遍了……”

“别着急,我去找。”Mahad安慰了她们几句,选了个方向直接奔去。

还没走到目的地,就看到法老正在跟王子说话。法老神色严肃,王子脸上不敢有太多表情,但是石榴红的眼睛时不时闪过的几分委屈暴露了他的心思。

见到这幅景象,Mahad无奈的摇头。

殿下明知道自己躲在陶罐里总会被法老找到,可每次都不学乖,结果每次都会被法老训斥。

只是,Mahad不会想到,这样的带着温情又美好的画面,以后却再也看不到了。

一直在被法老训斥的ATEM眼睛滴溜溜转着,眼角的余光瞄到了不远处的Mahad,顿时喜上眉梢,大声喊道:“Mahad!”

Mahad立刻快步走过来,对Aknamkanon和ATEM行礼。

“法老,殿下。”

还不等Aknamkanon说话,ATEM先截过了话头。

“父王,我跟Mahad约好了的,要去神庙看今年的选拔,现在时间差不多了,我们得走了。”

Aknamkanon有心还要再对儿子说几句,可对上ATEM恳求的眼神时,心又软了下来。

“去吧,路上小心。”

“谢谢父王!”ATEM欢呼一声,高兴的跑到Mahad身旁,一把拉住他的手,“我们走吧,玛哈德。”

“好的,殿下。”Mahad不动声色的挣脱了ATEM的手,自然的走在ATEM的斜后方,“法老,臣下告辞。”

Aknamkanon点点头,看着两人的身影慢慢消失在长廊深处,才离开。

 

“Mahad,还好你出现得及时,不然我就又要被父王训斥好久了。”ATEM想起刚才的事还心有余悸。

“殿下既然害怕被法老训斥的话,那就不要再躲在陶罐里让女官们为难了。”Mahad劝说道。

“才不要,多好玩呀。”5岁的小孩脸上的婴儿肥还未消退,即使是坏坏的笑容,也是如此美好,让人看着心灵都被净化了一般。

“殿下……”Mahad实在是拿ATEM没办法,不过ATEM一向很有分寸,就算是恶作剧也是无伤大雅,大多时候,法老也就随他去了。

“对了,Mahad,市集在哪边?”ATEM好奇的左顾右盼,恨不得把周围所有的一切尽收眼底。

“您说什么?市集?”Mahad怀疑自己听错了,“您不是要去神庙看看自己未来的部下吗?”

“急什么,以后还有的是机会呢。”ATEM挥了挥肉嘟嘟的小手,“Mahad,快带我去市集嘛。”

“可是,万一法老问起来怎么办?”Mahad还想做最后的挽留。

“那就逛完市集再去神庙好了,快点走,不然就赶不上了。”ATEM直接堵死了Mahad的路。

“是,殿下。”Mahad完全可以预见,一会的市集见闻,绝对会让自己心力憔悴。

底比斯在法老Aknamkanon的治理下呈现出一派繁荣的景象。来自全国各地的商贩,甚至还有国外的旅行商人,市集上摆满了各种各样有趣的小玩意,沿途的小贩都在叫卖,吸引着顾客的注意力。

Mahad心惊胆战的跟在ATEM的后面,生怕哪个不长眼睛的冒犯了埃及的王子。不过大约两人都是小孩的缘故,也没怎么有人注意到他们。

眼看走到一半了,一直在计算时间的Mahad不得不出声提醒ATEM。

“殿下,我们再不走就来不及了。”

“嗯,很快。”ATEM的视线落在一个小摊上,上面摆满了像是玩具的木制品。他兴致勃勃的选了一个喜欢的,然后摘下手上的一枚纯金打造的戒指正要递给小贩,被赶来的Mahad制止了。

“殿下,这个小玩意值不了几个钱,不用给这么多。”Mahad小声说道,掏出自己的钱袋付了钱。

“原来是这样,还好有Mahad在。”

听到这话,Mahad有种想流泪的冲动。

“好啦,我们去神庙吧。不然真赶不上了。”ATEM笑眯眯的说道。

这大概是Mahad听到的最动听的话了,他不敢迟疑,拉着ATEM朝着神殿的方向走去。



TBC

评论
热度(46)
  1. 眠兔轻风静雨 转载了此文字
© 眠兔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