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遠在冬眠(不太常更新意味)

初代YGO(海闇)、FA(焰鋼)、DGM(神亞)、NO.6(鼠苑)、K(金銀黑白)。
恩...其實還可以吃很多東西啦(喂)
 

【2017亞圖姆生賀|海闇】為神明獻上冰涼的貢品!

誠摯的祝福陛下生日快樂,

願那片蘆葦的彼岸沒有苦難與悲傷,

祈求您能在另一個國度永遠的安好。

這十數年來我依然難以言喻您對我的影響有多深遠。

 

這次小的讓社長大人帶了一份甜蜜的小禮物,希望您喜歡XD

我不擅長甜啊(嘆息),只要一甜就會變成少女腦ORZ

希望不會太OOC了

 

 

 

 

 

 

【2017.6.4亞圖姆生賀】為神明獻上冰涼的貢品!

 

 

「社長,這是次世代決鬥盤各販賣據點的營收報告書,請過目。」

 

海馬瀨人快速的過目平板上的內容,車窗外行經的路人不時用手遮擋烈日的強光,女孩們甚至會打一把小洋傘,因為童實野市已經進入了盛夏。

惱人的蟬鳴以及濕熱的夏意,伴隨著告種冰涼的商機開始充斥著各大電視牆廣告。

 

不過炎熱絲毫不會影響他,畢竟在身處空調合宜的車內完全不可能會被外面的高溫困擾。

 

「這兩個月各地據點的銷售量都有達到原本的預估值。」

磯野調出另一份資料繼續報告:「目前營業額最高的就是童實野百貨裡的決鬥卡牌專櫃,那裡的次世代決鬥盤銷售額是其他地方的三倍以上。」

 

「照這個發展繼續進行下去。」

海馬將手中的平版扔到磯野手上:「這個次世代決鬥盤的商機可不只能有這樣的結果,這和我的預期相比還遠遠不夠!」

 

剛好現在車子正行經童實野百貨,海馬吩咐司機停下車,車門開啟的瞬間熱氣迎面撲來,穿在身上的西裝頓時像個蒸籠。

海馬快步走進百貨公司的中庭,頭頂刺目的日光和使人不快的氣溫讓他有一瞬間的錯覺──自己是否又回到了那片一望無際的沙漠。

 

明明出發前不管計算了多少次成功率都只有20%左右,和當時那張「惡魔聖域」的機率一樣微小,但是當他腳踩在熱沙中時,卻莫名的相信自己已經成功了,亞圖姆在這個地方!

 

也不清楚在那片熱沙中行經了多久,奇怪的是那時並沒有多少飢渴與疲憊的情緒,沙漠的盡頭,身著正裝的尊貴王者迎接了他的到來,高漲的情緒使腎上腺素亢奮不已,心中此時湧上的乾渴只有眼前的水源能緩解,又或者他會將這水源也蒸發殆盡?

 

你來我往的攻防就如同過去驚險刺激,不同的是這是真實,和那個偽造的AI不同,亞圖姆總是能輕易的破解自己的戰術,生命值歸零的瞬間他竟然笑了出來,太痛快了,他對著自己可敬的對手叫囂著:「再來一次!」

可惜的是身體已經到達極限,右腳已經完全粒子化,他只能單膝跪在地上看著亞圖姆捧起他的臉。

 

「…海馬,你不會讓我等太久吧?」

亞圖姆的手指輕巧的拂過他的臉頰,保養良好的指尖浸染了上好的香脂。

 

這不是廢話嗎?

