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遠在冬眠(不太常更新意味)

初代YGO(海闇)、FA(焰鋼)、DGM(神亞)、NO.6(鼠苑)、K(金銀黑白)。
恩...其實還可以吃很多東西啦(喂)
 

拂晓抵达(九)

眠兔:寫了九章我們終於迎來了小小的(?)福利XD

轻风静雨:

此文是由我与 @眠兔 合写的,文中所有内容都是我们两人讨论出来的结果。人物是高桥爸爸的,OOC是属于我们的。如果文中有不对的地方,还请指正。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第九章


回到行宫,Atem一直绷着的脸色终于放缓了下来。

“刚才的我是不是很威风?”12岁的王子脸上是天真无邪的笑靥,完全没有刚才的半点气势。

“殿下,您应该再谨慎些的……”Mahad的语气是早就习惯的无奈。

“本来就是他们理亏在先,这次父王派我到下埃及不就是好好教训他们吗?”Atem略带得意的小表情怎么看怎么可爱,神采飞扬的为自己刚才的举动做出解释,“反正也是为了给Seto出气,他们就算有怨言我也不怕。”

Seto微微一怔,“多谢殿下厚爱。”

从踏出会场就一直很沉默的Seto疑惑逐渐加深,刚才的那些布局就是为了给自己出气?Seto回想起会场上发生的种种,难道说在宴会开始前,王子就料到了这一切?

凝视着Atem还带着稚气的容颜,Seto觉得自己心跳有些不平静。

Mahad本来还想再说些什么,但想到Atem并不是不知分寸的人,只好转移了话题。

“明日一早殿下就要去听取下埃及官员的汇报了,还是早些歇息吧。”

“今天给了他们一个下马威,明天的工作交接应该也会轻松点吧。”Atem不加掩饰的打了个呵欠。

听到这话,Mahad脸上露出欣慰的笑容,“有了今天宴会上的事,殿下已经建立了自己的威严,明日的工作想必不敢有人欺瞒的。”

“反正有Mahad在,他们不听话就统统打过去。”Atem笑嘻嘻的说道。

“那是自然,若是有人对殿下不敬,臣定当不会放过他们。”Mahad神色坚定的说道。

“果然还是Mahad靠得住。”Atem对Mahad一向是信赖有加,“行了,你们也各自回去歇息吧,明早还要继续应付那些家伙呢。”

“是。”Karim和Shada依次行礼离开,Isis紧随其后。

Seto看了Atem一眼,也行礼退下,只留下Mahad。

“殿下,臣服侍您就寝吧。”Mahad躬身说道。

“嗯。”Atem迈步朝着寝宫的方向走去。

 

自从王子掌管下埃及之后,下埃及的贵族们发觉自己的日子越发的不好过了。

首先是领地的减少。

今年有三分之一的收成被王子殿下收进了国库,贵族们不服气,去找王子理论。结果王子一脸生气的说那些都是王室的土地,在上面种植的东西自然都要收进国库。贵族们私自在土地上种植东西他不追究已经很仁慈了,现在还想得寸进尺的还想把王室的土地占为己有吗?

下埃及的贵族们是知道那些土地是属于王室所有的,维西尔只是负责监管这些土地。只不过因为上任的维西尔弱势,被侵占了也没法反抗,只能眼睁睁的看着王室的地被夺走。

本来他们来理论,是盘算着年幼的王子或许会畏于下埃及贵族的势力而屈服,没想到Atem直接搬出了王子的身份。如今王子要收回土地,名正言顺,天经地义;加上背后有还有个持有千年神器的大神官在,贵族们不但得双手奉上,还得为侵占土地一事赔礼道歉。

第二,是神庙掌控权的削弱。

王子身边的Mahad大神官目前全埃及拥有最高权力的六大神官之一。如今到了下埃及,接管神庙本就是理所应当的事。Mahad自然是第一时间就把下埃及几处最主要的神庙牢牢的掌控了起来,且因为自身实力强悍,加上深厚强大的家族背景。神庙的祭司们敢怒不敢言,只得老老实实地听候Mahad的差遣。

