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遠在冬眠(不太常更新意味)

初代YGO(海闇)、FA(焰鋼)、DGM(神亞)、NO.6(鼠苑)、K(金銀黑白)。
恩...其實還可以吃很多東西啦(喂)
 

【YGO海闇塞法】拂曉抵達(16)

第16章是由眠兔我執筆,拂曉抵達是由我和   @轻风静雨   合作完成,文裡所有的內容都是我們兩人商討之後得出的結論,如果有什麼不對的地方,還請指正。

010203040506070809101112131415


第十六章

 

Seto口中念著咒語,心裡卻早已思緒萬千。

即便隔著帷幔,懷中人的體溫依然清晰無比的傳了過來,令他渾身發燙。

 

有什麼言詞能形容這樣的時刻?

日蝕不僅考驗拉與祂在地上的化身,

是否也在對他的僕人進行試煉?

 

Seto擁著Atem的同時彷彿也是捏著自己的心臟,左胸跳動的肉塊噗通噗通的震動,提醒著自己的血液正在加速的事實。

 

壓抑在心底瘋狂的躁動收容在這具微微顫抖的皮囊之下,隔著輕柔的帷幔甚至能摩擦少年絲質的肌膚,淡雅好聞的香氣縈繞在鼻尖讓人禁不住想埋首享用,

 

隨著時間的流逝,昏暗開始從室內退去。

拉神又一次的戰勝了祂的敵人?

搖搖欲墜的太陽船能安然的回到神之國度?

 

懷裡的人或許是感應到了什麼,緩緩抬起頭,擋住面部的薄紗挽在額間,只露出一雙眼睛。

那是引導萬物回歸夜晚的眼睛,如同日暮的晚霞。

像是被這樣的眼神攝住,Seto看著自己的倒影映在那雙眼睛中,吟唱著咒文的聲音漸漸低沉了下去。

 

空氣是什麼時候開始變的躁熱?

 

Seto感覺自身的喉結滾動了一下,嘴裡因為缺水變得乾澀難忍,而解渴的水源,就近在咫尺。

 

 

「法老!」

這時帷幔突然被撩起,Atem反射性地想從Seto懷裡掙扎出來,就見Isis走了進來。

 

「法老…」彷彿注意到兩人略為尷尬的眼神,Isis一時之間考慮自己是不是該退出去。

 

Seto輕咳一聲,退了一步站到旁邊,心裡正想著如果剛剛進來的不是Isis而是普通的侍衛,自己會不會在之後斃了對方。

 

Atem扯下頭上的布料:「Isis,外面是什麼情況?」

 

「稟告陛下,日蝕開始消退了!」

 

 

☥☥☥☥☥☥

 

 

為了防止阿波菲斯不甘心再度襲來,Seto還是按照原定計畫,今晚在Atem寢宮旁的偏殿就寢,等白晝時拉的光芒重新普照大地,還要舉辦成功擊退阿波菲斯的慶祝儀式。

 

本來就不是用來休息的偏殿,所有的東西都是臨時準備的,比不上Seto府邸裡的舒適,Seto躺在床上毫無睡意。

不過更妨礙他睡眠的應該是今天發生的事情——

 

Seto可以對神發誓,自己在擁住眼前的少年王時沒有別的想法。

他在看見Atem的側臉被黑暗拂上時身體就先一步行動了,

這一切純粹是為了保護法老免受阿波菲斯的侵害。

 

但是之後呢?

想到自己近乎失控的後續行為Seto不禁背脊發涼——

 

當Isis突然撩起帷幔時也彷彿剝掉了自己一層皮膚,在那個女人懷疑的注視下使他感到一陣難堪且無措,自小時候起Isis的直覺就和Mahad不相上下,甚至遠勝於後者。

比起老是容易糾結一堆事情的Shada,或是廢話一堆的Karim還要異常敏銳!

