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遠在冬眠(不太常更新意味)

初代YGO(海闇)、FA(焰鋼)、DGM(神亞)、NO.6(鼠苑)、K(金銀黑白)。
恩...其實還可以吃很多東西啦(喂)
 

拂晓抵达(五)

轻风静雨:

与 @眠兔 合作的文更新啦!人物是高桥爸爸的,OOC属于我们。如果文中有不对的地方,还请指正。


01 02 03 04




                                            第五章


“殿下,臣下没有丢下您。”Mahad无奈的苦笑,也不挣扎任由ATEM抓着自己。


“拉神与您同在,殿下。”其余人等纷纷对ATEM行礼。


“免礼。”ATEM随意的抬起手,“Mahad,快点跟我去父王那里,他正在会见其他宾客呢。”ATEM拉着Mahad就要离开。


“殿下您慢点……小心脚下……”Mahad只能被ATEM牵着离开。


“放心啦Mahad。”走在前面的ATEM回应Mahad时,目光恰巧落在了维持着行礼姿势的SETO身上。


虽然只是一瞬间,像是察觉到了ATEM的视线,SETO正好抬起头,两人的视线交集在了一起。时间宛如静止,冰蓝色与石榴红瞬间碰撞在一起,擦出了旁人无法察觉的火花。


仿佛是经历了无数的轮回,


超越了生与死的极限,


等候了千年的时光,


只为这一刻的眼神交汇。


我们终于相遇。


一个古老的声音在轻声叹息。


SETO垂下眼帘,ATEM也收回了自己的目光。


随着ATEM的渐行渐远,SETO忽然有种莫名的心慌,他猛然抬首,却再也看不到那抹身影。


在很久以后,SETO回想起这一幕寂静无声的交流时,才明白,他跟ATEM的命运,早就在这一刻交织在了一起。


这是连神都无法预测的棋局,一场注定无法挽回的悲剧,便是在此刻拉开了序幕。


 


见习神官的授予仪式在太阳神庙举行,由神官之首的Aknadin大神官举行。按照传统,在拉的见证下,年轻的见习神官们在拉的神像前宣誓,自己永远是拉忠心的仆人,并誓死追随法老。


SETO换上了见习神官的服饰,头上戴着法老前些日子赏赐下来的眼镜蛇饰品,从这一刻起,他就是见习神官——SETO了。


在现世,他以凡人之躯在神庙侍奉拉,为法老服务,以便死后能追随法老获得永生。这是许多神官们追求的终极目标。


不过,对SETO来说,这是他人生中至关重要的一步。走出了这一步,他的人生将会彻底改变。他会得到梦寐以求的力量。


至于结局如何,那也是死后的事情了。


这一届获得见习神官位置的只有SETO一人,又有之前流传出的一些消息,可说是见习神官中最受瞩目的了。


即使有其他见习神官不服,却因为其身份不敢表现出来。加上先前法老在王子的生日宴会上说过的话,只要SETO未来不犯下什么不可饶恕的错,就是板上钉钉的未来的大神官之一。


不过,身为当事人的SETO,可不是这样想的。


他看到的,是更为暗潮汹涌的部分。只是,这些就不足为外人道了。


 


授予仪式结束后,SETO本来应该跟随Aknadin离开,不料被因为好奇来观看仪式的ATEM叫住了。


“SETO……堂兄?”


SETO停下脚步,回头。


“拉神与您同在,殿下。”SETO面无表情的行礼。


“恭喜你成为见习神官。”ATEM眉眼弯弯,笑起来的样子可爱极了。


不得不说,ATEM的这句道贺很是时候,SETO眉眼间的神色都柔和了不少。


“多谢殿下。”


“既然成为了见习神官,想不想再进一步?”ATEM突然凑近SETO,眉眼间透出一种孩子气的狡黠。


“殿下的意思是?”SETO挑眉。


“做我的近侍,怎么样?”ATEM一脸天真无邪,完全不知道他的这个提议会引发怎么样的后果。


一旁的Mahad想出声劝阻,可犹豫了一下,还是把到嘴边的话咽了回去。


“殿下,臣下只对法老效忠。”SETO的回答让Mahad略微松口气。


ATEM怔了怔,仿佛不相信自己听到的答案。他转过身,没好气的说道,“Mahad,我们回去吧。”


“是,殿下。”Mahad略带感激的看了SETO一眼,跟在ATEM身后离开了。


SETO目送两人离开后,眼神一沉。


ATEM刚才的提议有几分真心在里面他不清楚,可他知道,自己不能应下来;即使这个位置充满了诱惑。


他现在是大神官Aknadin的弟子,同时也是埃及王子的堂兄,有着尊贵无比的皇室血统。


在这个阶级森严的国家,他的出身的确会在某方面给自己带来便利,但这是一把双刃剑,说不定有一天这个身份会给他带来灾难。


但是只有力量,只有力量是不会伤害到自己的。


眼下,他选择成为了神官,辅佐法老,那就只能在这条路上走下去。他要头脑清晰的时刻保持中立,才能保证他处于超然的位置上,且他必须成为Aknadin的得意弟子,因为,这才是他最大的依仗。


直到,他获得属于自己的力量……


至于跟那些装模作样的贵族拉帮结派?SETO一向不屑如此,不光弄得一身腥不说,还很有可能失去神官之位。他才不会做出这么愚蠢的事。


只是,不知道ATEM刚才那个提议究竟是有意还是无意……


若是有意,可见这位年仅五岁的王子心思深沉,看到了自己对王位的威胁,于是出言试探。若是无意……那只能说法老把他保护得太好,以后有得他哭的。


 


与此同时,另一边的ATEM,正在跟Mahad抱怨。


“Mahad,SETO也太无礼了,说什么只对法老效忠,他是看不起我吗?”ATEM气得小脸通红,脚下的步伐重重的踩着,沙土都扬了起来。


如果忽略掉ATEM被尘土弄脏的脚和皱起的眉头,他脸鼓起来的样子可爱得不行,看着就很想捏一捏。


“殿下,您是要听实话还是假话?”Mahad语气难得的带了丝轻快。


ATEM阴沉沉的看着Mahad,“Mahad,你好像很高兴?”


“殿下,您多心了。”Mahad微笑。


“好啦好啦!”ATEM嘟起嘴,“你不用拐着弯来念叨我,以后我会认真点学习的,行了吧。”还是很不服气。


“殿下能这样想,再好不过了。”Mahad满脸欣慰。


“Mahad你果然在幸灾乐祸!”






PS:


有小伙伴提到了关于上下埃及的事,这里做个简短的说明。埃及自古以来就分为上埃及跟下埃及。法老所在的为上埃及,下埃及一般由法老指派的人统治。但上下埃及民情风俗相差很大,经常会有分歧,所以上下埃及一向政见不合,偶尔会发生内战什么的。这就是塞特为什么在下埃及过得不好的缘故啦~

评论
热度(37)
  1. 眠兔轻风静雨 转载了此文字
© 眠兔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