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遠在冬眠(不太常更新意味)

初代YGO(海闇)、FA(焰鋼)、DGM(神亞)、NO.6(鼠苑)、K(金銀黑白)。
恩...其實還可以吃很多東西啦(喂)
 

拂晓抵达(十一)

轻风静雨:

本文是由我与 @眠兔 共同完成。人物是高桥爸爸的,OOC是我们的。文中所有内容都是我们二人共同讨论出的结果,如有不当之处,还请指正。

01020304050607080910


第十一章

“您不是在为法老做事吗?为什么事后要假死?!夫君有没有考虑过我们母子以后会生活得多艰难?!”

“我正是为了保护你们母子,才不得已这样做的!”

“为了……保护我们……?”

“你听我说,我现在要做的这件事非常危险,如果暴露了,你我——不,所有人都性命难保。所以我只能先下手为强,只有我死了,才不会连累你们。”

“什么事情这么危险?让你连王弟的身份都放弃了?!”

“…………”

“这么多年了……你果然还没放弃吗?”

“不,我是为了Seto,为了我们的孩子!”

“你的这些话……我不想再听了……”

“爱妃……”

“以后,你的一切,以后都与我无关……”

“……”

“永别了……Aknadin……”

王妃睁开眼,猛烈的咳嗽让她不得不从床上坐起来。

她已经很久没有梦见关于丈夫的事情了。当她毅然决然地带着年幼的儿子离开时,就已经放弃上埃及的一切了。

此时她非常担忧这个梦境的预兆。过去知道丈夫虽然对兄长忠诚,但那个权利之位,还有令众神眷顾的身份,是有着致命的吸引力的。

古往今来,多少手足相残之事都是为了这至高无上的位置引起的。她不希望Seto卷入到这场血腥的漩涡中,但是……

王妃揪紧了被子,感觉越来越喘不过气。

“王妃,您还好吗?”一旁的侍女连忙递上水。

“Seto……Seto在哪?”

侍女迟疑一下,答道:“Seto大人……已经回去了……”

“……我知道了。”王妃疲倦的躺回去,“下去吧,我想再睡一会。”

“是。”

 

Mahad的视线再度飘向恹恹的坐在书桌前阅读纸莎草卷的王子殿下,终于忍不住轻咳了一声。见Atem把视线飘向自己,他开口道:“殿下,您最近看起来心情很不好,是遇上什么事了吗?”

Atem翻阅纸莎草卷的手一顿,苦笑着抬头:“我表现得很明显吗?”

“周围的人都很担心您,殿下。”

Atem没有焦距的看着前方,精神又恍惚起来。

“我觉得我好像办了一件坏事。”

“坏事?”Mahad担忧的上前,“臣能知道吗?”

Atem犹豫了会,把前些日子陪着Seto去看他母亲的事告诉给了Mahad。

“我都不知道Seto跟他母亲的矛盾这么深,本来我是想缓和一下他们的关系的,结果……”

“殿下,臣虽然不知道Seto与王妃殿下之间究竟发生了什么事,但从您的描述看来,他们之间的心结不是一天两天形成的。在不了解所有事情的情况下,贸然插手,可能会让事情变得更糟。”

“我果然做错了……”Atem垂头丧气的说道。

Mahad不忍心看到王子这样自责,又说道:“不过,殿下的行为或许也是一个改变的契机,不如再等等,或许有所改变也不一定。”

“Mahad你就不要安慰我了……”

“殿下,Mahad大人。”一名侍卫站在门口,“Seto大人的母家派了信使过来,说是王妃快不行了,希望Seto大人能去见王妃最后一面。”

“什么?!”Atem倏地起身,“Mahad,Seto在哪?”

