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遠在冬眠(不太常更新意味)

初代YGO(海闇)、FA(焰鋼)、DGM(神亞)、NO.6(鼠苑)、K(金銀黑白)。
恩...其實還可以吃很多東西啦(喂)
 

拂晓抵达(十三)

備註一下:開頭的詩詞原文是由獻給埃及18王朝的阿肯那頓法老的祝詞修改而成。
阿肯那頓就是圖坦卡門的父親。

轻风静雨:

本文是由我与 @眠兔 共同完成。人物是高桥爸爸的,OOC是我们的。文中所有内容都是我们二人共同讨论出的结果,如有不当之处,还请指正。

    

010203040506070809101112

    


    

第十三章


你燦爛的在天邊升起,


啊!充滿生命的太陽,生命的創造者!


當你從東方升起,


你以自己的光芒充滿全地,


美麗、偉大、光耀四射,


高居世界之上,


你的光芒擁抱你所創造的土地,


依正義而活的王,


全埃及的主人,


永生的王啊!


……


耳邊響著的是神官寫下的祝詞,眼前是緩緩合上的墓門。Atem覺得眼角有些發熱,卻不願移開視線。


等Mahad把一切收尾工作完成後,來到Atem的身邊。


「殿下,一切事宜都已處理妥當,可以回宮了。」


「嗯。」Atem最後看了陵墓一眼,翻身上了馬背,帶著部下離去。


父王,永別了……


 


香油,熏香,金冠,首飾,所有的一切都按照法老的規制來置辦。


Seto不是第一次看到Atem如此盛裝,只是這一次,那雙石榴紅的眼睛再無任何情感,冷漠,虛無,透不出任何東西。


屬於Atem獨有的天真,終於在今天全數褪去,再無半點痕跡。 


「法老,請到正殿。」Simon躬身道。


Atem微微頷首,朝正殿的方向走去,紫色的披風揚起一片漣漪。


太陽神廟的正殿上,此刻聚集了神官與大臣們,靜候著新任法老的到來。


Atem走上正殿,身旁熟悉的,不熟悉的面孔一一掠過,而這條路的盡頭,則是至高無上的權力之位。


Aknadin將象徵統治上下埃及的紅白王冠拿起,正欲給Atem戴上時,突然響起了一個質疑的聲音。


「且慢,王子殿下還未召喚出精靈,無法使用千年神器,如果就這樣繼承王位的話,能保我埃及平安盛世嗎?」


「放肆!王子殿下繼承王位乃是天經地義的事,豈容你在這裡胡言亂語!」Mahad立刻出聲斥責了發出質疑的大臣。


「Mahad大人,老臣這是冒死諫言。」發話的Saikaimu是朝中重臣,出身高貴且在朝中很有人望,「這是為了蒼生百姓的安危提出的質疑,新任法老沒有精靈的話,那神器也就只是個擺設而已。」


「Saikaimu兄長說的有道理。」另一個大臣Suen站到了兄長身邊,「王子殿下還沒有自己的精靈,自然是不能繼承王位的。」


「你們——」Mahad還要說話,被Atem制止了。


「哦?Saikaimu,Suen,那你們認為該是如何?」Atem聲音平靜,聽不出絲毫波動。


Saikaimu見到王子喜怒不形於色的模樣,心裡咯噔一下。還在思索下一步該如何時,就這麼遲疑一下的瞬間,弟弟Suen就把話搶過去了。


「聽聞Seto神官前段時間喚醒了精靈,如果由他來繼承王位,想必大家就不會有異議了。在場的諸位有不少人都是見識過十三年前那場戰役的。當時要不是先王率領了六位神官召喚出精靈保護我埃及,我們還能如此安穩的站在這裡嗎?」