他完全粒子化消散前有注意到亞圖姆眼神中的隱忍,這沒來由的讓他有點不開心,亞圖姆應該對自己多點信任,他海馬瀨人就算被這宇宙或次元粉碎成塵埃,也不會放棄與對手決鬥的執念。

 

那趟冥界的旅行自然不是像出趟國這麼輕鬆。

被完全粒子化後強制傳送回了現世,過程中幾乎崩壞了靈魂與輾壓了五臟六腑,當然,機器產生了嚴重的損壞,圭平看著幾乎變成廢鐵的穿梭機都只能搖頭,要修好並重新測試得花不少時間。

 

 

 

位在百貨公司一樓的卡牌與決鬥盤專賣店聚集了人潮,大都是年輕人,剛買到的孩子興奮的展示戴在左手的新裝置。

 

果然在這個氣溫飆高的季節裡,冷氣強力放送的百貨公司的確很容易聚集人潮,海馬分析著,思索著要不要再請人把一旁的店面也包下來,畢竟從商業的角度來看打鐵要趁熱,或許在百貨公司裡舉行一場小型的決鬥也可以達到宣傳的目的。

 

他眼神掃過一排排的商家,然後在其中一家上個月才開幕的冰品店前發現了一個熟悉又格格不入的身影。

 

 

✖✖✖

 

 

冥界的生活是安詳寧靜的。

尼羅河水依然靜靜的流淌過整個神之國度。

勤勞的埃及子民依舊在這片土地上過著和生前一樣的生活。

溫和善良的精靈有時會將沾了露水的鮮花擺在孩子的床頭。

而性情調皮的精靈甚至還會將新釀好的啤酒喝個壺底朝天。

當然,還有一項東西是數千年亙古不變的。

 

亞圖姆將兩隻蜂蜜色的小腿探進了庭院中的蓮花池。

一瞬間的清涼讓他舒緩了一口氣,只可惜的是背上的燥熱感完全沒有緩解,亞麻製成的衣裙整個因為被汗水濡溼而緊貼身體。

 

拉神的光芒一如三千年前為埃及子民帶來炙熱的恩賜。

但這份「恩賜」對睡了三千年的年輕神明實在苦不堪言。

 

「法老,您果然在這裡。」

一襲白色衣衫的馬哈特帶著弟子瑪娜尋了過來。

 

「馬哈特,我真想不透自己活著時怎麼能忍受這樣的氣溫。」

亞圖姆舉起一隻手遮擋頭頂刺眼的光線:「回憶中夥伴居住的國家氣溫很涼爽,冬天還會從天空降下雪來…」

 

「啊啊我知道!那種冰涼涼的自然現象嘛!」

瑪娜順手將帶來的一碗清水遞給亞圖姆讓他解解渴:「之前居住在現世的精靈有說過,每到冬天有些國家就會發生這種現象,甚至會變成一片銀白色的世界喔!」

 

「現世還有能調節溫度的裝置。」亞圖姆想起海馬辦公室的空調此時真是有種說不出的懷念。如果是炎熱的夏天他很樂意(在海馬的辦公室裡)和海馬打一個下午的牌。

話說回來距離海馬上次突然闖進這個世界也過了段時間,不知他現在過的如何...?

 

「比起空調我更想嚐嚐現世的冰淇淋啊!」

瑪娜用魔杖在空中隨意描繪出一個像是冰淇淋的形狀:「上次被召喚到現世時有瞄到一旁的店面。看起來冰冰涼涼的超級好吃。」

 

在一旁的馬哈特滿臉黑線的看著自己的女弟子,為什麼妳可以在生死關頭的戰鬥中還想著吃這種問題。

 

 

✖✖✖

 

 

「你在這裡幹什麼?!」

海馬幾乎是像一台疾駛的戰車,快步來到亞圖姆身後,越過對方裹著藍色披風的肩頭一掌拍在櫥窗上。

 

「勸你動作不要太引人注目,不然路人會以為你和空氣說話。」

被宿敵逮個正著的法老王氣定神閒的靠在玻璃窗上,一雙裝飾著金飾的小腿隨意的交疊。那副態度簡直沒覺得自己此刻的行為有什麼問題。

「你來的正好,瑪娜很想嚐嚐裡面的甜品。」

 

「……為什麼你這傢伙現在的發言和為了躲避教務主任而去遊說同夥搞一包菸的不良少年一樣?」

 

 

 

