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遠在冬眠(不太常更新意味)

初代YGO(海闇)、FA(焰鋼)、DGM(神亞)、NO.6(鼠苑)、K(金銀黑白)。
恩...其實還可以吃很多東西啦(喂)
 

【YGO海闇】拂曉抵達(二)

不好意思拖了麼久,第二章是由眠兔我執筆,拂曉抵達是由我和 @轻风静雨 合作完成,在時隔12年的劇場版之後,結局也算是給亞圖姆和海馬瀨人一個交代了,讓我們倆決定一起合力完成我們心中過去一直無法完成的古代篇章。

文裡所有的內容都是我們兩人商討之後得出的結論,如果有什麼不對的地方,還請指正。


第一章


第二章

Mahad一路上謹慎地抓著Atem的手,就是為了防止Atem又被其他的事物吸引了注意力。畢竟這個年紀的孩子玩心實在太重,Atem又太過聰慧,老是能找到方法甩開侍女和護衛的注意力。

 

「殿下,別碰那隻貓了。」他稍微使點力將Atem從路邊一隻毛色漂亮的野貓前拉開。

 

看在拉神的份上,他是下了多大的決心才答應單獨帶Atem去神廟觀看見習神官的選拔。儘管五年前那場動搖了整個埃及的戰爭已經平復,Mahad也不敢對Atem未來的安危有太樂觀的想法,身為法老的獨子,等著謀害或是想要利用以達自身目的的人實在太多太多……如同螫伏在人心暗處般的魔物那樣陰險罪惡…

 

 

「Mahad!Mahad!希望我們沒有太遲!」

 

剛剛不知道是誰還被路邊的野貓絆住了,Mahad有點無奈:「看來我們要快些了,殿下。」他在神廟的入口鬆開Atem的手,移步退到到Atem身後:「據傳今年考生的人數超出以往的數量,或許第二階段的實戰考試還沒結束呢。」

 

 

 

 

「…現在,是什麼情況?」

Atem看著整個考場,考生們零零散散的散落在四周,眾人完全沒有要參與測試的鬥志高昂或緊張的侷促感,反而個個垂頭喪氣。

 

Mahad讓人去喚了這次的主考官,畢竟這種情況實在太異常,明明比往年還要多數量的考生,其中不乏名門貴族出身有實力的孩子,測試怎麼可能如此快就結束了。

 

 

過不了多久一位年近中年的男人快步走來,頭頂光亮,衣著嚴謹,但是神色卻相當侷促,額上泌著一顆顆汗水。

「拉與你同在,殿下。」神廟的考官恭敬的欠身行禮。

 

Atem微微皺了一下眉頭:「主考官呢?」他指的是另一位年紀更大的神官。

 

「這…回殿下的話,大人身體不適,所以由小的出來接見殿下。」

 

「太無禮了!」Mahad低聲斥責:「他在做什麼!?」

 

「算了Mahad。」Atem擺了擺手,視線從那些考生的身上掃了一遍:「我是來見我未來的部下的,已經有人選了嗎?」

 

「這…回殿下的話,人選已經出來了,今年只有一位合格者。」

 

「哦?一位?」原本興致缺缺的Atem被勾起了興趣:「人呢?」

 

「今年的合格者名叫Seto…因為他在實戰中太過突出,把其他參加的孩子都打敗了。」

 

這麼出色…Atem的好奇心完全被點燃了:「我想見他。」

 

「…但是他已經被Aknadin大人帶走了,說是要親自教導他。」

 

 

 

 

在回王宮的路上,Atem反而異常的安靜。

 

「殿下…」Mahad也覺得剛剛聽聞的說詞很不可思議。

 

根據眾人的說法,Seto是出身下埃及的貴族,這次的考試是由人引薦上來的。在最初的筆試就展現了豐富的知識以及學問。

 

由於Seto在筆試表現得十分出色,眾考官一致看好他,但是之後Seto卻和一些孩子起了衝突,好像是因為那些孩子嘲笑Seto是下埃及來的鄉巴佬。

 

考官去勸阻了衝突起來的孩子們,並斥責孩子們在神聖的神廟裡爭吵是非常有失體統的粗魯行為,表示雙方必須互相道歉。

 

但是Seto卻對考官說:「我不需要那種貨色向我道歉,我也不希罕他們認錯,只要實戰的時候讓他見識弱者該用什麼姿態跪在我跟前就好了。」

 

此等傲慢的言詞讓主考官大為不滿,神官是對法老奉獻忠誠和靈魂的高貴職位,如此高傲狂妄的人真的能潛心的侍奉法老與神明?

 

結果就如Seto之前發下的言論,實戰的Seto展現了超越他年齡的強大魔力,首當其衝的那些欺負者嚇得馬上失去戰意,勉強上去測試的也更加突顯了自己的弱勢。

 

今年最優秀的無疑問是Seto。但是主考官就是無法對Seto的囂張的視而不見,他繼續出難題刁難,想讓Seto失去其機會。在拉神的見證下,他拚了老命也不會讓這個胡來的暴風之子踏進神聖的殿堂!

 

就在主考官覺得額上的青筋快要爆裂,血壓飆升,琢磨著還有什麼題目來伺候眼前這個混小子時,外面的人通報說Aknadin大神官想要看看考試的情況。

 

 

Aknadin是當前法老身邊的六大神官之首,他一踏進會場,那隻鑲著千年眼的眼睛就直接落在Seto身上。

 

但也只有短暫的停留。Aknadin就來到了主考官面前,Aknadin的個子以埃及男人的普遍身高來說非常高大,光是站在面前,矮胖的主考官頓時感覺到一種難以言喻的壓力。

 

「老夫想…你早應該看出來再多的測試都是無意義的。」

 

主考官企圖辯解:「大、大神官閣下,這個神廟的管理者是我!我、本官有權-」

 

Aknadin大神官傳聞是個對待罪犯也相當仁慈的人,但是在那隻黃金眼的注視下,主考官卻感到一陣寒意由腳底竄起,想繼續說下去的言辭卡住他的喉嚨,彷彿被堵塞的水道。過度的壓力擠壓他的肺,讓他的處境比一隻脫水的魚還不堪…

 

之後他只能不甘心的宣布Seto是今年的合格者,Aknadin在這之後馬上就帶走了Seto表示這個孩子將由他親自指導。

 

一大一小的身影才踏出神廟,主考官當場就昏厥在地上,肥胖的體態撞擊著石製的地板發出一聲悶哼。

 

 

 

 

Atem回到寢宮時天色已漸漸昏暗,宮裡的侍女們開始準備起了燈火,畢竟載著眾神與拉的太陽船看來已經在回航的路途上了。

 

「Mahad…」Atem站在自己寢宮前的階梯上,終於開口:「那個Seto…是不是之前父王提過的…我的…堂兄?」


TBC


這邊順便說一下,其實在亞圖姆的原型,圖坦卡門的父親阿肯那頓統/治時期,曾經進行過一次宗教改革,樹立阿頓為主神,直到圖坦卡門統/治才又改為阿蒙神信仰。

而高橋老師的古埃及應該是架空的,我們倆也討論過主神到底該用「阿蒙/拉神」或是「阿頓神」,最後還是選擇了大家比較孰悉的「拉神」。在這裡先做告知,謝謝。


评论(3)
热度(45)
  1. 轻风静雨眠兔 转载了此文字
© 眠兔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