 

太糟糕了,簡直像是精靈魔物廝殺前對手先一步猜測他要使用到什麼戰術一般——

比起差點要對Atem做出麼,他更不能原諒自己的心志不堅定。

Seto說服著自己忘記,事情都已經發生,或是說幸好還沒有發生,再糟糕也不會比起下埃及做的那個夢還要驚悚了。

他努力沉澱自己的靈魂,回想起以往修行的鍛鍊,軟弱和糾結是禁止的。

只要過了這詭譎的一晚,等拉重新甦醒他又會恢復到最強大的狀態——

 

 

☥☥☥☥☥☥

 

 

正當Seto閉著眼睛企圖入睡時,他感受到了人的氣息。

其實這整個寢宮都瀰漫著女官們替法老點燃的薰香,香氣很好聞但也大大降低了人們的敏銳度。

 

只是,Seto的警惕心一向很高,有人進了偏殿之後,他立刻就察覺到了。

很好…偏偏有不怕死的要送上門來給他解決!

 

他集中精力仔細聽著,對方腳步很輕,正一步步接近自己,法老的寢殿在另一邊,如果目標是法老絕對不可能搞錯,所以來人是衝著自己!

Seto偷偷捏緊拳頭,他繼續紋風不動的裝作沉睡的模樣,打算趁來人靠近時一擊解決!

 

還剩三步——

兩步——

一步——動手!!

 

Seto猛的睜開眼睛一把抓住來人的手臂制伏在床上,錫杖直接抵在闖入者的頸肩!

此時他聞到一股孰悉的蓮花香氣——

 

「你可以再粗暴些,我直接叫人把你扔出去。」

 

只見Atem就這樣趴伏在他身下,右手被扭在身後,自己的膝蓋正侵略性的抵在對方雙腳間。因為被壓制,艱難投向他的眼神盈滿了怒意。

 

「法老!」Seto連忙鬆開手,退到床邊。「請恕臣下無禮!」

Seto沒想到Atem會來到自己就寢的偏殿,他平常是能感受到對方的氣息的,偏偏現在整個寢宮瀰漫的香氣擾亂了他的判斷力,使他一時之間認不出對方。

 

Atem皺著眉坐起來,揉了揉手臂。

可能因為直接從寢殿出來,法老的上身是光裸的,只在下身圍了一條纏腰布,連首飾都沒有戴。他撿起掉落在一旁已經露出暗刃的錫杖把玩了一下:「上一任的持有者就是這樣教導你使用錫杖的?」

 

「請恕臣下剛剛的無禮之舉,只是法老深夜造訪臣下的房間不知所為何事?」

 

像是咬到舌頭的表情在Atem臉上一閃而過,但馬上就恢復了他平常的樣子:「沒什麼…來看看我的堂兄是否睡得安穩。」

 

「多謝法老關心,臣下睡得很好。」

 

「看樣子是睡得很差啊…」Atem敲敲身下的床,眼睛一轉,笑眯眯的說道,「你來我這邊睡吧,我的床很大,也比這個舒服多了。」

 

賽特一愣,彷彿聽到了什麼令人不敢置信的話:「請不要開這種玩笑。」

他臉色一板:「您是一國之君,這種輕浮的話怎麼能對臣子說。」

 

Atem微微一笑,輕巧的滑下床榻:「那這樣說好了,我不是要我的臣子與我同睡一張床,而是要我的神官保護我免受阿波菲斯的侵擾。」

 

Seto恍惚間覺得又見到了下埃及時那個有點古靈精怪的王子殿下,他移開視線,卻看到法老赤足踩在地板上,由於地板冰涼,小巧的腳趾微微蜷縮起來。

「法老,您的鞋子…而且晚上風大您竟然就這樣跑出來?」

剛剛怎麼忘記拿一件披風給他裹上…

 

「反正距離不遠Seto你就不要介意那些小細節了。」Atem不甚在意的擺擺手。

 

「……」

 

 

☥☥☥☥☥☥

 

 

Seto不是第一次進入法老的寢殿,只是想到自己可能是第一個爬上法老床榻的大神官,瞬間有種悲涼之感。

 

Atem倒是不在意,直接掀起帷幔爬了上去。

 

「陛下,請等等。」Seto隨手拿起放在一旁的乾淨布料,用備用的水浸濕後,把Atem沾染了灰塵的雙足細細的擦淨。

 

