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遠在冬眠(不太常更新意味)

初代YGO(海闇)、FA(焰鋼)、DGM(神亞)、NO.6(鼠苑)、K(金銀黑白)。
恩...其實還可以吃很多東西啦(喂)
 

【YGO海闇】拂曉抵達(八)

第八章是由眠兔我執筆,拂曉抵達是由我和  @轻风静雨  合作完成,文裡所有的內容都是我們兩人商討之後得出的結論,如果有什麼不對的地方,還請指正。

01020304050607

另外我要告白一下:輕你是My心之友XDDDDD

第八章

 

Atem到達下埃及後,將以維西爾的身份坐鎮下埃及。

 

下埃及一直和上埃及處於一種微妙的關係。

比起上埃及,位於尼羅河三角洲的下埃及其實更富饒。有不少下埃及祭司坐擁有大量的神廟領地以及奴/隸,儼然就是一副以國王自居的態度。

 

本來下埃及這幾年都在盤算著法老不會將年幼的王子送來當維西爾,搞不好有機會從下埃及挑選適任者。

結果現在的情況就是整個下埃及將給一個年僅12歲的小毛頭管理。下埃及的大貴族和祭司們多少心理是不平衡的。

 

 

☥☥☥☥☥☥

 

 

「Seto,外面的情況如何?」

當Seto獲准進入Atem做準備的房間時,只見Atem正被數名女官圍繞著。

 

女官們有的忙著在他手上塗抹香油,有的正小心的描繪眼線。一旁還有一名跪著的女官手捧了一個盤子,上面都是新打造的首飾。

 

「已經進入會場的Karim回報說沒有異狀。」

 

「希望等下能一切順利,下埃及的老狐狸真是有點難辦呢。」

當女官往Atem肩膀上披上披風,一切都準備完畢。

「Seto,你覺得怎麼樣?」

Atem張開雙手走到Seto面前,這是王子殿下第一次在下埃及露面,一定要保持著最完美的姿態展現在下埃及的臣民眼前。

 

畢竟是到下埃及就任維西爾的正式宴會,服飾顯得更加成熟正式,精心雕琢的黃金首飾鑲嵌著異國上供的寶石和珠玉,昭示著Atem尊貴無比的身份;右手的腕飾上刻有蓮花的紋樣,披風上繡著暗紋,香油的味道和衣服的熏香混在一起,形成了一股清新淡雅的氣息。

 

 

Seto突然感到眼前的Atem有點不一樣。

「臣覺得沒有問題。」

 

「太好了,Seto我們走吧,去會會那些老狐狸!」

 

 

☥☥☥☥☥☥

 

 

當晚下埃及的大貴族在自家的宅邸為了迎接王子殿下的到來,舉辦了一個盛大的接風洗塵宴。畢竟是下任的法老王,宴會的主人也不敢怠慢。

 

會場還舉行著擊劍的餘興競賽。兩個年輕貌美的少女,穿著清涼的服裝手持利劍互相比試著,少女香汗淋漓,身段靈活而養眼。隨著劍的相擊和碰撞,精湛的技藝讓現場觀眾看的大乎過癮。

 

「王子殿下,希望這一切您都還能滿意。」這次宴會的主人是當地有名的權貴,相傳還是王族的旁系分支,現在這大貴族臉上堆著像是貼上去的笑,既真誠又虛偽。

 

Atem輕笑著:「不必惶恐,這個宴會我十分滿意。」

他用眼神示意一旁的女官又往杯裡斟酒:「連酒都十分美味,下埃及的富饒真是讓我開了眼界。」

 

「殿下過獎了,知道您要來,這幾罈下埃及的好酒老臣自當拿出來為殿下接風啊!」

 

 

就在這時其中一名少女擊飛了對手的劍,擊劍表演正式結束,觀眾鼓譟歡騰了起來,現場的氣氛越來越熱烈。

 

 

宴會主人看著現場的氣氛似乎被炒熱了,就對Atem說:「只是坐著看表演挺無趣,不如換個有趣的遊戲?」

 

一旁的Mahad眉頭一皺,正想出聲阻止Atem就開口:「哦?什麼遊戲?」

 

宴會主人拍了拍手,示意下人去準備:「只是一個無傷大雅的小遊戲,我想王子殿下一定會覺得有趣的。」

 