最后的政务方面,贵族们更是无从下手。

或许是来自血脉的遗传,王子殿下虽然年轻,但处理起事情来却是毫不含糊。赏罚分明,处事果决。任何小手段在王子面前都没有意义。

之前有个不怕死的想暗中收买,结果被当场揭破,还被罗列出了数项罪状,再无翻身之日。

下埃及的贵族们实在想不通,这位王子究竟是怎么笼络那些官员的,完全不为外物所动,死心塌地的就认准了这位王子。

贵族们的日子过得是一天比一天憋屈,在想尽了种种办法,使出了各种手段之后,他们发现,除了铤而走险之外,再也没有第三条出路——

 

Seto在午后带着需要王子盖章的纸莎草卷,神色匆匆的来到维西尔办公的地方。

刚进门,只觉得眼前一花,一只银色的小猫就往自己面门上扑过来。

Seto利落地躲过,猫咪轻盈的落地后向外奔去。

“Seto你怎么不帮我抓住贝斯蒂啊。”紧跟在后面的是上任已有一年的王子殿下,他追着猫,一副不亦乐乎的模样,“贝斯蒂,你慢点。”

这只猫是Mahad差人送过来的,Atem一见就喜欢上了,总是喜欢抱在怀里,还给它起了个名字叫贝斯蒂。

看到光顾着跟猫玩把正事丢在一旁的王子殿下,Seto忽然就体会到了Mahad那种无奈的心情。

果然宴会上那个让自己一瞬间有点认同的王子殿下只是偶尔才会出现吗?

“贝斯蒂,不要去那边——哇啊!”

“殿下!”Seto来不及阻止,眼睁睁的看着Atem掉进了种满莲花的池子里。而刚刚跑在前面的贝斯蒂先一步跳到了池边上。

所幸池子并不深,在Seto正要跳进水池之前Atem就浮出了水面。

午后是很炎热的,拉的光芒盈满了整个莲花池,波光粼粼的水面映衬着王子身上的首饰。晶莹的水滴从发梢滴落,折射出夺目的光。

Seto不由得呆立当场,他觉得自己就有点没办法消化眼前的景象。

13岁的王子殿下还是雌雄莫辩的年龄,身上的水珠滑过不甚明显的喉结,聚集在锁骨的凹陷处。被浸湿的亚麻布紧贴在少年的身体上,隐隐透出麦色的肌肤。由于水温偏低,甚至能看到胸前微微的凸起。少年的身形还有些单薄,纤细的手腕却不像少女般娇弱,经过长期锻炼的肌肉蕴含着充沛的力量。纤长的睫毛挂着透明的水珠,配上他那双石榴红的大眼睛,少了点平常的顽皮,多了丝朦胧的风情。池中的白色莲花簇拥在Atem的身边,恍若神祇降临,圣洁而高贵。

“殿下……”Seto一开口,嗓音带了点他自己都没察觉的暗哑,“池中水凉……”

“还不都是贝斯蒂……”

Atem话还没说完,只感觉到身后出现了好几股明显的杀意。几名高壮的男人突然闯进了庭院,手中都拿着利剑,目标直指水池里的王子。

“殿下小心!”Seto不假思索的冲入水池里一把Atem拉到身后,企图利用魔力凝结出水盾挡住了刺客的攻击。

只是因为太过仓促,水盾还没完全成型,还是有一把青铜剑突破了水盾,直接扎进了Seto的肩膀。为了维持水盾,Seto硬是咬牙承受了这一击,鲜血喷溅在身后的Atem脸上,染红了整个水池。

“Seto!”Atem的反应也很快,直接握住Seto的手将对方的魔力重新引导并聚集,然后引爆魔力炸开了水池。

听到响动的士兵们迅速赶了过来,将刺客们团团围住。刺伤Seto的男人因为首当其冲当场毙命,其余的刺客咬碎口中的毒药自尽而亡,只留下几具尸体。

“把刺客的尸体留下!”Atem紧紧按住Seto流血不止的伤口,“不要以为自杀了我就查不出是谁派来的!”他感到怀里的人因为失血的缘故体温逐渐下降,“Seto,你还好吗?!”

Seto感到伤口有明显的灼烧感,想来是剑上涂毒了。

“殿下……臣的血有毒……小心不要沾到……”

“我没事。已经通知Mahad了,他马上就会到的。”Atem看着Seto越来越苍白的脸,巨大的恐惧笼罩了全身。

“嗯……”Seto缓缓闭上眼。

“Seto?Seto!”


评论(6)
热度(27)
  1. 眠兔轻风静雨 转载了此文字
    眠兔:寫了九章我們終於迎來了小小的(?)福利XD
© 眠兔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