Atem低下頭,Seto的手掌很大,一隻手就幾乎能把自己的腳全部握住。而且他的掌心溫度很高,令Atem有種置身於火焰中的錯覺。

直到連趾縫都擦過之後,Seto才把布料一扔,洗淨雙手。

「您要是擔憂阿波菲斯的襲擊,臣可以在床邊為您唸守護的咒文——」

 

「Seto,這是命令。」Atem半倚在床上,似笑非笑,石榴紅的眼睛波光流轉,隱隱透著一絲獨特的風情,「上來。」

 

不容駁回的語氣,Seto竟然生不出反抗的念頭,依著Atem的意思躺在了床上,只是不敢太靠近Atem。

 

「聽聞平民的家庭裡,兄弟就是這樣睡在一起的。」

黑暗中,Atem的聲音帶了一絲寂寥。

 

Seto沉默一會,說道,「您是法老。」

 

「是啊,我是法老。」Atem轉過身,借著微弱的月光看向Seto,「但你也是我的堂兄,Seto。你是現在這世上唯一與我有血緣關係的人了。」

 

「臣會一直在您身邊的。」Seto的語氣難得的溫柔起來。

 

Atem輕笑起來,「沒想到還能從你嘴裡聽見這樣的話,平時你可不是這樣的。」

 

「那平時我是怎樣的?」

大約是氛圍太過安謐,Seto不再用臣來自稱。

 

「平時你總是很高傲的樣子,把誰都不放在眼中。」Atem的聲音裡帶著笑意。

 

「那是因為那些人與我都不是一個層次的。」Seto與Atem對視,「當然,您除外。」這已經算得上相當曖昧的話了。

 

Atem又一次笑了起來,「你這性格還真是……倒是讓我覺得有樣東西很像你…」

 

「哦?是什麼?」

 

「Seto就像是……嗯……」Atem閉上了眼睛,竟是睡著了。

 

看著沉沉睡去的Atem,Seto哭笑不得,哪有人話說到一半就睡著的。

皎潔的月光落在Atem安詳的睡顏上,柔和了他的臉龐。Seto輕輕的將額前燦爛如金的髮絲撥到耳後,他線落在Atem的唇上,注視了良久,還是沒有吻下去。

閉上眼,睡意襲來之前,Seto的最後一個念頭是,在你眼中,我到底是……?

 

 

☥☥☥☥☥☥

 

 

度過了提心吊膽的一夜,當拉的光芒又從地平線的彼端升起。新生的白晝安穩到來,證明了光明又再一次戰勝了黑暗,埃及的子民們無不虔誠讚嘆拉的奇蹟!讚美這亙古不變的真理!

 

在陽光最耀眼的時刻,法老身著正裝帶領著六位神官從高台上現身,百姓激動地訴說多虧了法老與神官們的強大,協助拉成功擊退了肆虐世間的阿波菲斯,為埃及帶來璀璨的和平。當Atem舉起一隻手對百姓致意,人們紛紛虔誠的伏地禱告。

 

 

Seto在低垂的視線中,微微抬起頭望向Atem面無表情地的側臉。

 

現在的Atem是「神明」的形象,人們希望他作為神存在於高處,化為炙熱的太陽照耀蒼生。

 

自己也同樣為如此表現的Atem報以忠心。

只是…昨晚那個露出有點寂寞無奈神情的Atem同樣令他——

 

 

【——聽聞平民的家庭裡,兄弟就是這樣睡在一起的。Seto。你是現在這世上唯一與我有血緣關係的人了。】

 

 

同樣令他傾心。

 

 

TBC…

這章算是塞特心境的轉折點,而且終於到了萬眾期待的塞法在同一張床上面(毆)順帶一提,這章王樣去找塞特時,塞特也是半////裸的喔XD(你要幹嘛)


題外話...王樣在動畫中就寢時戴的裝飾也太多了吧,感覺好難休息。

评论(16)
热度(48)
  1. 轻风静雨眠兔 转载了此文字
    船戏终于来了233333
© 眠兔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