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遠在冬眠(不太常更新意味)

初代YGO(海闇)、FA(焰鋼)、DGM(神亞)、NO.6(鼠苑)、K(金銀黑白)。
恩...其實還可以吃很多東西啦(喂)
 

【YGO海闇塞法】拂曉抵達(14)

第14章是由眠兔我執筆,拂曉抵達是由我和   @轻风静雨   合作完成,文裡所有的內容都是我們兩人商討之後得出的結論,如果有什麼不對的地方,還請指正。

01020304050607080910111213

第十四章

 

石板神殿是Atem來過無數次的地方,但今天,這裡將會成為他記憶裡最難忘的地方。

 

神殿的所有人都按吩咐退出,只剩下Atem一個人。神殿的大門緩緩合上,關上了最後一道光。內部變得昏暗,只餘下跳動的火光。

 

Atem步上石台,凝視著石台正對面的三幻神石板良久,才將神器戴上。

 

他閉上眼睛,跪伏在地,開始默默祈禱。從遠古時代起,法老就被視作荷魯斯神在地上的化身,是在這個塵世間少數能與神溝通的存在。

 

只是,他沒有見過神,也沒聽過神的聲音。

但此刻,他需要神的協助。

 

時間流逝在無盡的等待中,搖曳的火光將影子拉長,投影在佈滿魔物石板的牆上,顯得詭異而可怖。

 

磕在石板的額頭因有金冠的保護沒有受傷,但是久未沾水的嘴唇卻開始因乾裂而疼痛。Atem數著微弱的心跳聲等待著奇蹟的發生,他向神祈禱,向已逝去的父王禱告,向自己內心那從未見過的精靈訴說。

 

請賜予我力量——

賜予我守護埃及的力量——

不惜任何代價——

 

當Atem覺得自己的神智快被帶往另一個世界時,一道光突然降臨在眼前。它撕裂了神殿的黑暗,像是劈開了另一個未知的空間。

自那光中浮現出來的,是偉大的全知全能之神。

他統帥眾神,光芒普照大地。

他俊美的容顏無人能比,神力無人能及。

他是神中之神,是唯一的真理。

 

在神的威儀下,Atem下意識的垂下了視線。

「讚美您…偉大的拉……」

 

【吾的孩子啊…】

威嚴而慈祥的聲音在Atem腦中響起,他差點要落下眼淚。

 

「拉……您是…您是來帶我走的嗎?」

神不會饒恕無法保衛國家的王。

 

【吾的孩子,此行是為汝而來。】

 

「為我?」Atem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汝是被眾神選中的,在這世間行使吾之力量的代行者,有著將邪惡驅散的使命。】

 

「邪惡?」

 

【汝所持之物,是不應來到世上的,那是神與魔訂下的契約。】

 

「您是說……神器?」Atem撫摸了一下胸前的神器。千年積木並不重,質地冰涼而精巧,這樣的東西真的這麼可怕嗎…?

 

【是的,此物一旦被製造出來,邪神就會從沉睡中蘇醒。祂肆虐人間,導致生靈塗炭。為了結束這場劫難,諸神會選出一名能包容這場災難的軀殼。】

 

「您是說……我就是那個軀殼?」

 

【是的。】

 

「可是我連精靈都沒法召喚出來——我、沒有任何力量——」Atem懊惱的說道。

 

【吾早已將精靈銘刻在汝的靈魂裡,只是因為汝還未經過考驗,才無法與祂們產生連結。】

 

「我的精靈,一直都在?」

 

拉舉手指向三幻神的石板,【那便是汝之精靈。只有被選中的法老,才知曉祂們的真名,並驅使祂們。】

 

「三幻神……」

Atem確定自己的記憶中並沒有祂們的名字,「那我要怎麼做呢?」

 

拉伸出手,一縷金色的火焰自祂掌心中出現並懸浮其上。火焰的光芒靜靜流動,Atem能從中感受到龐大無比的力量。

 

