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遠在冬眠(不太常更新意味)

初代YGO(海闇)、FA(焰鋼)、DGM(神亞)、NO.6(鼠苑)、K(金銀黑白)。
恩...其實還可以吃很多東西啦(喂)
 

【YGO海闇】拂曉抵達(四)

第四章是由眠兔我執筆,拂曉抵達是由我和  @轻风静雨  合作完成,文裡所有的內容都是我們兩人商討之後得出的結論,如果有什麼不對的地方,還請指正。


010203


第四章


作為埃及的的下任繼承者,Aknamkanon王的獨子,未來的法老-Atem的生日宴會自然是無比盛大。


古埃及的宴會通常自下午開始,國內外顯赫的貴賓們已經陸續抵達,奴僕們忙著將豐盛的美食抬進會場招待這些衣著光鮮的貴客。


燒烤過後香氣騰騰、還滴落著油脂的牛、豬、鴿子,精心釀製的香醇啤酒,堆的如小山般的烤麵包,還有揉製了蜂蜜與椰棗的甜蜜糕點。


宮廷的樂師演奏起豎琴,年輕的舞女們如蝶般輕盈,輕巧的舞進會場。

她們容貌姣好而年輕,穿著薄如輕紗的舞衣跳著舞,赤/裸的上身玲瓏有緻,身段柔軟而靈活,烏黑的長髮和身上的首飾隨著音樂而舞動。


人們開懷的大笑,端起酒杯品嘗著如血般鮮紅的葡萄酒(*1),敬祝女神哈托爾,讚美Aknamkanon法老統治的埃及富饒而強盛,也祝福小王子的未來一片光明!






Seto對盛大的宴會不陌生,畢竟下埃及的貴族圈也熱愛此道,或者應該說,有哪個埃及子民不愛熱鬧?畢竟喜愛美酒與歡騰的根性似乎遠從神話時代的眾神身上就所見端倪。


可惜Seto就是個不喜歡宴會的人。他在下埃及時受邀參加宴會,總會有一些貴族子弟自恃身份對他冷嘲熱諷。礙著母親尷尬的身份,他只能忍耐下來。而那些大貴族們在酒精浸染下的放/浪形骸,也令Seto不喜。


Seto是個自製力極強的人,他看不起那些在酒精的操控下放任自己的人。尤其是某些貴族醉酒後的種種失態,讓他對貴族這種存在並沒有任何好感。



「喲~這不是最近的大紅人Seto嗎?」

一個討厭的聲音從腦後傳來,Seto回頭,果不其然,說話的人是上次考試時和他起衝突那幾個孩子之一,聽聞他的父親在首都是個相當有勢力的貴族,這次見習神官選拔的失敗想必讓家族丟了不少面子。



