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遠在冬眠(不太常更新意味)

初代YGO(海闇)、FA(焰鋼)、DGM(神亞)、NO.6(鼠苑)、K(金銀黑白)。
恩...其實還可以吃很多東西啦(喂)
 

【YGO海闇塞法】拂曉抵達(12)

第12章是由眠兔我執筆,拂曉抵達是由我和   @轻风静雨   合作完成,文裡所有的內容都是我們兩人商討之後得出的結論,如果有什麼不對的地方,還請指正。

 0102030405060708091011


第十二章



Atem自有記憶開始父王就是威嚴而強壯的。

他記憶中的父親,是無論面對如何的困難和險阻,都不會倒下,仿佛什麼都難不倒他。

父親于他來說,是最為堅實的後盾,是可以依賴和安心的存在。

 

所以當他要踏進父王的寢室時,突然有點害怕,不願面對父親將被阿奴比斯神帶走的事實。

直到Simon在背後象徵性地按了一下他的肩膀催促他上前。

 

每個步伐都有如千斤重,房裡瀰漫著死亡的氣息與藥味。

不管平民還是王者,都無法否認人類老死前的狀態是多麼相似。

他有點遲疑的碰觸父親的手背。

 

「…A…Atem嗎?」

Aknamkanon王吃力的睜開有點混濁的眼睛,他已經看不見了。

 

「父王,我從下埃及趕回來了。」

Atem試著讓自己的聲音不要顫抖。

御醫和其他父王的親信都在寢室的入口處,他不能失態。

 

「…是嗎…我一直有收到報告,你處理的比我想像中好……」

儘管已經雙眼失明,但是Aknamkanon王的聲音還是比外表看起來有力氣。

 

「兒臣只是遵循父王的教誨…」

 

「…Atem…」Aknamkanon王試著回握兒子的手:「我不擔心你的能力…」

「…我擔心的是…你的信念…」

「…記住,正義存在於神之名下…」

「…我們是神在地上的化身…是祂在地上的代行者…」

「…無論何時…都要——」

 

 

☥☥☥☥☥☥

 

 

你這個樣子很糟糕。

當Seto發現躲在花園一角的Atem時默默在內心這樣評價。

 

「你來幹什麼?」

Atem有些氣結的快速抹了抹眼睛。

他該慶幸自己的眼睛本來就是紅色,畢竟他實在不想讓人看見此刻軟弱的模樣。

父王剛剛又昏迷過去了,御醫們都說今晚要有心理準備…

「我要走了,剛剛房間裡有點悶——」

 

「——並不是只有您會失去父親,殿下。」

看著Atem有些征住的眼神,Seto繼續說:「我的父親也在戰場上犧牲,以過來人的經驗,如果心中有更值得追尋的事物,這樣的痛苦是可以忍耐的。」

 

「……」

 

Atem的披風消失在轉角的花叢間,Seto不禁有點疑惑他的堂弟有沒有聽進去,如果他不能跨過去,那Atem到底能不能成為值得引導整個埃及的王呢?

 

 

 

 

幾天之後,Aknamkanon王溘然長逝。先王的遺體被送往死者之家,製作成木乃伊。

 

歷史會如何評價Aknamkanon王?

英勇的抵禦外族侵略埃及、驍勇善戰的君主。

愛民如子、在位四十年力求百姓和平的明君。

 

史書可以將法老塑造成如神般強大,神殿上的祝讚詞會世代歌頌其功績。

但對Atem來說,他失去了唯一的親人。王宮裡,只剩下他一個。

 

 

☥☥☥☥☥☥

 

 

Seto捧著一堆文件來到神殿,他沒在書房看到Atem,明明在這麼忙碌的時候竟然不在書房裡。

 

Aknamkanon王的葬禮正在準備著,Atem雖然還未舉行登基典禮,但已經開始著手處理政務了。

看著這位年僅13歲的王子,眾人的眼神交織著各種情緒…無奈、猜疑、迷茫…

 

大家都在懷疑王子的能力。

 

現在可好了,不好好待在書房裡,是要再讓眾人對其能力產生質疑嗎?

他看著手中的一大疊莎草紙捲有些頭疼,前幾天Mahad來拜訪他——

 

 

 

 

「你推薦我去當殿下的護衛?」

 

「請你把這理解成『請求』,我的朋友。」

 

「誰跟你朋友?你平常護衛幹的好好的為什麼這時候——」

 

「為了確保先王的棺木進入陵墓時沒有任何阻礙,這段時間我的警衛團離不開王家之谷。」

 

「……」

 

「……Seto,現在是非常時期,殿下需要有人陪著。這是我作為一個朋友衷心的請託。」

 

 

 

 

最後Seto是在神壇附近找到Atem,但是他沒有上前,因為氣氛阻止他這麼做。

只見Atem伏在神壇前,看不見表情,輕聲地說著什麼。

 

「…全能全知的拉……」

「…請給予我統治這片國土的智慧與器量…」

「…我…或許不如歷代先王那麼強壯優秀…」

「…但為了先王的遺志…」

「…請賜予我守護這片土地的力量…」

「…不惜…任何代價。」

 

