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遠在冬眠(不太常更新意味)

初代YGO(海闇)、FA(焰鋼)、DGM(神亞)、NO.6(鼠苑)、K(金銀黑白)。
恩...其實還可以吃很多東西啦(喂)
 

【YGO海闇】拂曉抵達(六)

第六章是由眠兔我執筆,拂曉抵達是由我和  @轻风静雨  合作完成,文裡所有的內容都是我們兩人商討之後得出的結論,如果有什麼不對的地方,還請指正。


0102030405



第六章

 

 

「Mahad,你最近有心事?」

 

15歲的Mahad有點無奈,自幼和老師的關係比自己的生父還要親暱,自己的一點小心思都瞞不過老師。

「老師您真是敏銳。」

 

「呵呵呵…老夫我好歹比你活了幾十年,優秀的徒弟有煩惱我很樂意指點迷津的。」

 

「…嗯…假如…我是說假如…有一個人喜歡上了一位非常優秀的人,無時無刻都非常的在意…但是雙方身份過份懸殊,一方覺得自己配不上他…」

Mahad覺得自己越說越尷尬:「…這樣幾乎不可能有結果的感情,那個人該如何去向對方傾訴…」

說完後連Mahad都覺得這樣表達太幼稚了,老師肯定會笑話自己。

 

「Mahad…人的語言是有魔力的,是能傳達心與靈魂的咒語。」老師和藹地說:「感情這種事,不說出來對方有時候是不會明白的,語言就是為此存在。」

 

但是那個人……

Mahad不知道該從何說起,只能保持沉默。

可能是看到弟子的臉色依舊不好,老師隱約猜到了一些,又說道:「如果這是份不能宣之於口的感情,那麼就只能埋藏在心底,默默守護。」

 

「默默…守護嗎?」

Mahad眼睛微微發亮。

「老師,我知道該怎麼做了。謝謝您。」

 

 

☥☥☥☥☥☥

 

 

「Seto,聽說今天的市集有許多國外來的新東西,我們一起去看看吧。」

年幼的王子興致勃勃的對Seto說道。

 

「臣還在處理老師留給臣的課題,殿下。」Seto正好抄完一卷紙莎草卷的內容,按順序放好,再拿出一卷空白的紙莎草卷繼續撰寫,「您為什麼不去找Mahad,想必他更樂意帶您去市集。」

 

「Mahad已經被選定為千年神器的下一任繼任者,沒那麼多時間陪我玩了。」Atem撇撇嘴。

 

「臣的時間也不是用來陪您玩的。」Seto嘴上毫不客氣的說著,心裡卻莫名的浮起一絲焦躁。

距離他成為Aknadin的弟子已經五年了。這五年來,他的努力和刻苦都被看在眼中。所有人對他的天賦都贊口不絕,可是,他知道,那還遠遠不夠。

 

要知道,去年Mahad以16歲的年紀成功的喚出了自己的精靈——幻象的魔術師。這只精靈的級別很高,符合人們對Mahad的一貫定義——優秀,強大。

Seto自認自己心中的精靈不會輸給Mahad,可是,他的精靈現在連個影子都還沒有。

 

雖然Aknadin老師說自己還在學習中,切勿過分焦躁,應該把心思集中在靈魂的鍛煉和心性的磨練上,不然適得其反。

 

他不認為自己內心滋長的情緒是羨慕或嫉妒,那是弱者才會有的情緒。

只是Mahad--

那個老是擺著一張聖人面孔的Mahad…

他跟那個傢夥就是非常不對盤……

 

「Seto,你這裡寫錯了。」

 

聽到Atem的提醒,走神了的Seto才發現自己把內容抄錯了。只是……Seto看了Atem一眼,這裡的內容涉及到了一些高深的理論,沒有經過學習,是看不出的。

「看來殿下最近有在用功呢。」

 

Atem聽了,頓時不服氣的說道:「在你眼裡我就那麼沒用嗎?我可是未來的法老!」

 

「殿下是法老的獨子,自然會繼承王位。」

 

「你……將來我一定讓你對我規規矩矩的行禮!」Atem說完,氣呼呼的走了。

 

Seto目送Atem離開,面無表情的把手中報廢的紙莎草卷扔掉,重新拿出一卷新的紙莎草卷,繼續他未完成的課題。

 

 

☥☥☥☥☥☥

 

 

剛結束了當日的祭祀活動,Mahad正回到辦公的地方繼續處理公務時,有個祭司進來通報:「Mahad大人,王宮那邊有份要給Shepherth大神官的文書。」

 

「將文書交給我吧,Shepherth大神官身體報恙,我會轉達的。」

Mahad收下了文書後,看到其他堆的老高的莎草紙有點頭疼,盤算著自己要花多少時間處理完今日的工作,然後才能到Shepherth老師家裡。

 

自己於去年成功喚醒了體內的精靈,正式成為了神器的下一任繼承者。

他的老師兼現任千年輪的持有者——Shepherth大神官表示,自己的年紀大了,希望Mahad能潛心修練,雖然16歲早了點,但或許過不了多久就必須接受神器的試煉了。

結果一語成讖,數月後老師的健康開始漸漸出了問題。

 

千年輪是可以探索人心邪念的的神器,和首飾的持有者一樣某種程度是護衛王國、能提前發現危機的重要力量!