「你是來挽回僅剩不多的自尊的話,我勸你還是不要自討沒趣。」

Seto自認為勸誡的話顯然對對方不起任何作用。


「你!你這傢夥!明明是個鄉巴---」惱羞成怒的年輕貴族子弟失去了理智,羞辱的話剛要出口,就被一個蒼老的聲音打斷了。


「Seto,我的學生,來到老夫身邊。法老要召見你。」

Aknadin不知道什麼時候走到了年輕貴族的身後,明明臉上沒有任何怒意,卻帶著一種壓迫感。


年輕貴族的冷汗一下就出來了,沒有當場跪下是他身為貴族的尊嚴在勉強堅持著。


「好的,老師。」Seto分外優雅的對這位年輕貴族輕輕頷首,做足了禮儀,才跟在Aknadin身後離開。

直到這對師徒走遠後,年輕貴族再也支援不住,撲通一下跪坐在了地上。






「Mahad,那就是我的堂兄嗎?」


其實早在宴會開始不久,Atem就注意到了Seto,Seto被那些年輕貴族為難的情形也全都落入了他的眼中。


原本還以為會打起來呢,真是有點遺憾。Atem唯恐天下不亂的想著。

不過在看到Seto離開時的頷首,以及眼神中對那名可憐的貴族毫不掩飾的輕蔑時,又覺得有趣起來。


Seto眼中的蔑視不單單是針對那名年輕貴族,而是所謂貴族這種存在,讓他看不起。


看來這位堂兄在下埃及的經歷並不那麼簡單呢。



「王子,時間…」


「知道了、知道了…」

Atem掃興的擺了擺手。







Seto被領到法老面前時,他依照禮節跪在王的跟前。

這時他聽見了王的聲音。


「我的侄兒Seto,抬起你的頭來。」


這是他第一次面見Aknamkanon法老,也是他血緣上的叔父。


Aknamkanon法老坐在高出好幾個階梯的王座上,顯出法老的威嚴。身為埃及王子的Atem站在下一級的臺階上。

象徵王子身份的首飾襯托著他尊貴的身份。如石榴般赤紅的眼眸透出聰慧的靈氣,此刻正好奇的打量著Seto。


「Aknadin告訴了我你在考試時的表現,年紀輕輕就有這種成就,真是天賦異稟。」


Seto將視線從Atem身上收回,垂下視線謙遜的表示:「陛下謬贊了。」


「聽聞你才從下埃及上來,你的母親可別來無恙?」


「回陛下的話,母親身體很好,雖身在下埃及,母親也十分掛念王都的一切。」


「那就好,今天是個值得慶賀的日子…不僅是我兒Atem生辰之日,也是你這個重要的王家成員重回上埃及的日子。」

法老話音剛落,一旁的侍從立刻將一份黃金打造的飾物捧上前來,那是一個用黃金製成的眼鏡蛇飾品,是皇室中人的身份象徵。


「既然通過了考試,又被Aknadin大神官親自教導,那就努力學習,將來以大神官的身份好好輔佐我兒。」


「是,陛下。」Seto面色平靜的接過了法老的賞賜。如此沉穩大氣的表現,讓在場的貴族不得不重新審視起Seto來。


一直在旁邊默默看著沒有出聲的Aknadin緩緩的垂下頭,掩住了他複雜的眼神。

他身為父親為自己不能相認的兒子而自豪,卻也擔憂自己年輕氣盛的孩子將來會深陷王宮中的暗潮洶湧--他的黃金眼掃過台階上的Atem--你也……




法老又與Seto聊了幾句後,才讓他離開。

Aknadin領著Seto跟幾位舊友打招呼時,陸續有幾位年輕的見習神官來向Aknadin請安。其中Isis、Shada、Karim這三位,是見習神官中最優秀的。


Aknadin依序為Seto介紹:「Seto,這位是Isis,正在伊西斯女神神廟見習,現任的千年首飾持有者是她的母親。」


Isis是一位容貌清麗的女孩,雖然只比他大幾歲,但是一雙眼睛有超越她年齡的沉穩,良好的儀態顯示她悠久的神官家系出身。


「Seto,他們都會是你的前輩,你應當以他們為榜樣用心學習。」


「是的,老師。」


「Aknadin大人,剛剛還沒來的及向您問候。」Mahad穿過一群人前來向Aknadin問安,比起大多衣著華麗的貴族賓客,身段修長,服飾簡潔的只配戴少許首飾的Mahad顯得特別出眾。


「是Mahad啊,老夫也很久沒見到你了。最近精靈的修練還順利?」


「托大人的福,一切都很順利。」


「Seto,這是Mahad。」Aknadin說:「出身將軍世家,但繼承了母系神官家族的魔力,現在正在進行神官的修練,同時也是王子殿下的護衛。」


「幸會,我是Mahad。」Mahad向Seto行了一個同行之間的禮,「同為見習神官,希望我們一起努---唔!」

突然一股力量撞在Mahad腰上,Mahad差點一個不穩也撞在Seto身上!


「Mahad!!你竟然丟下我!」一雙小手環在Mahad腰上,Atem有點氣結的睜著一雙大眼睛抱怨起來:「我不想難得的宴會還要聽父王說教啊!」



tbc


*1、相傳太陽神拉因為不滿地上的人不崇/拜自己,就讓哈托爾女神去懲戒人類,結果這位女神失控了,人類被殺的瀕臨絕種,拉神只好用葡萄酒染紅大地,讓女神以為大地已經染滿鮮血,女神飲下以為是血的葡萄酒醉倒了才停止殺戮人間。*哈托爾女神有殘/暴的一面但同時也是美麗和宴會的雙面女神。埃及的神明通常都挺亦正亦邪的~


评论(3)
热度(39)
  1. 改开废物2.0眠兔 转载了此文字
  2. 轻风静雨眠兔 转载了此文字
© 眠兔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