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遠在冬眠(不太常更新意味)

初代YGO(海闇)、FA(焰鋼)、DGM(神亞)、NO.6(鼠苑)、K(金銀黑白)。
恩...其實還可以吃很多東西啦(喂)
 

拂晓抵达(三)

轻风静雨:

与 @眠兔 合作的文更新啦!人物是高桥爸爸的,OOC是我们的。文中如果有不对的地方,还请指正!


第一章


第二章




                                                   第三章


一直到进入石板神庙的时候,SETO还是没能从震惊中回过神。


他知道自己得罪了主考官,当场被踢出去的可能性非常高,可他就是不服气;他比所有人都要优秀,胜利理所应当是属于自己的。


但是随着主考官越来越明显的刁难,SETO难免力不从心,就在他以为自己要完蛋的时候,传闻中的大神官竟然会出现在这里,还把自己带走了。


那么,这位大神官的目的是什么?


SETO原本就很紧绷的神经更加无法松懈,他戒备的看着走在前面的大神官,眼角的余光四下查探着周围,试图找到逃生的路线。自小生长的环境让他多疑,无法轻易相信别人。


然而这一切的打算都在进入神殿之时被终结了。


SETO是第一次进入石板的神殿,当他看到四面的墙跟天顶上都布满了密密麻麻的神圣石板时,内心的震撼让他把内心纠结的事都忘了,眼中只剩下了惊叹。


曾经在下埃及的神殿里收藏的书籍里阅读过,王宫的西侧建造着巨大的石板神殿,里面存放着足以撼天动地的神魔之力。


那是埃及远古的魔术师穷尽智慧与岁月创造出来的奇迹。


神殿中隐隐溢出的魔力让SETO的身体因为兴奋而在微微颤抖。


如果我……


他望向大神官,眼中带了丝敬畏。


……也可以操纵它们吧……


 


“这里是石板的神殿。”直隶于法老的大神官一字一句的说道,“我是这里的守护者,Aknadin。孩子,你叫什么名字?”


SETO略微犹豫了一下,答道:“学生名叫SETO。”


他现在还是学徒的身份,面对这位大神官,自称学生没有不妥。


“SETO……”石板神殿的守护者喃喃重复了一遍之后,又问道,“你可知错?”


不提还好,一提SETO就怒火中烧。


“学生何错之有?”


“你是为什么会来到这里?”Aknadin没有回答SETO,反而又问了他一个问题。


“……是为了成为神官。”


“那神官又是什么?”


“神官是侍奉神的仆人。”


“既然神官是侍奉神的仆人,那么应该保持怎么样的态度?”


SETO明白了Aknadin的意思,低下头答道:“应该时刻保持着谦卑,敬畏的态度。”


“看来还是有认真学习的,那方才为何对主考官咄咄逼人,毫不退让?要知道,他刚才在劝架的时候还是帮了你的。”


SETO没有做声。


见到SETO这幅模样,Aknadin声音不禁放软了些,“如果不是我及时出现,你就要再等三年才能参加选拔,而你这一年失态的行为并不能保证你下一次选拔还会这么顺利。侍奉神明的神官,品德必须经得起考验。”


SETO暗自握紧了拳头。他明白自己是有多幸运,正好碰上这位石板神殿的守护者出现为自己解了围,若是就这样被赶回下埃及的话,他要如何面对母亲?如何面对那些嘲笑他的人?


“……为何您要帮我呢……?”


“你是个有天赋的孩子,老夫不希望你就此埋没。”Aknadin顿了顿,“只是,你要克制住自己的脾气,等你以后成为大神官,为法老效忠时,若还是这样,那老夫是绝对不会让你成为神官的。”


SETO喜出望外,Aknadin的话为他描绘出了一个光明的未来,原本的目标有了更清晰的奋斗方向。


他恭恭敬敬的对Aknadin行了一个大礼。


“学生SETO,定不会辜负老师的一番苦心。”


 


“殿下。”Mahad今日依照惯例入宫,在书房里见到了ATEM。


“Mahad,你可算来了。”正在犯愁看不进纸莎草卷的ATEM看到Mahad眼睛一亮,一把把面前的纸莎草卷推到了一边,清理出一片空间,“今天有什么有趣的事吗?”


“再有几日就是殿下的生辰,宫里宫外都在为您的生辰做准备呢。”


“宫外很热闹?”ATEM听着蠢蠢欲动。


“是的。”Mahad看到ATEM脸上完全没有掩饰的表情时,顿时后悔说了刚才的话。


“Mahad,我们出宫吧。”ATEM拿出了埃及王子应有的果断,迅速做出了决定。


“出……出宫?”


“对啊,我的生辰快到了,不是应该出宫与民同乐吗?”石榴红的眼睛一眨一眨的,认真严肃的模样仿佛在说着一件再正经不过的事。


我的殿下,您到底是怎么把这两件事联系在一起的……


Mahad哭笑不得,委婉的劝阻道:“殿下,此刻出宫,并不太妥当。”


ATEM恹恹的坐回椅子上,“可是闷在宫里无事可做,好无聊。”


拉神在上,殿下,桌上堆成两堆的纸莎草卷您就这样无视掉了吗?


可惜这些话不能说出口,好在Mahad已经有了经验,知道怎么安抚年幼的王子。


“殿下最近不是在学习文字了吗?不如臣下拿些比较有趣的内容给殿下阅读?”


ATEM歪着头,认真思考了一下,勉强同意了Mahad的提议,“好吧,Mahad觉得有趣的,应该不会差到哪里去。”


“能得到殿下的肯定,是臣下的荣幸。”Mahad微笑着,把ATEM刚才弄乱的纸莎草卷整理好,眼中满是宠溺和温柔。



评论
热度(33)
  1. 眠兔轻风静雨 转载了此文字
© 眠兔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