 

☥☥☥☥☥☥

 

 

製作木乃伊的時間需要70天,這段時間Atem感覺他的神經繃的一天比一天緊,大家都在看,都在看他能不能成為父王最優秀的後繼者,繼承神在地上的代理人之位。連親近的神官們對他的態度都有了轉變。

 

 

 

「你說什麼?!先王的陪葬品遺失了?!」

 

再過不久馬上就要將前代法老的棺木葬至王家之谷,但是在將寶物移送到神廟暫放的過程中,部分的陪葬物卻不翼而飛。

 

負責移送的官員們跪在地上求饒,瑟縮的解釋著是在路上遭到了賊人的偷襲,請殿下網開一面,他們一定會將陪葬物找回來。

 

「夠了!全都給我拉下去!」Atem覺得自己的怒氣壓制不住,那些寶物是為了讓父王在冥界能繼續享有王族的尊榮而打造的,每件都價值不凡,有不少還銘刻了祭司們守護死者安全的咒文,這麼重要的東西竟然有人敢盜取!?

 

Atem握著扶手的手指關節開始泛白…

不——或許這是有人要讓他難堪!

是有人要藐視他作為下任法老的權威!

 

必須讓鱷魚撕咬罪人的身軀——

願埃及的神懲罰他們的靈魂——

讓冥界魔物咬碎犯人的骨頭——

絕對不能饒恕——!!

 

 

☥☥☥☥☥☥

 

 

畢竟這些陪葬物都是貴重的珍寶,知道何時要移送的人是不多的,範圍縮小了不少,當主事者半夜被護衛拖至王宮的大殿時,都還不敢相信事情這麼快就敗露了。

 

「殿下!!臣是冤枉的!!臣是冤枉的!!」他企圖做出最後的掙紮。

 

「冤枉?你的手下已經全招供了。」Atem冷眼看著跪在地上的臣子,面若冰霜。

 

「這、這是栽贓!!是污蔑!我是先王的忠臣啊!先王一直信任我——!」

 

「你似乎忘了,現在,我才是法老。」Atem加重了最後幾個字的讀音,一字一句,如重錘般擊打在主事者的身上。

 

本來還想繼續哀求的大臣像是被人掐住了脖子,懇求饒恕的話再也說不出來。

 

「滾到冥界去向父王懺悔吧。」

Atem示意衛兵把人拖了下去,然後命令所有的人都離開他的視線。

 

隨著最後一人離開大殿,Atem有點疲憊的往座椅上一靠,嘆了一口氣。

 

皇宮什麼時候這麼安靜?

如此的廣大到彷彿看不見盡頭…

 

Atem輕輕撫摸著王座的扶手,

以前都不覺得這椅子很寬闊。

冰涼的石椅雕琢了細緻的花紋和貴重的寶石。

就如同即將坐在上面的法老一樣,

冰冷而缺乏人性,華貴而尊榮,那是神的御座。

 

Atem頓時覺得自己十分渺小——

 

 

「呵…」

 

這時他注意到了柱子旁傳來一陣輕哼,只見Seto從暗處走了出來。

 

「剛剛您的樣子……充滿了王的威儀。」

Seto優雅的對Atem行禮,「在這片國土上,法老的權威不容任何質疑,我都要為那些人的膽量惋惜了。」

 

說完,他轉身離去。

 

「Seto…」

剛才的那番話……是認同自己了?

一直一來他都認為這位堂兄只當他是孩子。

這是他第一次給自己這麼明確的評價。

 

這幾十天來他沒有時間悲傷,

沒有時間宣洩,

甚至連祈禱的時間都沒有,

一切都處在懷疑和彷徨中。

 

但此時他彷彿有了一些立足此地的真實感。

 

他將腰背挺直,學著父王那樣揚起尊貴的頭顱,重新環視了這個大殿。

 

他做得到,他必須去做!

Atem的眼神變得堅定起來,

他沒有道理做不到。

因為他即將成為這個國家的主人。

神在地上的化身!

 

 

 

 

TBC…

 
王樣真的非常尊敬懷念自己的父親,雖然高橋老師原作刻劃不多但阿克納姆卡諾王應該就是一個賢明的君主和威嚴慈愛的父親吧,他的存在應該給了王樣非常多的支持和人格教育的養成。也是遊戲王裡少數正常的老爹XD



題外話:古埃及法老的陪/葬/品完全是一整個氣派豪/奢的模式,現代人去世親人可能會燒紙做名車,人家法老可是黃金做的戰車wwwww
★圖片來源轉自網路

這邊也說一下,這篇「拂曉抵達」我和@輕風靜語 打算出個本收藏,字數暫定在6萬到7萬字左右,暫定會有一篇以上(網路不公開)的番外收錄在本子裡。

因為我是灣家人,所以本子的內文為繁體字,但排版方式以大陸為准,也就是橫式排版。

不知有沒有同好想要呢?如果超過10本會開放通販。

屆時請關注我和 @輕風靜語 的LOFTER喔^^

评论(8)
热度(47)
  1. 轻风静雨眠兔 转载了此文字
    我真的觉得字数会超过十万23333
© 眠兔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