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遠在冬眠(不太常更新意味)

初代YGO(海闇)、FA(焰鋼)、DGM(神亞)、NO.6(鼠苑)、K(金銀黑白)。
恩...其實還可以吃很多東西啦(喂)
 

拂晓抵达(十七)

之前想著直接照著原作發展來寫,應該比較不難的我簡直太天真了QAQ

題外話,其實埃及人不忌諱死亡,他們的生死觀和東方人不太一樣,所以賽特和王樣他倆談這種事時是蠻期待和自然的。

轻风静雨:

http://sunksilence.lofter.com/post/1d138c17_f86439a本文是由我与 @眠兔 合作完成,文中所有内容都是我们二人讨论出来的结果。如有不当之处,还请指正。

010203040506070809101112131415、16


第十七章


日蝕結束后,朝中的運行很快恢復了正常,各項工作有條不紊的進行著。經過這次事件后,大臣們對Atem總算是心服口服,不敢再有任何不敬的行為和想法。

相反,忙了一段時間的Atem總算是有了難得的休息機會,也有空餘處理他擱置了一段時間的事。

“法老,這份設計圖老臣想請您過目。”Simon的語氣里充滿了對自己作品的自信,“先王陵墓的防盜系統已經很完善,老臣又在幾個地方做了些調整,這將是最完美的作品。”

將神器交給夏達之後,Simon就成為了Atem的近侍。話雖這麼說,但Simon的地位與資歷註定他不可能只是一個單純的近侍。他更像一位導師,在Atem迷茫的時候指出一條可行的道路。

Atem聽完Simon對設計圖的講解后,滿意的點頭,“不愧是Simon,果然在各方面都很周全。行,就這麼定了。”

“那老臣這就去召集人手,盡快開始陵墓的修建工作。”

Simon前腳剛走,Seto後腳就進了書房。

“法老,這裡有份文書需要您親閱。”Seto把手中的紙莎草卷放在桌上,視線不經意飄到了旁邊的陵墓設計圖上。

“這是Simon剛剛拿來的墓室設計圖,不錯吧?”Atem把圖紙往前推了推,讓Seto看得更清楚。

“陵墓不是越大越好,若是攔不住盜墓者貪婪的腳步再大也沒用。”Seto自認為中肯的發表了自己的意見。

“我相信Simon的能力。”Atem把圖紙捲起收好。

“既然如此,臣就先行祝賀您有個安穩的長眠了。”

“Seto,你覺得我的陪葬品應該放些什麼?金製的戰車還是瑪瑙做的棋盤?或許放入精靈的石板也不錯?”Atem興致勃勃的問道。

“不若在壁畫上下些功夫。把您未完成的事記錄下來,這樣前往永生時還能記著完成。”

“這個提議不錯,就是不知道我去世時還會記掛著什麼。”

Seto淡淡一笑,“到時候就會知道了的。”

多年以後,Seto回想起這個場景,個中滋味,只有他自己才知道了。

 

兩年後。

“法老,前些日子我們抓住了膽大妄為的盜墓者……”

大殿上,只有Mahad的聲音在迴蕩著。Atem坐在王座上,只覺得昏昏欲睡。他小心的變換了下姿勢,試圖讓自己看起來沒那麼累。

時間一晃兩年過去,埃及在Atem的治理下呈現出欣欣向榮的景象,比起當年他的父王也不遑多讓。

經過兩年的磨練,Atem身上屬於法老的威嚴愈發的重,群臣們平日里都不敢直視他,被那雙眼睛一瞥就會惶恐的想移開視線。

對神官團們來說,法老身上的神性漸漸多于人性,是最合適的統治者。

所有注意力都放在法老身上的Mahad第一時間注意到了Atem的小動作,看到法老臉上極力掩飾的疲倦之色,Mahad心中十分擔憂。

這段時間帝王谷頻頻出事,之前還破獲了一起地方貴族與修葺陵墓的匠人合夥勾結盜墓賊的醜聞。不光是負責警衛團工作的Mahad疲於奔命,Atem也因此沒有休息好。想到這裡,Mahad很是自責。

聽完匯報后,Seto向前一步提出了質疑,“Mahad,這是這個月的第幾起盜墓事件了?這樣下去,我很懷疑你是否還能勝任警衛團的工作。”

“我很抱歉……”Mahad愧疚的說道,“這幾天智慧輪的指針波動劇烈,蠶食人心的魔物數量增加,無法逐一探知罪人的邪念了。”

“那你就要想辦法克服這一困難,我們的使命就是守護法老,無論今生,還是來世。”Seto望向王座上的法老,卻發現Atem閉上了眼睛,似乎進入了假寐的狀態。

“法老!”Mahad跪了下來,“為了強化帝王谷的警戒,請允許增加警衛團的人數!”