【這是神之火種,亦是太陽船的動力之源。吾會將神火之種放入汝體內。使其與汝的靈魂融合,便可解讀神之真名。但是——】

看著Atem露出期盼的神色,拉提醒他:【汝的靈魂會被神火灼燒,這個過程是人類難以承受的痛苦。靈魂不斷從死中重生,又從新生中覆滅,稍有閃失汝的靈魂就會被神火燃燒殆盡。】

 

 

「沒有不付出就能得到什麼的道理。」他捏緊了胸前的神器:「無論多大的痛苦,我都必須忍受!」Atem的目光堅定:「我要守護埃及,不惜一切代價!」

 

拉滿意的點頭。

【吾的孩子,將它吞下。】

 

Atem雙手接過火種,一瞬間手中的溫暖讓他安心,接著毫不猶豫的一口吞下。神火在體內蔓延開來,它歡快的燃燒著,所到之處都是火焰,就連靈魂也不能倖免。

 

「啊啊——」

劇烈的疼痛讓Atem無法抑制痛楚的呻吟,他摀緊灼痛的胸口在地上打滾,肉體與靈魂被神火灼燒,肩上的披風因為火焰而騰起像是一對巨大的翅膀。

他看著自己的手掌被燒至焦黑,露出了白骨,又迅速的復原,這是一個驚悚的過程,他在見證自己的死亡,忍受這能讓人近乎休克的痛楚。

 

劇痛讓他一度要昏厥,但是一想到如果自己的意志不堅定,他的存在將會被神火抹殺,Atem努力保持著清醒。他能清楚的感覺到神火是如何一點一點的蠶食著他。

 

因為過於痛苦,Atem的指甲在石製的地板上劃出了道道血痕,指尖的傷口很快痊癒,然後再一次裂開。

在Atem與神火的力量抗爭時,拉不知何時已經悄然離開。

 

☥☥☥☥☥☥

 

 

神火整整燃燒了三天三夜,在靈魂徹底與神火融合的那一瞬間,Atem感到前所未有的舒暢。

只是這種充盈的感覺很快退盡,餘下一具疼痛無力的身軀。

亞圖姆感受到自己靈魂的顏色改變了,神火將靈魂鍍成了金色,三幻神的真身與石板上勾勒的線條重合,神之名在那瞬間烙進了他的腦海,得到了祂們的名字。

 

此時的Atem已經接近脫力,但是僅存的執念告訴自己必須爬起來,如果他不能以完好的狀態走出神殿,就會失去他的王位。

憑著最後的一點意識站了起來,可惜沒走兩步,就因為步履虛浮,從石臺上的臺階滾了下去。

為了登基儀式穿戴的金飾早已融化在神火之下,所幸還不至於衣不蔽體,只是這一摔更是讓自己灰頭土臉,顯得狼狽不堪。

Atem在地上滾了一圈,又掙紮著起來,剛跌落時石階擦破了他的額頭,還磨傷了他的手肘,邁著蹣跚的步伐,艱難而緩慢的挪動到神殿的入口。

 

當他用盡全身的力氣推開神殿的大門,Atem還能聽到Mahad等人在與大臣們爭論的聲音。

 

久未接觸陽光的眼睛因為刺目的陽光而迸出淚水,Atem感覺眼前的景象越發模糊,差點他就要因腿軟雙膝跪地——

 

「法老…穩住。」

此時Atem撞進一個藍色的的溫暖懷抱。

沒有介入這場爭吵的Seto第一個發現了Atem,他在Atem要倒下前扶住了明顯站立不穩的新任法老。

 

Mahad等人看到Atem平安出來,高興極了,全都圍了上去。

 

「Saikaimu大人,法老通過了神器的考驗,你們應該沒有異議了吧?」Mahad目光銳利的看著群臣。

 

持反對意見的大臣們看到法老從神殿出來,一時間個個噤了聲。

 

Saikaimu沒想到Atem真的從神殿裡出來了,不過他看到Atem如此虛弱,眼珠一轉,高聲說道:「法老,可否讓臣等看看您的精靈?」

 

「法老現在如此虛弱,你怎麼還糾纏不休!」Mahad眼裡帶了一絲殺意。

 

