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遠在冬眠(不太常更新意味)

初代YGO(海闇)、FA(焰鋼)、DGM(神亞)、NO.6(鼠苑)、K(金銀黑白)。
恩...其實還可以吃很多東西啦(喂)
 

拂晓抵达(十五)

我也想要抱住王樣(問題發言)

轻风静雨:

本文是由我与 @眠兔 合作完成,文中所有内容都是我们二人讨论出来的结果。如有不当之处,还请指正。


0102030405060708091011121314




由于Atem在试炼结束后展现出的惊人实力,关于他登基的事朝中再也没有异议,登基仪式得以顺利的完成。


新任法老继位,一些相关的人事调整也都陆续开始。


首当其冲的就是当日反对Atem登基的几位大臣,被用年事已高,无法负担现任职位这样的理由调去了清闲,没有实权的位置上。其余的大臣们看到Atem雷厉风行的行事作风,都战战兢兢地,生怕下一个就是自己。


神官团的神官也有了变动。


之前跟随着Atem去下埃及的Isis,Karim,Shada分别继承了首饰,天平,钥匙这三样神器;而Seto则是被锡杖选中。


据说试炼当日,在轮到Seto试炼时,锡杖主动发出了光芒吸引了年轻的神官握住了它。光芒霎时间笼罩了整间屋子,现场的人都无法动弹,最后不得不直接淘汰了其他的候选者。


这下旁人对Seto的能力更加有所认识,却再也不敢说出Seto适合王位这样的话了。


年仅13岁……不,再有半年,新上任的法老就有14岁了。他们再也不敢承受来自法老的怒火,生怕落得跟那两兄弟同样的下场。


身为法老的Atem参加了神官的授予仪式,并当场赐下了许多珍宝,以示自己对新任神官们的器重。


仪式结束后,Seto跟着Aknadin来到了石板神殿。


“想不到是锡杖啊……”Aknadin有点感叹,“你继承了一件很特别的神器。”


“老师,不管学生继承的是哪一件神器,都不重要。重要的是,除了保卫王权这一能力,神器对学生的认可。”Seto用拇指轻轻摩挲着金属的表面,冰凉光滑的触感令他很是喜欢,“多亏了老师这些年对学生的教导”。


当初要不是Aknadin及时出现,恐怕他的未来还没有开始就要回到下埃及了。


Seto是真心实意的怀着对Aknadin的感激之情。


“Seto,你一直都是我最骄傲的学生。”Aknadin这句话说得非常感慨,眼中的复杂是Seto不曾看过的,“之前的登基仪式上,你做得很好。”


“‘神官需守护王权’。老师的教诲,Seto铭记于心。”Seto恭敬的对Aknadin行礼道。


“你能这样想,老夫就放心了。”


师徒俩叙旧了一会,Seto便起身告辞。


临走前,Aknadin忽然叫住了他。


“Seto,你……‘许愿’了吗?”


Seto回头,Aknadin的大半张脸被兜帽遮住,看不清他的表情。


“并没有,靠外力得来的力量,终究不是属于自己的。”


“是吗?”Aknadin的声音忽然多了几分沧桑,“行了,你回去吧。”


“是,学生告辞。”


随着Seto的离开,Aknadin再也坚持不住,跪倒在地上。


“……你终究与我不同吗……愿望……为何不许愿呢?我儿……”


在这个收容了无数罪犯魔物的空间,四周的气氛一点点浑浊起来。石板上传来了窃窃私语,仿佛在嘲笑着他的懦弱。


“我想让你……终有一天……终有一天,你会成为王……”


 


“法老,这里有份公文……”Seto的声音停了下来,怔怔的看着倚靠在椅背上沉睡的法老。他放轻了脚步,走到法老身旁,轻轻的将法老手中还未看完的公文抽出,放在桌面上。


虽然过去了一个月,但神器的试炼让法老的身体似乎受到了很大的损伤,巫医们千叮万嘱不能让法老太过劳累。只是刚继位的法老不能在众人面前露了怯,都是强撑了下来。


不过这次看来真的是累得不行,竟然直接在书房批阅公文的时候就睡着了。


Seto没有犹豫太久,把手中的公文放在书桌上,小心的将法老从椅子上抱起来。或许是感受到了熟悉的气息,法老没有醒过来。他靠在Seto的胸膛上,稚气未退的脸还带着些许的婴儿肥,眉宇间却多了些成熟坚韧的味道。