──簡單來說,夏日是現世和另一個世界最靠近的季節,更是真實與幻象最曖昧不清的時刻。

本來居住在冥界的年輕神明,被女魔術師連拖帶拉的透過卡牌跨越了次元到了現世。就為了──一隻草莓口味的甜筒冰淇淋。

 

 

海馬覺得自己簡直在幹蠢事,自己竟然會在這種庶民的店裡買這種騙小孩的垃圾食物。當他一手草莓口味,一手香草口味的走出店門,還要偷偷摸摸的塞給這兩個不請自來的古代異邦人。

 

而且明明在現世什麼東西都碰不到的兩人卻可以透過自己轉交而成功拿到冰淇淋。這是什麼鬼把戲?雖然自從遇上武藤遊戲後這些不科學的事情接踵而來,一直不停刷新自己的世界觀。

 

 

他一副鄙視臉的看著歡快的舔著草莓冰其淋的瑪娜,抱怨著:「死人還吃甜食?我以為死人沒味覺!」

 

因為甜膩的草莓冰淇淋對而對這些嘲諷沒太多意見的瑪娜,只是邊舔邊嘟囔著:「塞特大人果然一點都沒變。」

 

亞圖姆似乎也對他的冷言冷語早已習慣:「我是神明,夥伴說你們日本人也供奉年糕給神明,難道是兒戲不成?」

 

比起馬上吃起來的瑪娜,亞圖姆則是先端詳了一下,待在夥伴的身體裡時也看過這個甜食,夥伴理所當然地與他共享一切,只是當時的他知道夥伴十分喜歡所以自己只會象徵性地品嘗一口,夥伴一度以為自己是不是不喜歡吃呢。

 

「喂,要化了。」海馬出聲提醒。

 

海馬給他的法式香草冰上面有與他眼睛同色的莓果點綴,還有磨碎的堅果,一小枝翠綠的薄荷葉倚在旁邊。

他小心的伸出舌頭舔過白色的表面,清爽甜美的香氣頓時湧上味蕾,寒冷的感覺刺激著舌尖直逼大腦。

 

沁涼如水、柔軟似雪,這他第一個浮現的念頭,突如起來的冰涼讓他不自覺的謎起了眼睛:「好冰。」

他讚美著,並將融化到手指上的白色冰淇淋舔掉:「真想讓父王也嚐嚐看。」

 

 

看著亞圖姆粉色的舌頭不停的在白色的冰品上滑動,嘴唇上還沾染了一點白──海馬只覺得腹部喀咚一聲,一堆亂七八糟的想法幾乎爭先恐後的從腦袋升起──儘管一時之間他也不確定那些想法是什麼?而且為什麼身處溫度23度的百貨公司還是會覺得熱?

他稍微難耐的將領帶鬆開,選擇別過頭看向別處。

 

 

消耗一隻冰淇淋的時間不用太久,瑪娜吃完後滿足的表示自己竟然可以吃到如此美味的東西。然後就直接衝進店裡眼巴巴的望著其他口味。

 

亞圖姆嚥下最後一截餅乾,拍掉手上的碎屑:「謝謝招待。」

 

「作為請客的代價一句道謝是不夠的。」他撇頭暗示了一下一旁的決鬥卡牌店。

 

「真是不知足,不過我現在不能和你決鬥,畢竟我也不能離開冥界太長的時間。」亞圖姆看向不遠處幾乎趴在玻璃上的瑪娜:「當然,我也不是這麼不近人情的人──」

 

回應海馬的是一個帶著香草氣息、微涼的親吻。亞圖姆吻的很淺,幾乎是才輕觸到他的頰就點到為止。

 

「這是一部分的謝禮。」年輕的法老微微一笑,幾乎是貼著好對手的耳邊輕聲說著。

 

 

✖✖✖

 

 

海馬這次不僅帶著最新的戰術還有一顆熱切想要戰勝亞圖姆的心──重新進入了次元穿梭機,不過一眨眼的時間,他又雙腳踩在這片滾滾熱沙之中。

 