“此时他应该是在神庙里。”

“Mahad你留在这里把剩下的公文处理完,我去找Seto。”Atem吩咐道,“备马!我要去神庙。”

 

Atem费了番力气才把愣在神坛前的Seto拉走。

两人赶到时,王妃已经失去了意识。她呢喃着Seto的名字,无神的双眼望着不知名的方向。

“母亲!”Seto跪在床前,握住了母亲的手。这时他才注意到母亲比上次不欢而散的见面后又苍老了许多,手腕纤细得仿佛稍微用力就能折断。

“Seto……Seto……”

“母亲,我在……”Seto紧紧抓着母亲的手,就像小时候那样,只要他这样用力,母亲总是带着温柔的笑容将他的手轻轻的反握住。可惜,这次他再也没能等到。

“对不起……”王妃的双眼溢出了眼泪,“我只希望你能幸福……”

“母亲……”Seto感到手一沉,床上的人已然失去了呼吸。她的双眼闭上,不管怎么呼唤,都不会再睁开了。

“王妃……”

一直服侍着王妃的侍女见状立刻跪了下来,难过的哭泣着。

Atem在一旁沉默的看着,望向Seto的视线带着自己都不曾发觉的担忧。

Seto的呼吸变得沉重,他觉得自己是想哭的,可是眼睛涩涩的,流不出半点眼泪。胸口仿佛被开了个洞,把什么都掏空了。曾经他有多爱母亲,就有多憎恨她,恨她的无动于衷,恨她的怒其不争。

可如今,这个带着他无数恨意的人就这样离开了,Seto却在这个时候发现自己还是爱她的,这么多年的愤怒,挣扎,彻头彻尾的变成了一场可怜的笑话。

卧室里的风向流动变得诡异起来,无形的魔力聚集在了一起,成为一个涌动的魔力漩涡。

对此一向非常敏感的Atem第一个察觉到了不对劲,疾步上前想帮Seto梳理暴动的魔力,结果手快要碰到Seto的身体时,仿佛碰到了什么,被弹开了。

“殿下。”Seto放开母亲的手,站了起来,对Atem躬身行礼,“臣心中的精灵……苏醒了。”

   

或许是因为母亲的死,Seto体内的精灵觉醒了;但在这种情况下召唤出精灵,Mahad等人不知道是该安慰他还是恭喜他,只好在此事上保持沉默。

Seto本人对此倒是并不在意,举行完母亲的葬礼后,婉拒了Atem让他休息几天的要求,又投入到了工作中。

下埃及的日子似乎又变得平淡起来,Mahad却隐隐感觉到有什么正在发生变化。

被这种奇妙感觉困扰了几天的Mahad在床上翻来覆去的睡不着,只好起身,打算在庭院走走。

没想到刚走到庭院,Mahad看到了同样睡不着的王子殿下。贝斯蒂在他脚边磨蹭着,Atem却反常的没有去逗弄她。

“殿下?”Mahad三步并作两步走到Atem身边,把披风解下来披在他身上,“小心着凉。”

“Mahad,你也睡不着吗?”Atem的情绪似乎有点低落。

“臣这些天总有些心神不宁,是以出来走走。殿下呢?”

Atem的拳头紧了又紧,良久才开口道:“Mahad,为什么我这么努力了,还是不能召唤出精灵呢?”

“殿下?”Mahad没想到Atem竟然是在为这件事苦恼。

“你们都说我天赋好,说我的魔力特别,可为什么就是不能召唤精灵呢?我模仿了你们每一个人召唤精灵时的魔力运行轨迹,却什么都没有,为什么呢?”

“殿下,您还年轻,召唤精灵不急在这一时。每个人召唤出他的精灵都是需要一个契机的,只是,属于您的契机还没有到来而已。”

“就像Seto那样吗?”要经历如此痛苦的生离死别吗?