淡淡的莲花香萦绕在鼻间,Seto不禁回忆起了下埃及时他们共乘一骑时的情景。那时的他将还是王子的Atem紧紧拥在怀中,从那纤细娇小的身躯汲取着力量。


明明从小被娇惯着长大,但每一次爆发出的力量都令Seto侧目;他怀中的法老是如此的强大,又是如此的美丽,令人不禁深深地为之着迷。


Seto迈开步伐,穿过长长的回廊。


阳光与廊柱的阴影交替出现在他与Atem的身上,显得很不真实。


来到寝宫,一旁的女官看到宫殿的主人被抱着回来,也不用命令,训练有素的散开。Seto轻柔的将怀中的人放在床上,并在神官眼神的示意下埋首退了出去。


Seto正要将Atem身上的金饰卸下,不想在碰到颈项时,Atem突然睁开了眼。


“法老。”Seto立刻退后几步跪在床前,“请恕臣刚才的无礼之举。”


“我刚才在书房睡着了?”Atem很快从茫然的状态抽离,把目光投向Seto,“起来吧,不必如此拘礼。”


Seto起身,说道,“法老还是要注意身体,政务固然重要,您的健康也不能忽视。”


“成为大神官之后,Seto也开始有点唠唠叨叨了呢。”Atem眼带笑意。


“您是臣效忠的法老,所以您的一切,都是臣应该关注的。”


“好吧,今天就偷下懒,明天再看那堆公文。”


“法老请好好休息,臣先行告退。”


“嗯,下去吧。”


 


刚回到太阳神庙,Seto正好遇到准备外出的Mahad。


微微颔首算是打了个招呼,不想被Mahad叫住。


“Seto神官,法老……还好吗?”Mahad迟疑的问道。


“好不好,你自己去看不就知道了。”Seto脚下的步伐没有停顿,很快消失在Mahad的视野中。


Mahad垂下眼帘,暗自握紧了拳头。


这些日子以来,Atem的行事风格,施行的每一项政策,都出乎了Mahad的意料之外。明明是认识了这么久的人,明明是如此熟悉的人,为什么会产生了陌生的感觉?


尽管在心里告诫自己,这种想法不对,不能让这样的念头左右自己的思绪,可Mahad就是控制不住。


会撒娇,会恶作剧,会想尽办法偷懒的王子殿下已经永远的活在了记忆之中了。取而代之的,是法老Atem。他是高高在上的神明,凛然不可侵犯,亦遥不可及。


“不过,即便如此,我对法老的忠心是不会改变的。”Mahad喃喃自语,终于下定了决心。


对于Mahad的纠结,Seto是知道的。或许都是抱着同样心思的人,所以对于这种感情就会格外的敏锐。


在Seto看来,这种苦恼根本就是庸人自扰,没有任何意义。现在的Atem,才是Seto心目中的王者形象。


克制,冷静,没有多余的感情,完美而强大的王。


这才是Seto所追求的。


沉浸在自己思绪中的Seto,并没有注意到,他手中的锡杖发出了微弱的光。


 


“法老,根据臣等的推算,日蚀就在这几天出现。这段时间还请法老不要离开王宫,以免有被阿波菲斯袭击之虞。”Karim说完,有些忐忑不安的看向法老。


以前在下埃及的时候,还是王子的法老就不喜欢一直呆在府邸。如今由于日蚀不能外出,不知道会想出什么稀奇古怪的理由来反驳。


“确定就是在这几日吗?”


“是的,臣肯定。”


“驱逐阿波菲斯的仪式何时举行?”