身上為了穿越次元穿戴的裝備運作正常,決鬥盤確認完畢,嗯、還有一大桶的香草冰淇淋。

 

這純粹是伴手禮,是給神明的貢品。

當然,就算是神明也要打贏他才能享用。

他絕對沒有動機不純──

也不會承認當時有任何想去舔掉亞圖姆嘴角殘留香草冰的任何想法──

 

 

 

 

最後亞圖姆又一次在他以為勝利近在咫尺時取得了勝利,然後把所有冰淇淋都分給他的神官和僕人,看著一票古代人圍著冰桶吃的不亦樂乎,海馬只覺得青筋不停跳動,剛剛被太陽曝曬的背火辣辣的疼,頭開始暈眩,或許離中暑(?)的症狀不遠矣。

 

他才沒有生氣或是失望,

自己也不是第一次輸給亞圖姆。

所以就算沒有看到亞圖姆舔食香草冰淇淋──

──咳、這樣的心態簡直和欲求不滿的初中生沒什麼兩樣?!

 

 

亞圖姆和其他神官交談了幾句,走回了海馬身邊:「你好像很熱呢,跟我來吧我帶你去看個好東西降降溫。」

也沒等他回應亞圖姆就直接邁開步伐,他只好跟上,途中還有一隻栗子球咕哩咕哩的跑來加入他們。

他們離開了王宮,走過市集,還穿越了一大片蘆葦,最終來到河邊,岸邊竟然固定著一根竿子,還綁著一個泡在水中載浮載沉的大西瓜。

 

只見亞圖姆刷的一聲解開了披風扔在地上,蹬掉腳上那雙做工精美的涼鞋,直接踩進水裡,水淹過他的膝蓋,濺起的水花還弄濕了他的裙擺。

 

「以前看見城之內和夥伴這麼做過。剛好有子民奉上了這個,想說正好試試。」

亞圖姆蹲下去抱起西瓜,因為西瓜很重他還顛簸了一下,衣裙更因此濕了一大片:「城之內說天氣熱時一定要吃這個。」

 

「你說可以降溫的好東西就是這個?」果然是那隻喪家犬的庶民樂趣。而且這泡水的古老方法怎麼可能比的上冰箱?

 

「你不喜歡?」法老直接掏出腰間的短刀俐落的剖開,西瓜馬上溢出了甜美飽滿的汁水:「夥伴和爺爺都很喜歡的,也很消暑。」

他吸掉手上沾到的西瓜汁,還取了一小塊餵給在旁邊早已迫不及待的栗子球。

 

海馬思考了一下,把手伸向了亞圖姆遞給自己的果肉,只是他沒有接下,而是握住了對方帶著金飾的手腕,直接湊近咬下他手中的紅色水果。

 

鮮甜的果肉在唇齒間化開,紅色汁液順著亞圖姆的手指一路滴落,他也將其舔去,一滴不剩。

 

「所以,滿意了?」亞圖姆雖然使用的是疑問句,但是口氣卻帶著笑意。

 

「不足夠…」海馬伸手拂過亞圖姆的嘴角,擦過濕潤的唇瓣:「我希望看看你更有誠意的表現,亞圖姆。」

 

「貪心。」

 

 

 

THE END

 

2017/06/04

 

 

✖✖✖

 

後記:

 

謝謝看到這裡的各位。

這篇本來是要放在520的,但是越寫越長最後竟然4000多字根本趕不出來ORZ

我本來是計畫要放另一部有刀生賀…(被眾人打)

最初也只是有天天氣熱很想吃冰淇淋,才出現了讓王樣被瑪娜拖到現世找冰淇淋的腦洞。不然其實我自己文裡的王樣通常是不會離開冥界的,果然食物的執念很強大(喂)

查了下資料古埃及貌似也有冰涼的點心,只是時間好像是比較後期了,然後算是大家不想知道也沒關係的小補充:在埃及神話中,他們相信西瓜是由賽特的精●所產出……嗯…我什麼也不知道(揍)

评论(19)
热度(91)
© 眠兔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