有了出頭的,一些貴族和大臣們紛紛附和。


「Suen大人言之有理,Seto神官擁有王室血脈,他來繼承王位的確沒有問題。」


「沒錯,王子殿下的精靈未蘇醒,年紀又太輕,Seto神官更為妥帖。」


Atem身後的Aknadin眼中閃過一抹光,他默默地後退一步,沒有出聲。


「這是何等可怕的發言!你們到底有何居心,竟然在這種時候提出質疑!當初王子殿下以未來法老的身份為先王主持葬禮的時候,為何沒有人反對?!」一向大氣沉穩的Isis此時也抑制不住因為憤怒而顫抖的聲音。


「Isis神官,我們對埃及是忠誠的。之前沒有提出異議,是為了避免先王屍骨未寒。如今先王安葬,法老的人選還是需要再慎重考慮考慮。」Saikaimu見事情走到這一步,知道已經沒有回頭路,只能繼續走下去。


「簡直荒謬!王子殿下是先王獨子,擁有第一繼承權,誰都不能動搖他的地位!」Shada走出神官行列。


「王子殿下自小受先王教導,是先王屬意的下任法老。你們在此刻反對,是在質疑先王的遺願嗎?!」Karim也站了出來。


「Shada神官,Karim神官,你們是下任千年神器的繼任者,會向著王子實屬正常。不過,最終的意見,還是要看看Seto神官怎麼說吧。」Suen話一出口,所有的目光都集中在了Seto身上。


「Seto神官,若是您願意繼承這個王位的話,就請拿起象徵法老之位的神器吧,它註定是屬於您的!」Saikaimu蠱惑道。


從頭到尾都沒有說話的Seto在眾目睽睽之下走了出來,目光沉靜。


「Seto!你可要想清楚!」Mahad急道。


Seto走到端著金盤的祭司面前,金盤上放置的,正是象徵法老之位的神器。


被注視的祭司在這樣的視線下禁不住瑟瑟發抖,恨不得拋下金盤當場奪門而出。


「Seto神官,拿起它,您就是統治上下埃及的唯一王者了!」Suen激動起來。


Aknadin死死盯著Seto,呼吸也不由得急促起來。


前些時間滲出血的左眼開始生疼,藏在白袍裡的手焦慮的捏緊。


我的兒子Seto啊……你會做出什麼樣的選擇?


當年我無法得到王位,現在你——


 


Mahad等其他神官幾乎是動作一致的喚出了自己的精靈,若是Seto有任何異常的舉動,就當場將他擊斃。


Atem面上依然看不出任何表情,但他暗自握緊了拳頭,一動不動的看著Seto。


面對這樣的局面,Seto的表情很從容。他端過金盤,一步步走到Atem面前。視線與Atem的撞在一起。


Seto嘴角微微一揚,單膝跪下,將金盤舉過頭頂,垂下頭顱。


「我所跪之人,是我唯一效忠的法老。」


Atem設想過無數次,但從未想過,Seto對自己宣誓效忠,是在這樣的場景之下。一種難以言喻的情感充斥在胸口,並且不斷的翻騰。他甚至能聽到自己過快的心跳聲。


伸出手,Atem抓住了冰涼的神器,同時心裡也做了一個決定。


「繼承神器的人,要接受神器的試煉才能使用它。」Atem掃視了周圍一遍,「接下來我會在石板神殿裡進行試煉,三天后若是我沒有從石板神殿裡出來,那Seto就是下一任的法老,但是——!」石榴紅的眼睛暗了下來,一股隱忍的怒意仿佛猛獸出閘,「若是我能平安從神殿出來……我的精靈必將給予爾等一個最深刻的教訓!」






PS:


感謝大家對本文的支持~快完結的時候我們會做一個印調~屆時將會以印調的數量來決定本子的通販哦~


PPS:


本章前面的讚美詩由 @眠兔 根據獻給阿肯那頓的讚美詩改編~

评论
热度(37)
  1. 眠兔轻风静雨 转载了此文字
    備註一下:開頭的詩詞原文是由獻給埃及18王朝的阿肯那頓法老的祝詞修改而成。阿肯那頓就是圖坦卡門的父親...
© 眠兔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