“明日开始,直至日蚀结束。”


“好,就这么定下来吧。”Atem点点头,同意了Karim的要求。


“是。”Karim没想到事情如此顺利,他都做好了各种说服法老同意的预案,结果一个都没有用上。


面对日蚀的到来,法老还能如此镇定,众人心里对法老的敬畏又多了一层。


日蚀将要发生的事很快在埃及境内传开,民众们都很惶恐。面对蠢蠢欲动的暗涌,Atem下了几道旨意,颁布了几项政策。民众的恐慌很快被安抚了下来,没有爆发出动乱。


朝臣们对Atem老练的处理手段惊讶不已,原本还有些担忧的臣子们这回是彻底放下了心。日后Atem再有什么新政需要施行,很快就能得到最有效率的执行,也算是日蚀这个不祥事件带来的意外之喜了。


为了帮助拉战胜蛇神阿波菲斯,神官们都聚集在神庙中,举行驱逐阿波菲斯的仪式。


神官团的六位大神官是仪式的主事者,除了每天要去神庙主持仪式,还会轮流派出一名大神官守在法老身边。为了保护法老不让阿波菲斯发现,他们在王宫里到处挂满了遮挡视线的帷幔。无论是谁,都只能看到模模糊糊的身影。


同时,王宫的警戒工作也加强了许多,护卫巡视的次数和人数都增加了。法老更是大大减少了外出的次数,群臣们的汇报工作也都改在傍晚进行。


这样的日子,一直持续了三天。


 


Seto是在第四日来到王宫的。看到满眼的帷幔时,心里升起一丝不屑。


Mahad就喜欢把事情弄得复杂。


腹诽了Mahad几句后,Seto直奔此行的目的地——法老的书房。


当然,书房里也挂满了重重地帷幔,上面甚至还绣了驱逐阿波菲斯的咒文。这些帷幔虽然无法完全遮挡光线,但也很难让人看清房间里的景象。


Seto不耐烦的以几乎快要扯下帷幔的力度将它们一一掀开,到了最后一层帷幔的时候,他已经能看到坐在书桌前的身影了。


手上的动作慢了下来,Seto缓缓拉开帷幔,正巧对上法老抬头的视线。


“Seto,你来了。”Atem微笑道。


金色的阳光透过层层的帷幔照进来,将光线晕出了模糊不清的效果,衬得法老仿若在光芒中诞生,眉梢间尽是暖意,显得神圣而唯美。


Seto怔了一下,才回话道:“拉与您同在。”


“坐吧,这个时候不必太过拘礼。”


Seto依言坐下,开始报告仪式的进度。


Atem静静的听着,阳光映照着他的侧面,像绘了一道金边。纤长的睫毛投下一道淡淡的阴影,不时扇动两下。


“做得不错,你们办事,我放心。”Atem赞许道。


“您的赞誉,是对臣等的最大鼓励。”Seto谦逊的说道。


Atem还想说些什么,房间里昏黄的光线突然暗了下来,书房外面传来了警卫的骚动声和女官恐惧的声音。光正以极快的速度消失,阿波菲斯袭击了拉的太阳船,企图用那布满了鳞片和诅咒的身躯绞碎船身,拖着拉与世界坠入无止境的黑暗中。


“法老小心!”


Seto反应迅速的一把扯下最近的帷幔,把Atem从头到脚都包裹了起来,然后将他紧紧抱在怀中,快速的吟唱起保护法老的咒语。


这是Atem第一次在意识清醒的情况下突然被Seto抱个满怀,他的头贴着Seto的胸膛,感受着强有力的心跳声,一下一下的直击心里。


Seto……


Atem闭上双眼,静静的感受着这一刻。






PS:


阿波菲斯是古埃及神话中的蛇神,游戏王里的邪神很有可能原型就是它。在古埃及神话中,拉每天都要与阿波菲斯进行一番搏斗之后才能出现在天空之中。这是古埃及人眼中的日升日落。


古埃及人对日蚀是非常恐惧的,在他们看来,日蚀的出现是因为拉要与阿波菲斯搏斗,所以每次发生日蚀的时候都会举行驱逐蛇神的仪式。


仪式都是在神殿由神官举行,神官们祈祷,念咒并喊出阿波菲斯的名字,敲打,践踏阿波菲斯的雕像。等日蚀结束后,他们就会认为拉又一次战胜了阿波菲斯,赢得了胜利。


塞特白天要在神殿举行仪式,晚上要陪王样,还是挺辛苦的呢23333

评论
热度(40)
  1. 眠兔轻风静雨 转载了此文字
    我也想要抱住王樣(問題發言)
© 眠兔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