Atem靠在Seto懷裡,氣若遊絲,臉色蒼白,仿佛隨時有可能暈過去。

 

「Mahad大人,若是不能讓我們看上一眼,大家始終不能安心的。」Suen幫腔道。

 

「是啊,讓我們看一下吧。」

見到法老如此虛弱,甚至垂下了眼簾,大臣們的底氣又足了起來。

 

「住口,法老的精靈,豈是你們想見就見的?!」Isis喝止道。

 

「Isis大人,法老在進神殿之前可是說過的,若是能出神殿,法老的精靈會給予我們最深刻的教訓。」Saikaimu見狀,心中愈發的放心:「可不要言而無信——」

 

忽然天空暗了下來,雲層中雷聲隆隆,一頭魔物在空中顯現出了身影。

「這是…惡魔的召喚?!」Seto第一個認出了這隻魔物。

 

「是誰召喚出來的?」Mahad環顧左右,想找出召喚出這隻強力魔物的人。

 

「魔降雷。」

只見Atem靠在Seto懷中,輕啟嘴唇,呢喃了幾個音節,這隻名為惡魔的召喚的魔物伸出雙手,兩道雷從空中落下,直接劈在了Saikaimu和Suen的身上。這對上一息還在叫囂的兄弟倆,下一息就變成了焦炭。

 

大臣們驚呆了,有幾個嚇得跪在了地上,還有一股尿騷味飄了出來。

 

「再有異議,殺無赦。」Atem說完這話,徹底失去了意識。

 

看到惡魔的召喚因為Atem失去了意識也跟著消失後,眾人才知道,這只魔物竟然是新任的法老召喚出來的。

 

「既然法老能喚出石板神殿的魔物,那就是得到了千年神器的承認。」Seto打橫抱起Atem,冷冷的看了貴族和大臣們一眼。

「若是再有意見,就不要怪法老的精靈無情了。」

 

 

☥☥☥☥☥☥

 

 

當Atem悠悠轉醒,第一印入眼簾的就是Seto孔雀藍的身影。

剛剛也是,在自己近乎支撐不住時最先看到的就是這片藍色。

 

他想開口呼喚卻覺得自己連抬起一根手指都沒有力氣。

倒是Seto察覺到了他的氣息,和一旁的醫生交代了幾句便讓其退下。

 

「法老,您醒了。」

Seto正想伸手觸摸他的額頭,卻彷彿顧忌到了什麼而縮手,改成莊重的在床邊跪下:「臣剛與Isis神官換班。」

 

「Seto…為什麼?」Atem的聲音幾不可聞,塞特還是聽到了

 

「您認為臣會接下神器。」Seto既不驚訝也不生氣,平淡的語氣仿佛是在述說一件普通的事情:「確實,臣和您都繼承了王家的血脈,而且臣也比您有優勢。」

 

Atem沒說話,他努力扭頭,注視著那雙比尼羅河還要湛藍的眼睛。

 

「但是臣選擇了您。因為陛下值得臣為您效忠。」Seto嘴角上揚了幾分:「這個答案,陛下可還滿意?」

 

「Seto……我會……保護好埃及的……」

 

「那麼臣就拭目以待了。」

Seto說出這句話時,並未想過,Atem為了實現這個承諾,所付出的,是何等沉重的代價。

 

TBC……

 

感謝大家之前的支持,我和   @轻风静雨   會在網路上連載到一定篇幅後在台灣與大陸的平台開印調XD

然後作為一個王廚要虐王樣真的是…(倒地)這篇真的比較吃力,沒有輕大協助根本會卡orz

王樣被神祗火焰洗禮時大概會很類似這劇場版的這張圖吧。

關於王樣該召喚出什麼樣的魔物咱倆思考了很久,後來選定了「惡魔的召喚」,這隻怪獸在初代中暗遊戲使用的牌裡稱的上主力,早期第一場魔術撲克牌的戰鬥中魔王也是用這張卡片抵擋了海馬的牛頭人,加上降下雷電時很有天罰的味道XD

评论(2)
热度(35)
  1. 轻风静雨眠兔 转载了此文字
© 眠兔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