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遠在冬眠(不太常更新意味)

初代YGO(海闇)、FA(焰鋼)、DGM(神亞)、NO.6(鼠苑)、K(金銀黑白)。
恩...其實還可以吃很多東西啦(喂)
 

拂晓抵达(七)

轻风静雨:

此文是由我与 @眠兔 合写的,文中所有内容都是我们两人讨论出来的结果。人物是高桥爸爸的,OOC是属于我们的。如果文中有不对的地方,还请指正。




01  02  03  04  05  06






                                         第七章


当Mahad从Aknamkanon王手中接过千年轮的那一刻起,就成为了现任千年轮的持有者。他是年轻一辈中最先得到千年神器的神官,无可非议的最优秀者。


“Shepherth要是能看到这一幕,想必一定很高兴。”Simon大神官看向Mahad的目光既慈祥又欣慰。这孩子是他看着长大的,深知他的出众。Shepherth生病去世后,Mahad消沉了一段时间,现在能振作起来,Simon放心了不少。 


“Simon阁下过奖了。”一跃成为了身份尊贵的神官团成员之一,Mahad并没有表现出多大的喜悦,依然保持着自持与冷静。这份沉稳被其他人看在眼中,心中不由得暗暗点头。不愧是Shepherth亲手调教出来的弟子,光是这份心性,就远胜其他人了。


“今后好好履行你的职责,埃及的未来就担负在你们年轻人的肩上了。”Simon大神官嘱咐了几句后,便离开了神殿。


Mahad拒绝了他人参加宴会的邀请,原本打算独自离开的他,不想在回廊里碰上了应该跟着法老回宫的王子。


“殿下……”


“Mahad……”ATEM说不出任何道喜的话,望向Mahad的眼神充满了担忧。


Mahad上前两步,跪在了ATEM的面前。


“向拉神起誓,Mahad今后会用尽一切来守护殿下,守护埃及。”Mahad虔诚的凝视着眼前的人,用双手托起ATEM的左手放在唇边,在手背上轻轻印下一吻,“请诸神作证。”


“Mahad……你……”大约是没想到会是这样的发展,ATEM一时间忘记把手收了回去。


“殿下。”Mahad站起身,脸上是ATEM熟悉的,令人安心的微笑,“臣没事,不必担心。”


尽管还是有些不安,但对Mahad一向全然信任的ATEM还是点点头:“那就好。”


Mahad的目光更为柔和,松开了ATEM的手:“殿下,臣送您回宫吧。”


“嗯,好。”ATEM难得的没有提出要去市集的意见,在Mahad的护送下回到了王宫。


 


或许是被Mahad的事影响,ATEM终于肯静下心认真学习了。只是两年的时间,就已经跟上其他人的进度了。他原本天赋就高,只要肯用功,那些都不是难事。


见到独子终于有点继承人的自觉,Aknamkanon心下宽慰不少。大约是没有人与ATEM竞争的缘故,他自小就过得一帆风顺,没吃过什么苦,更没受过委屈,便养成了现在这种天真烂漫的性子。


如今Mahad的事让爱子成熟了不少,虽然很残酷,但能够成长,就是好事。


既然如此……Aknamkanon取出一卷空白的纸莎草卷,在上面写下几个名字,是时候考虑一下王子妃的人选了。虽然儿子还年轻,但有了家庭的话,会更早成为独当一面的男人吧。


“陛下。”一名神官走进来。她是现任千年首饰的持有者——Henuta。


“何事?”Aknamkanon注意到Henuta的面色非常凝重。


“陛下,千年首饰向臣发出了警示。臣看到一个黑影从蛇的肚子窜出,升至天空,化为了笼罩天地的黑暗。黑暗企图吞噬太阳,太阳在与黑暗的斗争中崩碎,化为了无数光点。”


“你说什么?!”Aknamkanon从座位上起身,Henuta立刻跪在了地上。


“臣不敢耽搁,所以立刻就来向您汇报了。”


“那可有解决之法?”Aknamkanon追问道。


“……王子……王子殿下是唯一的希望之光。”


“王子……”Aknamkanon跌坐回椅子上,“那孩子……才十二岁……怎么可以……”


Henuta跪在地上没有说话。


“你下去吧……”Aknamkanon挥手示意Henuta退下,他靠在椅背上,伸手抚摸着胸前的神器,整个人看起来苍老了许多。


过了会,他唤来下仆。


“让Mahad大神官来见我。”


这场谈话究竟说了什么无从得知,只知道Mahad大神官离开王宫后,Aknamkanon王就下了一道旨意,让年仅十二岁的王子ATEM以维西尔的身份前往下埃及,Mahad大神官与其他神官随行。


ATEM出发当天,法老亲自送行。直到爱子搭乘的船只消失在视野中,Aknamkanon仍然不肯回去。


Simon看到Aknamkanon如此不舍的模样,叹口气,说道:“既然这么舍不得,为什么又让他去呢?”


听到这话,Aknamkanon这才收回目光,摇头道:“时间已经不多了……希望他能快点成长起来,我才能放心把埃及交给他。”


“王子身上有法老的血脉,将来也会是一名出色的君主。”Simon安慰道。


Aknamkanon嘴唇动了动,还是没说出话来。自从他得知了关于未来的警示后,一直心神不宁。总有个声音在催促他,快点,快点,快点。


时间忽然一下就不够用了,他从未发现时间能过得这么快,可他别无选择。


“回去吧。”Aknamkanon最后看了一眼儿子离开的方向,转身朝着王宫走去。


任谁也不会想到,这一面,就成了父子的永别。


 


埃及自古以来就有上下埃及之分,在Menes尚未统一埃及之前,上下埃及就是两个完全不同的国家。上埃及的底比斯,下埃及的孟菲斯,一直都是对立的存在。甚至于文化习俗,宗教信仰都不相同,两边常常因此打起来。


直到Menes大帝的出现,才结束了这种分割的局面。然而,这种文化差异始终保存了下来。


通常为了安抚下埃及的贵族,法老大都会与下埃及的贵族联姻,然后再派遣维西尔去下埃及。当然,若是法老派来的维西尔不够强势,下埃及的贵族肯定借此生事,一旦下埃及脱离了掌控,法老的权威肯定会大打折扣。


听完Mahad的分析,ATEM倒是没什么负担的样子,笑嘻嘻的说道:“所以父王就是让我们去调教那些不听话的贵族是吧?”


“殿下这样理解,倒也无可厚非。”Mahad笑笑。


“虽然我知道下埃及与上埃及一向不合,不过没想到会这么严重……”ATEM的目光落在一旁默不作声的SETO身上,“SETO在下埃及生活的时候,想必吃了很多苦吧。”


“那是拉给予臣的磨练罢了。”SETO淡淡说道。


“话虽这么说,不过你放心,到了下埃及,看我给你出气。”ATEM拍拍SETO的肩,完全是个纨绔子弟的模样。


“殿下。”Mahad十分无奈。


“放心吧Mahad,我不会让他们抓到把柄的。”


“殿下……臣不是这个意思……”Mahad知道自己劝阻不了ATEM,只得同情起下埃及的官员们。


平静的生活已经要结束了,鸡飞狗跳的日子,从现在开始了。



评论(1)
热度(27)
  1. 眠兔轻风静雨 转载了此文字
© 眠兔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