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遠在冬眠(不太常更新意味)

初代YGO(海闇)、FA(焰鋼)、DGM(神亞)、NO.6(鼠苑)、K(金銀黑白)。
恩...其實還可以吃很多東西啦(喂)
 

【2017海闇白色情人節賀】若是心中的深刻期望,便傳頌著這思念吧(下)



✖✖✖

「──哥哥、哥哥!」

突然感到自己被劇烈的搖晃,海馬只感覺自己猛然一震,差點整個往旁邊栽倒,他有點恍惚的看著周圍的景象…

「…圭平?」這裡是他的辦公室,剛剛那一切到底…?

「哥哥!現在不是睡覺的時候了!」

圭平顯得很焦急:「剛剛遊戲打了國際電話來,他說再過幾個小時就要和另一個遊戲進行最後的決鬥了!」

「...最後的...決鬥?」

什麼意思?他現在腦袋還處於一片渾沌。

在接下來的幾分鐘內,當他了解了遊戲傳達給圭平什麼訊息後,他只用了一分鐘做出決定:「圭平,我們走!」

──他並不是擔心──

海馬沒想過自己趕不趕的上的問題,不,應該說他覺得自己趕不上也沒有關係,因為他認可的對手不會輸給自己以外的人。

──能葬送遊戲的只能是自己──

或許等他到埃及的時候,遊戲已經結束了決鬥,正等著自己與他挑戰呢!

──那個人決不會消失的!

【我想見塞特…】

【不論我們曾經發生了什麼,我想要的國家必定是有塞特與我一起的國家。】

當正駕駛著噴射機時,夢境中那個與遊戲相似的孩子曾經說過的話竟然突然出現,而且刺痛著他的大腦。

疼的讓他一度以為自己可能會因頭痛而墜機。

「哥哥你沒事吧?!」弟弟在身後驚恐的尖叫。

「我沒事,你坐好…」他覺得頭痛欲裂,難道是高空氣壓的關係,有什麼東西彷彿要從他的大腦破殼而出。

【塞特…我想見你!】

人們於虛幻的夢境中追尋那遙不可及的真實,

並在血淋淋的現實前尋求那虛無飄渺的希望。

The End(?)

✖✖✖✖✖✖✖✖✖✖✖✖✖✖✖

-尾聲-

「你划船的技術很差勁。」亞圖姆悠閒的剝開一顆石榴吃了起來。

「不然你自己划!或是叫那個在岸邊一直瞪著我們的傢伙划!」

「他叫馬哈特,海馬你要到什麼時候才記得住?」

在一個平靜的午後,冥界的宮殿又來了那位奇裝異服的客人。

法老王也不在意,將手邊看到一半的莎草紙擱下,提出了乘船遊河的建議。

「你這次的狀態好像又穩定多了。」

亞圖姆看著海馬明顯比上次到來安定不少的身體:「第一次時你一直冒著黑色的粒子,我還以為你突然被傳送回去後要更久才會出現。」

一個月前海馬突然出現在他的宮殿裡,雖然亞圖姆也早就預料到這個男人沒有放棄過追逐他的意思。

當他準備步下台階到海馬面前時,對方的身體卻再也支撐不住,隨著黑色的粒子在他眼前消散。

就算亞圖姆知道海馬會沒事,他依然下意識地想捉住那些飛散的黑色煙霧,一瞬間的心慌讓他無法消化這名為難受的情緒。

海馬冷哼一聲:「在沒有打敗你之前,你要有我隨時會出現的準備!!」

「你啊…稍微顧及一下我身為神明是很忙碌的。」

「那你真是我見過最明目張膽偷懶的神明,還有你吃夠了吧?該和我決鬥了!」

「在我的地盤就要照我的規矩來…」亞圖姆微微一笑,吃下最後一顆石榴:「你可知船下的鱷魚都不太友善?」

看著亞圖姆掛著讓他那一身金飾都相形失色的微笑,海馬突然覺得心臟漏跳了一拍,他思索著應該不是穿越次元的副作用。

The End  2017/3/14

✖✖✖✖✖✖✖✖✖✖✖✖✖✖✖

-後記-

我竟然寫完了!我竟然趕在白色情人節寫完了!!!!(歡呼)天啊這是奇蹟!我這種打字慢的竟然寫的完啊啊啊啊!!!

這文的誕生其實是在劇場版上映前的3個月,我做的一個夢境改編成的。

至於當年塞特和亞圖姆在冷戰什麼我真的不知(揍),畢竟夢境裡沒告訴我他們在吵什麼,我只能自己私設:亞圖姆12歲登上王座時,其實是經歷過了一場差點失去性命的政變,當時塞特和馬哈特費了不少力氣協助亞圖姆才保住性命登上王位,所以亞圖姆最信賴最依賴的就塞特和馬哈特。

只是塞特一直奉行著鐵血的手段,亞圖姆還太年幼並無法完全認同塞特這種保護他的方式,所以登基之後還是常與塞特起爭執,當時兩人是屬於戀人未滿的狀態。隔閡越來越大(就是文裡的時間段),當然未來亞圖姆長大成熟了有再度找到與塞特相處的平衡點。

然後其實真正的夢境只到亞圖姆許完願後就結束了,本來想說這文也結束在原作中社長發現自己與王樣錯過的結局。

但是後來想想情人節還是要HE嘛!

畢竟劇場版都給他們圓滿了,總覺得自己吞了十幾年刀子不甜一回太說不過去了!眠兔在這感謝看到這裡的大家!

 

评论(16)
热度(34)
© 眠兔 | Powered by LOFTER