Atem慢慢睜開眼,石榴紅的眸子沉靜清澈,看不出半點睡意,“準了。”

Seto還想說些什麼,被一旁的Isis打斷了。

“我的神器感應到了不安定的未來……”Isis撫摸著胸前的首飾,它閃爍著光芒,暗示著未知的騷動,“我看見邪惡的影子,正在接近這座宮殿。那是個……擁有恐怖魔力的人——唔!”Isis微微喘息著捂住胸口,“太可怕了,他的魔力會為這座王城帶來災難!”

Mahad面露駭然之色,胸前的智慧輪也出現了異動,五根指針像有生命似的掙扎晃動,為本來就異常安靜的大殿帶來了緊張的氣氛。

“智慧輪感應到了強大的黑暗之力。”

這些年來Mahad一直非常小心的分配自己的魔力,智慧輪擁有的邪念需要他用大部分的魔力來壓制,這也影響了神器本身的能力,近日更是因為偵測到大量的邪念讓神器更加不安定。

自從老師去世后,智慧輪還是第一次出現這麼強烈的反應。

“法老!”一名衛兵慌慌張張的進來稟報,“一名叫做Bakura的盜墓賊闖進來了!”

“盜墓賊?衛兵都在干什麼!”

大殿門口傳來衛兵的慘叫,一名身上掛滿了金飾的男子大搖大擺的走了進來,手上還拖著一具木乃伊。

“尊貴的法老,我盜賊王Bakura,前來接受神器了!!!”

 

“那是先王陵墓里的陪葬品?難道說——?!”Simon一眼就認出了自稱為盜賊王的Bakura身上戴著的金飾。他驚慌失措的望向Atem,後者神色雖冷靜,但王座扶手上泛白的指尖洩漏了其主人難掩的怒火。近日頻繁的陵墓遭竊讓法老對處理這些盜墓賊的耐心漸漸消失。

“法老您不能在這個毛賊面前衝動,您是法老啊!”Simon壓低聲音在Atem耳邊提醒,焦急的勸說道,“神明在地上的化身豈可在這種低等罪人面前動怒?!”

Atem眼中的怒火幾乎可以化為實質,雙手緊握成拳頭又鬆開。他深吸了好幾口氣,才勉強讓自己平復下來,坐回了王座上。

“盜賊Bakura,你的目的是什麼?”作為神官之首的Aknadin首先站了出來,“除了神明在地上的化身,上下埃及的統治者——偉大的法老,以及靈魂經過錘煉的六位神官,一般人是無法觸碰神器的。”

“目的?”Bakura一腳踩在他拖來的木乃伊身上,任由腳底的塵土落在木乃伊結拜的亞麻布上,“不如神明在地上的化身問問這位前任的神明化身?”

“難道那是先王的遺體?!”Mahad大驚失色。

“沒錯,就是這個該死的阿克納姆,這個讓神器誕生的罪魁禍首!”Bakura眼中帶著強烈的恨意。

“住口!Aknamkanon王在位的這些年,為國家間的戰爭劃下了休止符,給這片土地帶來了和平。先王是為了祈求和平,才留下的神器!”Aknadin義正言辭的怒斥道。

“沒錯,先王為了和平,將擁有正義力量的神器交於給我等,就是為了制裁你們這些罪人!”Karim厲聲道。

“正義?別笑死人了!神器才是真正暗藏著黑暗之力的禁忌秘寶!”Bakura意味深長的看了Aknadin一眼,“你們聽過克雷艾爾那村嗎?”

克雷……艾爾那?!Aknadin眼神一變。

“在那個已經成為了廢墟的村子里,有一個地下神殿,那裡安放著冥界的石盤,將七件神器收集齊放在石盤上,就能得到來自邪神的黑暗力量——”Bakura低頭看了一眼腳下的遺體,加重力道,眼看著木乃伊的頭部搖搖欲墜,幾乎就要和身體分家,“說不定你們所謂的‘偉大’的先王,就是為了統治世界才做出神器——”

Atem再也壓抑不住自己的滔天怒意,猛然再次從王座上站起身,“Bakura,放開我父親的遺體!!”