 

最近3個月因為老師倒下了,王墓遭盜賊破壞的情況日益加重,不光自己的工作量爆增,警衛團代理的職位也讓他忙得不可開交。

 

但這些都還不是讓他最憂心的。

 

 

☥☥☥☥☥☥

 

 

傍晚的時候,Mahad帶著要向老師匯報的文書前往老師的住處。

才剛走近老師居住的寢室,就看見一個端著藥碗的僕人滿臉是血的出來。本來相當注重言行舉止的老師,如今變的越來越疑神疑鬼,稍微有點動靜就厲聲斥責,到底是如何的重病讓人性情大變?

 

神啊,這是您給自己僕人的試練嗎?

 

 

 

「老師,我是Mahad,我來向您請安了。」

房裡沒點燈,不能很明顯的視物。

 

「老師?」

 

「... Mahad...嗎?」

他的老師坐在床沿,披頭散髮的,手裡捧著他掛在胸前的千年輪,正眼都沒瞧自己的學生。

 

房間有點混亂,很多物品都被隨意或粗暴的掃在地上,Mahad還不小心踢到了一個砸成兩半的盒子。或許剛剛的僕人就是被這個盒子打破了額頭。

 

「老師,房裡太暗了,我喚人替您點上燈火好嗎?」

 

「不...不要...老夫喜歡這樣。黑暗使人平靜,且能看到更多真相啊...」

 

「是的,那老師的身體有好些了嗎?」

 

「哼…還能怎麼壞啊……」

老師咕噥著,眼光卻還是沒離開手中的千年輪。

 

「老師病情如沒有繼續惡化那必定能好轉的…沒有老師的千年輪,要完全預測哪裡會遭盜賊入侵很是困難…」

Mahad拿出記事的泥刻版,逐字匯報:「不過幾日前加強了王墓的守備兵力算是有了成果,總算在盜賊入侵前得以制止,罪人將被判處7年以上的重勞動--」

 

「…人心…滋長出黑暗…」

 

「呃…老師?」

 

「…它們夜夜折磨我…」

 

「…老師我聽不清您的聲音…請問您是在說…」

 

Shepherth抱著腦袋呻吟起來:「…克…雷…的…亡靈…在向我索命…」

 

「老、老師!?您怎麼了?!我去喚醫--」

 

Mahad正想往外喚人進來,卻被Shepherth捉住肩膀,力道過強指甲直接紮進肉裡讓他倒抽了一口冷氣!

 

「…Mahad--」

Shepherth目露兇光的神色讓Mahad背脊發涼。

「--神官的職責是什麼!?」

 

…那已經…不是人類的眼神了…

 

 

「侍奉神明…守、守護王權。老師…」

 

 

像是聽到了滿意的答案,Shepherth露出了一個釋然的微笑。

「Mahad,我最優秀的弟子。這是身為老師的我給你最後的一個題目。」

 

「老……老師?」Mahad心底忽然升起一種難以言明的恐懼。

 

「殺,了,我!」Shepherth像是用盡了最後的力氣,一字一句的說完了這句話。最後頹然脫力,倒在了地上。

 

Mahad呆立當場,他低頭看著躺在地上動也不動的老師,心裡的恐懼逐漸擴大。

「老師……老師……」

 

Mahad撲倒在Shepherth的旁邊,顫抖著雙手想把老師從冰涼的地面上扶起來。不料失去了意識的老人突然暴起,掐住了弟子的脖子。力道之大,Mahad竟然無法掙紮。

 

「老……師……」Mahad抓住Shepherth的雙手,呼吸漸漸急促,掌心下的手臂枯瘦如柴,卻帶著驚人的,令人不能反抗的力氣。

 

老人的眼睛失去了神采,空洞的眼神讓Mahad意識到自己的老師被邪惡的東西控制住了。

所以之前不是病重,而是老師在跟邪惡抗爭?