只聽一陣輪子滾動的聲音,六個高壯的奴/隸推著兩個比成年男人還高的巨大水缸,緩慢的進入了會場。水缸飄出陣陣酒香,光聞到味道就讓人有些站不穩了。

 

 

大貴族開始解釋起了規則:「王子殿下,規則很簡單,這兩個大缸裡都裝滿了葡萄酒。」

 

首先,兩方的神官用自己的魔力擊破水缸的同時還要讓葡萄酒維持著水缸的形狀懸浮在眾人面前,看誰能堅持得久;如果魔力輸出不穩定,葡萄酒就會變了形狀,撒滿整個會場。

 

 

Atem聽完,不置可否:「葡萄酒可是獻給神的供品,萬一灑滿了整個會場可不好辦啊…」

 

「殿下是第一次來下埃及,老臣此舉也是想向殿下展示一下我下埃及神官的能力。」大貴族仍不死心:「殿下,您可要給我們這些臣子們一個展示的機會啊。」

 

「既然下埃及的諸位都有著這樣一份赤誠之心,不給個機會確實是殘忍了些。不過既然是友好切磋,我們不如換個方式。」Atem臉上的笑意越發的濃厚。

 

「哦?殿下有什麼好的建議?」

 

Atem看了一眼身旁的Mahad,Mahad微微頷首,擊掌兩聲,兩名女官捧著一大盆清水走進會場。

 

女官們將不同顏色的粉末各自加入水盆中,一盆水加入白色和藍色,另一盆則是黑色和綠色。然後拉開距離,將盆裡的水灑在地上。

 

「我的方式是——魔力操控。」

比試方法是兩方各自派出一人,用魔力控制地上的水,使其變成一幅畫,畫的圖案越精美,內容越複雜,越能顯示出魔力操控的精准度。

 

現場的眾人紛紛來了興致,說真是既高雅又有創意的比試內容,而且還能為宴會助興。宴會主人看觀眾們都很有興趣,也只好答應了。

他喚來一個年輕的神官,交代他好好表現,既要贏得漂亮,也不能讓初來乍到的王子輸得太難看。

 

 

Atem本來想讓Mahad去比試,但Seto卻主動上前:「殿下,這場比試請讓臣來吧。」

 

 

當Seto走到對手面前時,對手露出一個嘲諷的笑容,用只有他倆聽見的聲音說:「別來無恙啊,拖油瓶。」

這個下埃及的神官是他母親家族的人,自小就常帶頭欺侮羞辱他。

Seto嘴角掛著一抹嘲諷的笑容,沒有理會他。

 

 

 

「殿下…臣覺得派Seto去不妥啊。」Mahad低聲在Atem耳邊說:「那個神官應該是和Seto出自同一個母系家族,臣擔心Seto要是太急躁…」

 

「放心吧Mahad。」Atem將一顆葡萄扔進嘴裡:「他『可是』Seto啊!」

 

 

☥☥☥☥☥☥

 

 

Seto不愧是當年第一名考上的見習神官,一開始就展現了對魔力操控極其熟練的程度,一路遙遙領先。藍色的水在他的魔力下彷彿有了生命,不停的分開或聚攏,他用魔力分離出水中的藍色和白色粉末,整幅水畫顯的濃淡有緻。

 

 

對手目前進度比Seto差了一截,畢竟除了要用魔力繪製畫面,還要另外分神控制畫好的地方避免水構成的圖像崩潰。

 

他咬牙想著現在可是聚集著整個下埃及的達官貴人,要是自己輸給了這條跑到上埃及的野狗自己還能在下埃及混嗎?

他看著自己因為心急,有些地方的綠色和黑色粉末還混在一起,水畫顯得非常混濁骯髒。突然靈機一動,稍微放鬆了對魔力的控制,綠色的水開始脫離他的畫作,流到一旁的Seto那邊,瞬間藍色和白色構成的水被混進來的綠色弄髒了。

 

這傢伙還是和小時候一樣無恥……Seto面無表情的看了對方一眼,繼續完成眼前的畫。

 

對方笑嘻嘻的道歉:「唉呀真抱歉,剛才沒控制好,手滑了一下。」然後一臉幸災樂禍的繼續處理自己的作品,要分離出混進去的顏色得花一些時間,他要趁這時候迎頭趕上!