“人的灵魂各有不同,精灵自然也千姿百态。我们所做的修行,只是唤醒体内的精灵的第一步;个人的经历,心灵的磨练,都会对唤醒精灵的过程产生影响;所以,唤醒精灵的契机,也是不尽相同的。”看着Atem肩头的披风有些滑落,Mahad又将其拢紧,“臣推测,王妃殿下的逝世,恰好触动了Seto灵魂深处的某个点,精灵便被唤醒了。”

“我还是不够成熟……”Atem失落的捏紧披风,“西蒙说过精灵诞生于坚毅的内心,难道神明想嘲讽我的软弱?”

“殿下不可这样想。”Mahad换上有些严肃的语气,“这是拉给殿下的试炼,Mahad会陪您一同见证那个时刻的到来。”

“好吧,Mahad是不会骗我的。”Atem勉强接受了这个解释。

“臣永远都不会欺骗殿下。”Mahad郑重的说道。

 

虽然现在已是深夜,上埃及同样也不平静。

王宫里,Aknamkanon还在接见紧急求见的神官。来人是跟在Atem身边的年轻神官Shada的父亲,同时亦是现任的六神官之一。

“何事如此紧急?”

“法老,这是臣在家中密室里找到的一本手抄的纸莎草卷。”夏达的父亲双手呈上手中的纸莎草卷。

Aknamkanon命人拿上来,翻看了一下,面色大变。

“这上面记载的,你可曾给其他人看过?”

“臣知事关重大,没有告知任何人。”

“这么重要的记录,为何王室里……”Aknamkanon像是想到了什么,脸色一正,“你先回去吧,这件事我会安排的。记住,不得让任何人知晓。”

“是,臣告退。”

待人离开后,Aknamkanon翻开纸莎草卷,里面的内容让他触目惊心。

纸莎草卷里记载的每句每字都像是一把刀子,一刀一刀的戳在他的心上。

他恍惚听见了哭泣与哀嚎,甚至于满怀恨意的诅咒。

神啊……

我犯下了不可饶恕的罪……

“来人,传Henuta神官。”Aknamkanon定了定神,不让自己露出失态的一面。

收到传召的Henuta很快出现在Aknamkanon面前,本来这个时候她早已就寝,只是千年首饰提醒她会有事情,因此一直在家中等待。

“法老,深夜召臣前来不知所为何事?”

“你自己看。”Aknamkanon把纸莎草卷递给Henuta。

Henuta恭敬的双手接过,细细看了一遍后,面色十分凝重。

“法老,这上面记载的内容核实过吗?”

“恐怕是真的……Mahad去下埃及之前,把事情都告诉给我了。”Aknamkanon满脸倦容。

“法老,这件事绝不能让王子知道,否则……”Henuta急急说道。

“你放心,Mahad只知道村子被屠,至于这件事,他还是不知晓的。”Aknamkanon无力的摆摆手,“计划要提早实行了。”

“是……”Henuta的视线再度落回了手中的纸莎草卷上,只觉得这份纸莎草卷似有千斤重。

半个月后,身在下埃及的王子被告知法老病危,他必须立刻赶回上埃及。

Atem带着Mahad等人日夜兼程,并不知道,会有怎样的未来在等着他。

与此同时,得知妻子去世的Aknadin把自己关在房间里,痛苦的哀嚎。由于太过悲伤,戴着千年眼的眼睛竟然流出了血泪。

“Seto……我儿……你是我唯一的……唯一的希望……”

Aknadin仅剩下的那只完好的眼睛一下浑浊一下清明,像是有两股力量在胶着。

“爱妃……爱妃……原谅我……原谅我……”

Aknadin抽泣着,身子跪伏在地上,白色的神官袍沾染上了灰尘也浑然不觉。




PS:

这篇文我打算出个本自己收藏,字数可能在6万到7万字左右,会有一篇以上不等的番外收录在本子里。因为 @眠兔 是台湾妹纸,所以本子的文字全都是繁体字,但排版方式以大陆为准,也就是横排的,非竖排。有人想要吗?

PS:

超过10本会通贩。


评论
热度(25)
  1. 眠兔轻风静雨 转载了此文字
© 眠兔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