 

「老師……堅持……堅持您的……信念……」Mahad努力開口,他說出的話只有氣聲,幾不可聞。

 

可惜他的話語沒有傳達到,老人的手仍然死死扣著Mahad的脖子。

Mahad的意識開始模糊,想到自己要死在敬愛的老師手上,Mahad的內心忽然不再恐慌,他慢慢鬆開了手,閉上眼,等著那一刻的來臨。溫熱的淚水沿著他的臉頰緩緩滑落,滴在了老人的手上。

 

脖子上的鉗制猛然鬆開,大量的空氣流進肺裡,引起Mahad劇烈的咳嗽。

 

「老……師……?」

 

老人的眼裡恢復了清明,「殺了我!我的愛徒,快殺了我!別忘了,你要保護王權!」瞬間,眼裡的清明消失了,想要撲上去再度對Mahad下手。

 

聽到「王權」這個詞語,Mahad腦海中閃過Atem的身影,身體下意識的動了起來。

他抓起扔在一旁的青銅短劍,直直的刺入了老師的胸膛裡。殷紅的鮮血迅速湧出,染紅了Shepherth大神官身上潔白的神官袍。

 

「幹得好……我的學生……」Shepherth咳出一口血,看向Mahad的眼神充滿了慈愛,那是他最疼愛的弟子。他的弟子是如此的優秀,出色,他為他驕傲。

 

「老師……」Mahad抱住了老人,壓抑的哭泣聲讓大神官心疼不已。

 

「好孩子……你是老師的……驕傲……」老人吃力的抬起手,輕輕放在愛徒的背上,「別哭……」

 

Mahad感受懷裡的人猛地一重,「老師?」瑪哈德輕聲叫道。

老人沒有反應。

「老師!」Mahad再也克制不住,放聲痛哭。

Shepherth大神官沒有子女,所以他一直把Mahad當做親子來教導,傾盡所有,毫不保留;可以說,Mahad在這位慈祥的老人身上得到了最深沉的愛。

 

但是,他最敬愛的老師,死在了他的手上,只因為他要保護更重要的事物。

 

長久以來鍛煉出來的自制力讓Mahad的情緒不再失控,他努力止住了哭泣,把老師的遺體抱回床上。這時,被他遺忘的千年輪突然有了劇烈的反應,5支指針沒有規律的晃動著,發出了詭異的光。

 

Mahad遲疑了一下,拾起了神器。

本以為是金屬製的神器卻一點都不冰涼反而滾燙無比!

高溫好似要燙傷他的手指,他下意識地想甩開卻被一股力量驅使著更加握緊了神器。

 

刺痛的感覺自手掌蔓延到手臂,最後來到了他的腦袋,暈眩和作嘔感襲擊了他的感官。

 

周圍的溫度開始高升,

他聽到了刀刃相交的碰撞聲,

男女老幼痛苦的哀嚎,

然後是液體沸騰的聲音…

 

自身像是被跩進了黑暗中不停下墜,

越來越深、越來越深…

 

【…去…找王族…復仇!劊子手…殺…殺…】

 

周圍的黑暗隱藏著一雙雙憤怒的眼睛…

呢喃著惡毒的詛咒!

 

 

當Mahad一度以為自己會墜落至冥府…

突然一個冰冷的聲音闖進他的腦袋--

 

【…已經榨乾了那個糟老頭……】

【…現在…你也成為我的奴僕吧…】

【…許願吧…年輕的…羔羊…】

 

 

 

「不!!!!」

Mahad不知哪裡生出一股力量,在那可怕的黑暗充斥他的心靈前,用了極大的意志甩開了千年輪!

 

碰!!

這次千年輪被甩至更遠的角落,指針平靜了下來,光芒也黯淡了。

 

 

明明算是氣溫微涼的夜,Mahad卻汗濕了身上的衣物,濕髮黏在他的臉頰上,他的心臟猶如經歷了一場審判,被來回擠壓和切割般的疼。

 

他楞楞的望向老師在一旁的遺體,悲傷愧疚的心情被巨大的恐懼與不安取而代之。

 

這些守衛了王國的神器…到底是--

 

Tbc…

 

 

很感謝輕大的協助,我很不擅於描寫打/鬥場面,我倆來來回回修正了蠻多次的。還有這章的時間軸跳躍較快,所以做個簡單的註記:

 

*1.   第5章和第6章的時間間隔跨了5年,所以過了5年這時亞圖姆是10歲左右,塞特是14歲,馬哈特是17歲。

 

*2.   瑪哈特16歲時擁有精靈,獲得下任神器擁有者的資格。17歲時弒師。 


评论(4)
热度(33)
  1. 轻风静雨眠兔 转载了此文字
© 眠兔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