 

 

Seto看著被污染的藍色,正打算把綠色的水分離出去,這時他突然想起Atem手上的腕飾,嘴角微微上揚。

竟然自己把勝利送到我手上,那我就不客氣了。

 

他小心的將綠色的水一絲絲的抽出來,用最快的速度重新調整作品。就在對手只完成了作品的八成時,Seto後退兩步示意自己已經完成了畫作。

 

無人不被眼前的美麗畫面所震驚,藍色的水面上,一朵清雅的蓮花舒展著白色花瓣倚在綠色的葉子上,一滴露珠將落未落的掛在葉子邊緣,整幅畫充滿了生動的美感,叫人移不開眼。

 

眾人讚嘆著這是多麼細緻的作品,彷彿都能聞到花朵的清香。

而且在這個宴會上端出下埃及代表的蓮花,絕對是上埃及拋出的橄欖枝,是上埃及王室對下埃及的尊重。

 

 

獲勝的人毫無疑問是Seto神官,就在眾人還開心地討論著這場了不起的魔力比試,本應該因為部下獲勝而開心的Atem卻突然臉一黑,在他手邊的杯子就炸裂開來,一旁服侍的女官嚇得花容失色,顫抖的跪趴在地上,不知自己哪裡對埃及王子侍奉不周。

 

Atem站了起來,抬手懸空一揮,Seto對手的那副未完成的畫頓時恢復了混沌的狀態。

「要是我沒記錯的話,剛才你是這樣來繪製這幅畫的……」Atem一邊說,手指輕輕滑動,地面上的那灘水慢慢的流動了起來,其走向和顏色的分離跟剛才的繪製過程一模一樣。

 

在場的人驚訝的瞪大了眼,而Seto的對手臉色頓時變得慘白無比。

 

「一直到這裡,都還是很正常……」Atem手一動,一縷綠色的水流突兀的流向另一個方向:「我實在很想知道,你究竟是如何手滑,才會讓你的水手滑到我的神官那邊的?」

 

「這……」神官臉上冒出了許多汗,張了半天的嘴,一句解釋的話都說不出來。

 

Atem得不到對方的回答,面色一沉,那一攤綠色和黑色的水竟然聚集起來變成一支銳利的水劍直指對方的咽喉。

 

會場瞬間鴉雀無聲,被水劍抵著喉嚨的神官更是背部全濕,生怕這位年輕的王子下一息就會讓水劍直接刺穿他的喉嚨。

 

「這位神官違反了神的教誨,竟然在比賽中使出這種無恥的手段,難道說你們下埃及神官素質也就只有這種程度?」

他又往水中灌注魔力,水劍又離對方的喉嚨更近了幾寸。

Atem厲聲道:「Seto是本王子的人,你這樣污辱塞特,玷污這場神聖的比賽,是在表示對身為王子的我有不滿嗎?」

 

下埃及的貴族們大氣都不敢喘一聲,在場的神官和祭司更是露出了驚愕的表情。

 

 

魔力源自於靈魂,是難以捉摸的,而魔力的流動更是無從捕捉。只有擁有了精靈(從魂魄中誕生的生命能量),才能稍微感知到一點對方魔力的動向,而且還不一定完全正確。

 

可是這位年僅12歲的王子,竟然能分毫不差的捕捉到對手的魔力軌跡,還能完整的將其模仿出來,明明聽說過王子殿下目前還沒有精靈的…

這是何等驚人的天賦。

下埃及的神官和祭司們看Atem的眼神完全不一樣了。

 

「真是掃興的宴會!」

Atem揚起披風走下臺階,帶著他的神官離開了會場。

 

原本還在指著神官喉嚨的水劍突然散開,混濁的水潑了那人一身。他卻連動都不敢動一下,僵直的像棵樹。

 

 

TBC…

 

遊戲王同人就算是古埃及篇也少不了玩遊戲呢XD

回想起來,在原作中貝卡斯的決鬥王國,幻術師利用海馬的牌組和王樣決鬥,那個時候王樣在贏了之後給對手一記懲罰,早期王樣雖然比較暴力但是很少露出這樣兇殘震怒的表情。

第二次我記得是在最終的RPG裡知道AIBO一行人可能會被闇貘良殺死時。王樣的底線,真的很好懂呢。

评论(4)
热度(35)
  1. 轻风静雨眠兔 转载了此文字
    羞涩的接过表白,你就是世界上的另一个我!
© 眠兔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