“喲,終於捨得移動尊駕了?尊貴的法老陛下。”

“竟敢對法老無禮!不可饒恕!”神官們的身後立起了巨大的石板。

“礙眼的神官們,一起上吧。”Bakura張狂的呼喚出自己的精靈來迎擊神官的攻擊,眼裡泛起的殺意和邪惡正源源不絕地為他的精靈獸迪爾邦多輸送力量,那是足以顛覆世界的憎恨。

在這強大的恨意下,神官的魔物節節敗退。

 

“法老,老臣跟在先王在身邊這麼多年,我可以用性命擔保,先王是一位為了百姓的和平奉獻了一生的偉大法老。”

“Simon,你放心,我沒有懷疑過父王。只是,身為人子,眼見父王遭受如此的奇恥大辱,我絕不可能饒恕!”Atem的聲音帶著幾分顫抖。

“法老,此刻才更要忍耐,神官們會奪回先王的遺體的。您的安全最重要!”Simon勸阻道。

這次Atem的回應是大步邁下王座。

“法老?!危險!神官們正與Bakura的魔物激戰,請您回到王座上!”

Atem對Simon的話充耳不聞,他像走過無人之境似的穿過戰場,魔物的咆哮他恍若未聞,精靈施展魔法刮起的旋風掠過他額前的劉海,即便這樣也無法令Atem停下腳步。

“讓開。”Atem冰冷的視線拂過盜賊驚愕的眼神,將先王的遺體抱起來。

Bakura沒想到就這樣被近了身,愣了一下,隨後看到Atem的注意力全都在先王的遺體上,陰陽怪氣的嘲笑著:“真是感人的重逢啊,法老陛下。”

Atem眼神都沒分給Bakura一個,抱著父親的遺體徑直朝王座走去。

被Atem這樣無視,Bakura不禁惱羞成怒,“你以為我會輕易放你回去嗎?我現在就讓你血濺當場!”

“法老竟然毫無防備的靠近Bakura,在他的魔物攻擊之前,一定要保護好法老!”Aknadin連忙召喚新的魔物試圖保護法老的安危。

“讓我來!”Mahad正要操縱他的幻象魔術師,結果被Seto搶先了一步。

“Mahad,你的精靈力量不夠!我來!牛頭人,攻擊盜賊的精靈獸!”

“嘖,煩人的神官。”Bakura不得不將注意力拉回到神官團身上。

 

在神官們齊心協力的猛攻下,Atem安然無恙的回到王座前,他將先王的遺體放下,石榴紅的眼眸盛滿了悲傷。

“父王……”

兩年前,Atem好不容易讓自己接受父親離世的事實,沒料到他們父子會在這樣的情況下再會。一想到父王的安眠被這樣的盜賊毀於一旦,Atem就怒不可遏。

“沒想到先王竟然會以這副姿態再度回到了王宮。”Simon小心的將披風解下將遺體蓋好好,“法老,您請放心,神官們會嚴厲懲戒這個目中無人的小毛賊的。”

“不,這個盜賊侵犯了父王的安眠,我要用‘神’制裁他!”Atem緩緩走下台階,身上散發著無形的威壓,每一步都散發著驚人的魄力。

“法老……”因為自身精靈被攻擊導致靈魂受損嚴重的Mahad只能眼睜睜的看著Atem一步步上前。

“你們退下,我來對付他!”Atem站到了所有神官的面前。

距離法老只有幾步遠的盜賊看到Atem的出現真是求之不得。

“終於親自出手了?法老陛下。”Bakura等的就是法老的出手,“不過無論你召喚出什麼樣的精靈,都是贏不了我的!”

“讓你見識一下我的僕人——三幻神——其中之一的神的雄姿。”Atem語調平靜,身上的魔力形成一個巨大的漩渦,眾人感覺到一股沉重的力量籠罩了整個大殿,撼天動地的氣息鋪天蓋地的壓了下來,令他們一時間都喘不過氣來。

“Bakura,在‘神’的面前俯首膜拜吧。”




PS:

这次的更新拖了这么久真是抱歉,因为三次元这段时间比较忙,今天才结束。

也因为这一章实在是很难写,原著里是记忆篇,所以这段内容其实有点像玩RPG游戏在新手村里的感觉。可是正常的发展又不能像玩游戏这样什么都解释得清清楚楚,要把握这种界限实在太难了。真是多亏了小眠,才能艰难的完成了这一章。

关于巴克拉称呼王样为法老陛下,这个并非我的笔误,而是我认为这样的叫法类似于原著里巴克拉那种阴阳怪气的叫着O~SA~MA~YO~那种调调,所以特地用了法老陛下这种看似错漏百出的称呼。

希望看得愉快~


评论(2)
热度(41)
  1. 眠兔轻风静雨 转载了此文字
    之前想著直接照著原作發展來寫,應該比較不難的我簡直太天真了QAQ
© 眠兔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